关闭

一个人与“台州水潺”的情缘

2018-03-10 10:43:2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杨坚

台州美食

水潺正名龙头鱼,此鱼只有一条主骨,并且主骨柔软,其余的鱼骨细软如胡须,因此浙南柳市、台州、温州、丽水一带的人就形象叫它为水潺,就是说它像水一样柔软。杂食性,以小鱼、小虾、底栖动物为食。

水潺因是价廉物美,成为台州百姓喜爱的一个家常菜。

货担上的烤头鱼

我非常喜欢吃水潺这种食品。

对于水潺的认识来源于幼年时,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很穷,餐桌上的菜很少,肉类更少。这时,从临海白水洋来仙居串家走户的货郎很受欢迎。他们肩上挑着担子,叫卖咸虾皮、带鱼、海带等,还有烤头鱼。

这种腌制过的黄色的、手指般长粗的烤头鱼,因为价格便宜,花一点钱可以买上一袋,拿回家在锅里放点油炸一下,香气四溢,配上稀饭,很好吃。上学后住校,母亲也会给我们带上一玻璃瓶的烤头鱼,成为我学生时代的一个回忆。

有天在王安村姑妈家里玩,刚好有货郎在院子里叫卖烤头鱼,姑父告诉我,烤头鱼,椒江人叫水潺。

在椒江打工时,初吃红烧水潺

第一次见到新鲜水潺是在1992年,我到当时椒江市金三角加油站附近解放路28号的椒江市橡胶厂打工。那时,这里很荒凉,厂门口是一片荒地,路两边还有几座坟墓在那里。我们厂挨着一条小河,沿岸两边的住户的生活垃圾污水都往河里倒,黑黑的河水脏且臭,不时有小船开过,河里波浪翻滚,引发臭味阵阵。

我们厂里有职工几十个人,一个叫“老林”的当地老头在那里给我们做饭。老头很烂很懒,菜做得脏兮兮的,实在难以下咽。想到外边餐馆吃点好的改善一下伙食,但实在是囊中羞涩,老板开给我的工钱太低,当时我每月工资单上是120元。如果请假什么的还要扣钱,每个月吃用再买些生活用品就所剩无几了。我现在感觉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弟弟,哥哥出来打工赚钱了,他还在读书,可我却没有给他资助过钱。因为我当时真的缺钱。

我在厂里做销售,全国各地跑。很忙,每天忙忙碌碌地发货送货要货款。那时的三角债非常厉害,往往是发了货但收不到货款。我的工作压力非常大,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或者胡乱地做恶梦,但荷包里又没有多少钱。

厂边上的解放路口有一排平房,平房里有三个兄弟各自挨着开了小餐馆。

实在馋了,就去门口的那间小餐馆很奢侈地吃碗面,老板问,你要炒点什么菜吗?我底气不足地说不需要。

有一次又去吃面,老板说,你来个菜吧,这些水潺很便宜的,只要几块钱就可以要一份。

于是,我要了一份,这是我第一次吃到新鲜的红烧水潺,也就是烤头鱼的前身。

水潺上来了,很鲜美,很柔软,吃到嘴里马上化开了。真是物美价廉的好东西啊。从此我每次到这家餐馆吃饭总要点上一份水潺。

约上女孩,点份“水潺”

后来,我离开了椒江,但在其他地方是吃不到这么鲜的水潺的,因为椒江离海近,其他地方的海鲜都没有这里鲜。只是每次吃海鲜时,我总要点上一个红烧水潺,因为深深地爱上吃水潺。

时光如梭,青春的记忆仿佛一转眼间就蒙上了薄薄的纱,这些年,我曾走过万水千山,也经历了很多原以为自己承受不起的东西,但我们一直倔强地活着,任时光流逝匆匆。

后来,我认识了某个女孩,有次去椒江,车站里,看到一片夕阳流光溢彩地照在她身上,风吹起她的长发和她的衣角,长长的背影很好看。晚上她带我去吃海鲜大餐,她给我点了很多的海鲜,我说,我要一份水潺。在柔和的灯光下,和喜欢的人一起吃饭,有风吹过来,温和的,外边的月亮很明亮。

电视里正在播放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至尊宝对紫霞说:“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椒江的岸边,月下的海岸,码头的轮船。“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皎洁的明月,潋滟的波光,明净的天空,汀上的蒹葭苍苍,我想紫霞也应该是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时刻飞蛾扑火般地爱上至尊宝的吧?

一不留神过去很久了,后来我们分手了。感觉依然熟悉,但回忆却又模糊,只是那个纯真可爱的形象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

重游故地吃碗水潺面

后来,我也曾多次到饭店里吃海鲜,也照样要点一份水潺,但却再也吃不到那次水潺的鲜美。

我曾到椒江去寻找当年打过工的解放路28号,但那里已夷为一片平地。那条河也早已填平消失,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已经找不到当年的痕迹。

那晚,我一个人来到一个海鲜面馆,老板过来问我要吃点什么,我说要一碗水潺面。一会儿工夫,水潺面端上来了摆在眼前,面汤冒出热气腾腾的雾气,蒙上了我的眼镜,很模糊,但从镜片里我仿佛看到了许多过去的往事,在慢慢回放:

我看到我的孤独与寂寞;

我看到了那年初到椒江打工时举目无亲无助落寞的神情;

我看到了第一次和她吃饭时真诚、温暖的笑容;

我看到了我的快乐与不快乐……

我看到紫霞在说:“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可我猜不着这结局。”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