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管仲的“和合”(二):辅佐桓公,和合天下

2018-03-20 09:26:3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公子小白取得齐国的政权之后,管仲在鲍叔牙的推荐下担任了相国。对于管仲自己的生活来说,自然是有了极大的改变,至少,此刻的管仲可以不必像少时那样,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努力坚持。管仲后来的生活,毫无疑问是奢侈的,或者说,是根本不合乎礼法的规定。基本上齐桓公有什么样的享受,管仲也肯定会有类似的享受。这种情形,让后来的孔子非常不满,因为这很明显就是礼崩乐坏啊——这是孔子所一直积极批评的。所以,孔子很直接地说了,如果管仲都算是知道礼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是不知道礼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孔子把管仲完全否定了呢?当然没有。非但没有,反而给了管仲以极高的评价,这是孔子高明的地方。当然,孔子之所以给管仲极高的评价,是因为管仲的历史贡献让孔子深为感动。孔子曾经说,如果没有管仲的话,我们这些现在所谓的华夏儿女啊,差不多早就被少数民族所征服啦。这意味着当年管仲辅佐齐桓公,称霸诸侯,在整合诸侯力量的基础上,维系了华夏民族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这是关系重大、意义深远的事件。

管仲相齐,是有重要功劳的。按照一般的看法,当年管仲在齐国任相执政,使地处海滨的小小齐国得到迅速发展,积聚财帛,富国强兵,而且,他办事能够与百姓同好恶,“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下令如流水之原,令顺民心”。管仲在齐国的统治,因为道理浅显,容易实行。百姓所要求的,就顺应他们的愿望提供给他们;百姓所反对的,就顺应他们的愿望抛弃掉。这种以民心为归向的统治方式,极大地提高了统治的效率,所以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看到齐国在桓公继位之后的强大。而对管仲,或者齐国来说,最大的成就还不是在国家治理的意义上获得的成功,而是非常敏锐地把握到了当时诸侯之间的复杂变化,以及天下形势的变动,并且以恰当的方式,获得了诸侯的支持,顺利地使齐桓公在周室衰乱的背景之下,重新整合诸侯的力量,从而成为春秋五霸的第一霸。

齐国作为霸主地位的确立,毫无疑问是其发展实力的表达,也是其强盛的实现。但是,如果仅仅是表达了齐国的强大,那么,这样的强大,还不至于使得孔子对于管仲予以极高的评价。孔子推崇管仲的落脚点不在于齐,而在于华夏的族群,或者说是天下的格局。从天下的意义来说,管仲的政治努力,使得天下依旧是以华夏文化为标志,诸侯的统一,就是对于华夏文明的延续性的最好说明。从这个意思来说,齐桓公和管仲做到了当时理应是周天子做的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所以,虽然管仲是行霸道而称霸天下,但是,这种对于天下和合的状况的维系,从根本上来说,还是非常有效和必要的。

管仲作为一代名相,在其政治治理的实践中,和合成为最为根本的手段。在齐国国内的政治中,这种和合表现为对老百姓利益的有效尊重,由此获得民心的归向;在天下的意义上,这种和合表现为对天下诸侯的整合号召,由此保持作为一个共同体的现实存在。

责任编辑:余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