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陈公辅:诤臣从来讨人嫌

2018-04-03  10:48:2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从《史记》开始的二十五史,到宋朝以前,台州人入正史的没几位。因为此前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都在北方。宋朝尤其是南宋开始,随着建都杭州,台州作为辅郡,地位提高,人才开始大量涌现。正史,本质而言,是帝王将相的起居注,只有和皇帝走得近的官人多,记载入史者才多。科举则是入官的台阶。民国《台州府志》统计,自唐至清,台州登文进士者共907人,而宋代就有587人,占了一半以上。宋代台州文风大盛。据嘉定《赤城志》载:嘉定年间(1208-1224),台州一次郡试,参加者将近万人。当时全州成年丁口318219人,几乎三十人中即有一人参试。陈公辅,也是通过考试进入官场的。

陈公辅(1076-1141),字国佐,台州临海人。政和三年(1113)走上仕途。这人是硬骨头,不愿攀附权贵。宋朝“六贼”之一的朱勔当时是皇帝的红人,当官者奴事之,陈公辅绝不与他交往。朱勔兄丧,诸生欲往吊唁,陈公辅故意不告诉他们。朱勔知道了,很不高兴,就通过私人关系将陈公辅下调到越州以示不满。纵观陈公辅一生所为,基本上不改耿介本色。

靖康初(1126),宋王朝举步维艰。朝廷里多宣和旧人,陈公辅向皇帝进言:“蔡京、王黼用事二十余年,现在的四个谏官唐重、师骥、谢克家、孙觌,都同蔡、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他们行使监督职权,肯定无法称职工作。希望陛下选择人臣中朴茂纯直,能安贫守节、不附权幸、慷慨论事者,作为合格的谏官!”当时吴敏、李纲讲不来,陈公辅上奏:“陛下刚刚即位,日理万机,正需要君臣上下同心合力,而这两位朝廷重臣反而不和,并且已有迹象。希望陛下好好教育他们,务使他们团结一心,以安国家。”

徽宗被金国俘虏没能渡江回来,人情汹汹,莫衷一是,陈公辅力陈父子之义,建议皇帝遣大臣迎奉。皇帝嘉许他的意见,提拔他为右司谏。他又进言:“蔡京父子怀奸误国,不良影响没有得到清算,人还在首都。今朝廷公卿半出其门,必有庇护之人。”皇帝马上下令,将蔡京贬谪为崇信军节度副使,迁出首都,在德安府安置。陈公辅又奏:“朱勔罪大恶极,都城之民皆谓已族灭其家,建议勿许其子女随上皇入京。”

陈公辅因为喜欢提意见,得罪了领导,被贬谪到合州当税监。

后来被高宗皇帝赵构召还。李纲当政的时候,不喜欢他总是在身边叫叫嚷嚷着逆耳之言,陈公辅再次被外放南剑州。

绍兴六年(1136),陈公辅升吏部员外郎。他上书皇帝:“今日之祸,实由公卿大夫无气节忠义,不能维持天下国家,平时既无忠言直道,缓急讵肯伏节死义,岂非王安石学术坏之邪?”他认为王安石政事没做好,学术也没做好,造成了学风和社会风气的败坏,应当彻底肃清。被提拔为左司谏后,他又上书:“国家要中兴,关键在得天得人。以孝感天,以诚得民。”高宗皇帝认为,陈公辅作为谏官,工作称职,讲得都有道理,赐给他三品服装。又令尚书省画了陈公辅的头像送来,以便自己随时观览。

陈公辅感动于皇帝的知遇之恩,更加尽心竭力地以忠诚回报君王,建议:“正心在务学,治国在用人,朝廷之祸在朋党。”并对国家的财政、税务、军事等各项大政方针,不管分内还是分外,都积极建言献策,主动为国分忧,供皇帝决策参考。

高宗皇帝又提升陈公辅为尚书礼部侍郎。喜鹊人人爱,乌鸦总讨厌。这个时候,丞相赵鼎向皇帝建议,官员应当能上能下,这既是干部的制度,也是官员的本分,并且提及陈公辅。陈公辅知道话外之音,主动要求退居二线。于是任集英殿修撰、提举江州太平观,不久担任处州知州。后又升徽猷阁待制,提举太平观。同中枢机构也就渐行渐远了。去世时,年六十六,赠太中大夫。留有《文集》二十卷、《奏议》十二卷行世。

陈公辅作为大宋的政府官员,忠诚体国,论事剀切,疾恶如仇,在官场有声望。他对王安石的政见、学术十分反对。王安石提倡“道德性命”之新学,主张研究学术的目的是经世致用、文以载道,要以“先王之道”来打破“祖宗家法”,显示出一往无前的改革勇气。对此,他不认同。对当时流行的程颐“性理之学”,他也同样不认同,当时的知识界都为他可惜。

《宋史》评论道:“陈公辅得谏臣之体,其劾蔡京、王黼之党,论吴敏、李纲之隙,是矣。然既辨安石学术之害,而不尚程颐之学,何邪?”

其实,这个很好回答:陈公辅是一个官员,也是一个学者。他认为,事国当以忠,有关国家大局的事,必须坚持原则,不管得罪谁,都在所不惜。他反对王安石,认为王是执政者,他的政见、学说会祸国殃民,所以态度坚决、不留情面。而对程颐之学,无非是学术问题,他心里不认同,尽管人人都叫好,自己也不一定要跟风表态,人云亦云。说明陈公辅心中有底线,论事有自己的标准,决不以他人之是非为是非。

人的短视和自利,总容不下异见。陈公辅这样的国家诤臣,仕途上就不会太顺畅,即使皇帝喜欢,直接的上司,也未必喜欢。对陈公辅而言,这些结果,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据《四朝名臣言行录》载,陈公辅毫无城府,待人接物,一以至诚。生活自奉非常节俭朴素,也不问产业经营,他去世的时候,穷到几乎无法办后事。他的子孙中,有三名中了进士。

纵观中国历史,作为谏臣的陈公辅算是幸运者。因为有宋一代,皇帝对士人最为宽厚,并以“与士大夫同治天下”为标榜,士大夫不但待遇高,几乎没有因言而被杀者。同时,士人之间,即使政见不合,也极少往死里整。苏轼与王安石政见相左,但彼此惺惺相惜,一方危难之时,另一方都会伸出援手,仗义执言,决不落井下石。所以,宋代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巅峰时代,同这种宽松的社会环境是必然相关的。写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写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张载,都是宋代人。这些士人“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生活得有尊严,所以都有着春秋时期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的胸襟和豪情。

如果生活在明清时期,陈公辅这样的人,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会在他六十六岁之前被全部砍光的。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