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管仲的“和合”(三)

2018-04-03 10:49: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何善蒙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管仲对于齐桓公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左臂右膀,可以说,自从有管仲相齐,齐桓公就可以彻底从繁复的政治事务中解放了出来,当然,这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表明齐桓公对于管仲是极度信任的。管仲的政治能力和齐桓公的绝对信任,两者的完美结合,就是称霸诸侯的最佳诠释。说管仲和齐桓公是春秋时期的最佳拍档,一点都不为过。但是,即便如此,最好的组合,总是会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而改变,比如,一方的死亡,这对于组合来说,是最不可接受而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对于齐桓公来说,这种情境也是必须面对的。随着管仲病重,齐桓公就必须开始考虑谁可以继承管仲的问题,以使得霸业得以延续。曾经为辅佐齐桓公称霸立下汗马功劳的所谓齐国“五贤人”(宾须无、管仲、隰朋、鲍叔牙以及宁戚,五人才能突出),都为齐国做出过杰出的贡献,而当时,宁戚和宾须无已经过世,管仲则在病重之中。因此,对于齐桓公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时期,尤其是说到底谁可以继任为相?这是关系到齐国命运的重大问题。齐桓公首先问管仲,鲍叔牙是不是可以做相?对于鲍叔牙,管仲真的是太熟悉了,从年幼到现在,两人几乎都是相互支持的,也正是因为鲍叔牙的赏识,才会有管仲的发达。但是,即便如此,管仲依然认为鲍叔牙做相不合适。在管仲看来,鲍叔牙无疑是个正人君子,但是他善恶过于分明。如果仅仅是好善尚可,但他记人一恶,终身不忘,没有人能容忍得了,这样的人做相,很难具有包容天下的精神,尤其是没有办法宽容那些有才能但是身上有缺陷的人。这对于一个国家的真正强大来说,是会造成很大限制的,也是一个隐忧。四人之中,剩下的隰朋无疑是比较合适的人选。管仲说,隰朋不耻下问,过家门而不忘国事,这是做相的很好的人选。但是,问题是天下人都知道隰朋与管仲是形同喉舌,管仲一死,隰朋恐怕也活不了多久的。

在听了这样的分析之后,齐桓公又提及了三个他所宠幸的人选:易牙、竖刁和开方。易牙本来是齐桓公的厨师,因为齐桓公戏言想吃人肉而把自己的儿子杀了献给齐桓公;竖刁,齐桓公的近臣,为了能够时时不离桓公左右,而又不让桓公猜忌其与后宫有染,他自行阉割;开方,本是卫国的长公子,放弃卫国储君不做,而到齐国侍奉齐桓公15年,即使是亲爹病故,也不回家看一眼。所以,管仲很坚决地说,“彼易牙、竖刁、开方三人,必不可近也!”但是对于齐桓公来说,这三个人不都是对自己非常虔敬,怎么会不可以呢?管仲说,每个人都是爱自己的身体胜过爱别人的身体,这是人情,但竖刁不惜阉割自己讨好国君,这是违反人情的;易牙为了满足国君的一句戏言,不惜烹了自己的儿子,没有人性;开方舍弃了做千乘之国太子的机会,屈奉于您15年,父亲去世都不回去奔丧,是无情无义的人。这三个人都是奸黠小人,断不可以亲近。齐桓公听从管仲的建议,将三人驱逐。但三年后,又把三人重新召回到身边。齐桓公的说法是,这三个人不在身边,连吃饭都没滋味了。仅过了一年,桓公生病,竖刁、易牙和开方不给饭菜,任其困厄哀呼。桓公死时,以衣袖蒙脸,表示死后无脸面对管仲。而竖刁、易牙、开方赶走了太子,齐国大乱。直到齐桓公死后67天,寝宫里的蛆虫爬得到处都是,尸臭熏天,才得以下葬。

管仲在病重之时,跟齐桓公论相之言,可谓精准无比。而后来历史的基本脉络,也是按照管仲所论述的那样发展着。这充分说明了管仲的能力,他对于时局和人的判断,都是非常准确。就事论事,这也是和合的内在精神。管仲并不会因为鲍叔牙曾经无私地帮助过自己,而推荐鲍叔牙做相,而是以才能论之,这也正是管鲍之交的真正意旨所在。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