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陈骙:大江之南风景殊

2018-04-24 09:39:5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陈骙(1128-1203),字叔进,台州临海人。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试春官第一,中进士。当时秦桧当国,他的孙子秦埙也参加考试,很想中状元,考试官慑于秦桧的权势,让秦埙排名第二。最后的殿试是皇帝主持。高宗赵构钦点了张孝祥为状元,秦埙得了榜眼,陈骙屈居探花。入仕后,担任将作少监、守秘书少监兼太子谕德之职。

太子任首都临安府长官,陈骙劝道:“您作为储宫,一言一行举国注目,却又亲自处理具体琐事,这不但影响您的文化学习,也不利于为您赢得好名声。”太子矍然,马上辞职。崔渊以外戚张说的关系,拟任秘书郎兼金部郎,这不符合干部提拔规定,陈骙坚决予以反对,使任命没能成功。

孝宗皇帝赵眘乾道九年(1173),陈骙任赣州知州,旋改秀州知州。回京召对时,陈骙对孝宗说:“陛下锐意图治,大臣们一个个急于在您面前表现,争相说一些大话以引起您的关注,但于本职实际工作,却没有什么绩效。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这种讲好话、假话、大话、空话的政风必须彻底扭转。做好本职工作,才是正道。”孝宗皇帝认为他说得有理。于是将他调回中央政府,再任故官,后又升秘书监兼崇政殿说书。

孝宗皇帝准备编一本从晋代以来的王朝兴亡录,以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他欣赏陈骙的学识与为人,当面对陈骙说:“这件事,只有您与周必大才可以胜任。”皇帝的赞赏,反而激起朝中其他官员对陈骙的羡慕疾妒恨,一个个讲他的不好,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后来,陈骙历任袁州知州、试吏部侍郎、同知贡举兼侍讲等职位。

孝宗皇帝退休后,光宗赵惇继位。第二年春天,天气有点反常:春天打雷又下雪。当时的人们认为,凡是气候反常,都是因为号称天子的皇帝没有仁政的缘故,以致上天不高兴。陈骙出于对国家和皇帝的忠诚,专门写了一个关于时政的报告,不留情面地对皇帝提出了三十条批评意见:皇帝公私不分,有时公权私用;向皇帝后宫走后门要官要赏现象屡禁不止,影响公平公正;纪检监察系统成为排斥异己结党营私的工具;对边防将士的功过奖罚取决于身边人的汇报,导致贿赂公行;禁止提不同意见,有了缺点也不自知;办事不按法律规章制度,容易造成错误混乱;宴请没有节制和时间,造成身体和精神的萎靡不振;赏赐没有节制,随心所欲,造成了财政的困难,等等。这些意见,都切中了时弊,敢言人所不敢言。

光宗绍熙三年(1192)三月,陈骙任代理礼部尚书。六月,任枢密院同知。四年二月,任参知政事,相当于副丞相。光宗因为身体不好,很久没到垂华宫上朝见大臣,不但如此,连重大节庆活动也都没有参加,造成了外界的各种猜测。陈骙三次入奏光宗,敦请皇帝以国事为重,在公众场合露面。朝廷大臣几百人也上疏请求,光宗感悟,终于在冬至这一重大节日里,强扶病体在重华宫集体朝见大臣,稳定了人心。第二年春节,光宗又亲自参加了慈福宫的庆典。退休老皇帝孝宗赵眘去世时,光宗皇帝因病没有参加葬礼,陈骙请求光宗早点确定皇储,以安天下人心。七月,任命陈骙摄行三省事。

光宗因病退休后,宁宗赵扩继位,陈骙任枢密院知事兼参知政事。宗室赵汝愚为右丞相,陈骙同他一直讲不来,也从未因私事说过话。赵汝愚准备任命刘光祖为侍御史,陈骙说:“刘光祖以前就与我有矛盾,如果他担任此职,我就让贤吧。”赵汝愚非常惊愕,只好作罢。

当时韩侂胄依仗策立皇帝之功,权倾朝野,潜窃国柄,他也对陈骙不满。于是,他们将陈骙贬降为资政殿大学士、洞霄宫提举。

宁宗庆元二年(1196),陈骙任婺州知州。不久,提出告老退休,授观文殿学士、提举洞霄宫之职。嘉泰三年(1203)去世,年七十六。追赠少傅,谥文简。

陈骙为官作风,雷厉风行,每临大事,总是当机立断,决不模棱两可。喜欢奖掖后进,能够破格用才,引荐了许多年轻人。学习用功,熟悉前代的掌故和法令。为文古雅。辞官回家后,独居一室,孜孜不倦地整理旧著。著有《中兴馆阁录》十卷、《中兴馆阁书目》七十卷、《文则》二卷。对待古代典籍,陈骙认为,不要迷信,当时他们所言,都不过日常语言,因为时过境迁,后人往往以讹传讹,泥古不化,结果大违原意。学习经典,当以自己的平常心推而例之,才能融会贯通。他的观点,清代学者章学诚非常欣赏,章在《丙辰札记》中深为推崇,也算是异代知己。

陈骙的一生,大体还算顺利。虽然因为权相秦桧的原因,开始阶段有点小插曲,但还是进入了官僚阶级。而另一个原先已经是高官的人,却因得罪了秦桧,差点送了老命。

当年秦桧从金国的敌营逃回的时候,从水路到了宋军前沿阵地楚州,楚州长官杨揆不相信,认为是假冒秦桧的间谍,准备杀了他。他的幕僚管当可说:“万一真的是朝廷高官秦桧,我们就担待不起了。还是送到皇帝那里去,真假就可以分辨。”杨揆同意了,并派人暗中严密防护,将秦桧送到会稽。后来,秦桧当了宰相,马上将管当可的两个孩子封了官。杨揆害怕秦桧报复,隐姓埋名躲到天台,二十多年不敢出来。后来,秦桧死了,宋高宗偶然想起杨揆的名字,才重新起用他。

有个叫曹筠的读书人,一个偶然的机会,曾给风雨凄苦中的秦桧吃过饭、留过宿,秦桧当时非常感激。曹筠因为跟随高宗南下,任为台州知录。但曹筠这人,不但年纪大,工作能力也实在差劲,台州知府只好将他下降到黄岩当主簿。结果,工作还是不称职。这时候,秦桧当权已很久了。一个晚上,曹筠忽然想起自己同秦桧还有一段交情,就通过关系去找他。秦桧当面认账。不久,就将他调入中央政府任职。宋高宗一看曹筠的履历,十分厌恶,在任命文件中亲笔删除这个名字。后来,秦桧还是通过种种手段,让曹筠当上了集英殿修撰、衢州知州之官。

史圣司马迁说,种田靠天气,当官靠运气。从这些历史故事看,还真的是这么回事。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