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谢深甫:丞相祠堂何处寻

2018-05-08 10:45:2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赵宗彪

台州历史上影响和作为最大的丞相,当属谢深甫。

谢深甫(1139-1204),字子肃,台州临海人。他小时候非常聪明,学习十分自觉刻苦,每天睡眠时间少。晚上怕打瞌睡,常将脚浸在水桶里。他的父亲谢景之知道儿子志向远大,器识非凡,临终时对妻子说:“这个儿子能为我们谢家光大门庭、荣宗耀祖,你要好好教育启迪他。”谢母因此攻苦守志,一直督促深甫努力学习。

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谢深甫进士及第,任嵊县尉,分管政法。有一年大饥荒,在路边发现了一具尸体。一个老太太哭着说:“这是我的儿子啊。他在某家做雇佣,肯定是被他们打死的。”根据各种迹象,谢深甫对此十分怀疑,就没有根据老太太的一面之词下结论。他暗地里派人调查了解,并将老太太藏在外边的儿子找到了。然后他叫来老太太对质。老太太惊恐服罪:“某某与我儿子的雇主有矛盾,是他贿赂并唆使我进行诬告的。”

浙江的方面大员方滋、钱端礼等纷纷向皇帝举荐谢深甫,认为他是不可多得的国家栋梁之才,当为朝廷重器。后调昆山丞,成为浙曹考官。一时间,当地优秀的读书人都被选中。司业郑伯熊说:“能写文章的读书人多得很,但有谢深甫这样眼光的读书人却少见。”谢深甫认为:“文章讲气骨,如泰山乔岳,可望而知。我就是这样选文选人的。”谢深甫任青田县知县的时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侍御史葛邲、监察御史颜师鲁、礼部侍郎王蔺等都相继向孝宗皇帝推荐。孝宗亲自召见。深甫进言:“今天的朝廷并不缺人才。华而不实者多夸夸其谈,沽名钓誉者多炫耀自售。激昂扬厉者急于表现,喜欢自恋;刚直耿介的人勇于树立,锋芒毕露;静退简默者很少迎合,标新立异。大家各不相让,莫衷一是。趋时逐利之人,胆小怕事,因循守旧,也能做到达官显贵。一有险重急难之事,却不可倚仗。小臣希望任用干部的时候,一定要细察他的实际能力和作为,留心培养后备干部,以理想激励人,以岗位锻炼人,充分保护干部干事的积极性。”皇上嘉许。又问当世的人才,谢回答说:“推荐士人,是大臣的职责。小臣来自偏僻远方,不具备奉诏回话的资格。”皇上点头同意他的话,告知宰相说:“谢深甫奏事答问从容不迫,有古人的风范。”授任籍田令,迁为大理寺丞。

江东大旱,谢深甫擢为提举常平,推行切实可行的救济政策,保障了一百六十余万灾民的生活。

光宗即位后,谢深甫以左曹郎官借礼部尚书的身份出使金国。后又任右正言、起居郎兼权给事中等职。当时,皇帝准备任命韩侂胄破格转遥郡刺史之职,谢深甫反对这一任命,对皇帝说:“皇帝是以爵禄奖励天下之人才,所以爵禄只可重而不可轻;制定法令是为天下定规矩,法令只可守而不可易。现在陛下将韩侂胄的职位跳过五级而直接转遥郡,此例一开,人人效仿,以后如何处理?请陛下收回任命。”

进士俞古响应皇帝号召,给皇帝提了很多意见,有些意见当地政府认为属于“反动言论”,准备将俞古送到瑞州关进学习班。谢深甫坚决反对:“如果响应皇帝号召提意见,不但没有奖励反而坐罪,朝廷就是有意引蛇出洞的阳谋制造者。一个小小的俞古确实微不足道,但我们朝廷今后的诚信在哪里?”右司谏官邓驲因为给皇帝近侍提意见而将被贬谪,谢深甫请求皇帝立即给邓驲平反复原职。谢说:“不能因为涉及到皇帝身边的人,就破坏谏官言事免责的规矩,给朝廷带来负面影响。”

绍熙二年(1191),谢深甫任首都临安府知州。三年,调任工部侍郎。向皇帝谢恩时,光宗当面表扬他说:“首都的领导太不好当了。管得宽松了,没有了法度。管得严厉了,又给老百姓生活不便。只有您为政得宽猛得中。”后又兼吏部侍郎,兼详定敕令官。绍熙四年,兼给事中。陈源很久以前因有罪去官,他通过关系,忽然将担任内祠职位,谢深甫坚定地予以否决。姜特立以前因故贬官,忽然无故又要起用,谢深甫据理力争,让任命没有生效。皇帝要让张子仁任节度使,谢深甫认为不对,连续上了十一道奏章,使光宗收回了任命。光宗有时候举行家宴,亲戚近侍会借机向皇帝开后门求官求职,光宗总是说:“这不好办,恐怕谢给事不会同意。”

宋宁宗即位后,谢深甫任焕章阁待制、知建康府,改任御史中丞兼侍读。礼官商议祧祭僖祖,侍讲朱熹认为不可以,谢深甫上言:“宗庙大事,不应突然改变。朱熹考订有根据,应当听从专家朱熹的建议。”

庆元元年(1195),谢深甫任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迁为参知政事,再迁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内侍王德谦被任命为节度使,谢深甫三次上疏力陈不可,王德谦最终被斥逐。进为金紫光禄大夫,拜右丞相,封申国公,进岐国公。光宗驾崩,入葬陵墓,谢深甫任总护使。回来后,拜少保,极力推辞,改封鲁国公。

嘉泰元年(1201),谢深甫屡次上奏请求离职,宁宗说:“您能替我守护法度,爱惜国家官位,不能说要离开。”请他坐下并赐给茶饮,皇上还亲笔写了《说命》中篇以及金帛赐给他。

有个叫余嘉的小官,企图上位,上书请求杀掉常写反动文章的理论家朱熹,以绝伪学,而且指责蔡元定也是伪党。谢深甫扔掉他的上书,对同官们说:“朱熹、蔡元定不过是研讨学术问题罢了,真有什么罪错吗?余嘉这类像虱子一样的小人,竟敢狂妄到这种地步,应当一起上奏进行驱逐,来警戒其他的人。这种风气不能长。”

金国使臣进见不符礼节,宁宗怒而起身返入宫禁。谢深甫肃立不动,命令金使等在殿角。等皇帝再次升殿,他引领使臣进献国书,最终都按照应有的礼仪进行。此后,谢深甫官拜少保。他自己请求退休,授醴泉观使。明年,又拜少傅,皇帝同意退休。嘉泰四年(1204)去世,终年六十六岁。后因孙女为理宗后,追封信王,易封卫、鲁,谥惠正。

谢深甫墓在临海双港水晶坦保宁寺自然村后。1948年圮。墓倚环翠山南向,墓表仅存一石人。墓左前有一天然巨石,当地传为“丞相掌中印,娘娘梳妆镜”。

谢深甫为相,守法度,惜名器,厚重稳健,为政不折腾,在他任内,宋朝国力有所增强。这样的人,不管什么朝代,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