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柳寿晨:寻梦天台山文化

2018-06-10 11:04: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剑

品尝天台菜,亲如一家人

柳寿晨在拍摄天台山风光

柳寿晨,波兰名为雅雷克(Jarek Szymanski),1965年出生在波兰西部城市波兹南。他因为李小龙的电影爱上了中国文化,1990年到中国生活,操一口纯熟流利的中文,并用中文写作。

在工作之余,柳寿晨到中国各地游历,寻师问道,学习中国武术,尤其是八卦掌、太极拳、心意拳和坐禅,并学弹奏古琴。

1997年,柳寿晨第一次走到天台山,深爱上这里的风景与人文,并结交了许多天台当地的朋友。2007年开始,柳寿晨和全家每年至少两次到天台山居住,几乎踏遍了这座名山的角角落落,探究天台山文化的真谛。

他不但是一个标准的中国迷,更是地道的天台通。

波兰人和天台人的相聚

2018年4月上旬的一天,在天台寒山湖写作的天台籍北漂作家胡明刚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位波兰朋友在找他,这位波兰朋友好几年之前就在找他了。因为波兰朋友到天台的时候,胡明刚在北京,波兰朋友到了北京,胡明刚又跑外地了。胡明刚此前也听朋友说到这位波兰朋友,两个人没有任何联系方式,谁也找不到谁,而今两个人终于在天台国清寺外的紫竹居相会了。

紫竹居主人庞亨福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一个木讷的东方人和一个奔放的西方人聚在一起,一开始竟聊得很投机,连饭也忘了吃。在谈话中,胡明刚得知,这波兰朋友名叫柳寿晨,波兰名叫雅雷克,目前在上海从事翻译和商务咨询工作,同行的还有他在上海国际学校任教读书的爱人和女儿。自从1997年第一次到天台山后,柳寿晨就爱上了这片清奇古幽的宗教人文胜地,并一一搜集有关天台山的所有文字图像资料,他在网络上看到胡明刚的新浪博客和著作《蛤蟆居随笔》、《天台行旅》、《天台茶》以及发表的天台山风情散文,心生喜悦,总是想见胡明刚一面。

凑巧的是,柳寿晨和胡明刚、庞亨福都生于1965年,生肖为蛇。更有趣的是,柳寿晨的妻子和女儿也生肖为蛇。这五条“蛇”聚在一起,是非常顺其自然的,顺溜舒畅的事儿。柳寿晨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文字善缘,我们找到了心灵相通的东西。

他的生命受到中国文化滋养

柳寿晨说,这个名字是他学太极拳的时候,师父刘武年取的,有两种意思,一是刘武年传授陈式太极拳,二是柳树生命力强,柳条顺手一插就成活,寿是长寿健康,晨是早晨,太阳升起,万物充满生机。柳寿晨是吉祥的名字。

柳寿晨出生于波兹南,1984年高中毕业后,柳寿晨在波兹南理工大学电力专业学习,1989年获得电力核电技术工程硕士学位。最初令他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是一只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看到的刻着“稀奇古怪”中国文字的笔筒。此后他看了不下二十遍的李小龙电影,爱好搏击的他,开始迷上中国武术,为了圆心里蕴藏的神秘而好奇美好的中国梦,他在1988年考入波兹南密茨凯维奇大学中文系,1990年因学业优秀到了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文化大学)学习中文。1993年获得北京语言大学学士学位。

走在天台山道中的“老外”

这次见面之后,柳寿晨约胡明刚几个人一起行走桃源坑。桃源是著名的仙人恋爱神话故事发生地。

桃源没有游步道,柳寿晨与胡明刚等人像青蛙一样在溪石上蹦跳着前进。跳了一段路后,有些人不敢继续前进了,柳寿晨一再坚持,大家继续深入。仰望水磨岭西的桃源洞,然后从西侧攀缘杂草崖壁而上,他人高腿长,上山飞快,引得华顶山民出身的胡明刚佩服不已。行到桃源坑水库大坝,对着峭壁千仞,他欣喜地举起相机。他站在悬崖顶上拍个没完,连一棵小树都不放过。

柳寿晨走了许多天台人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天封灵墟山都去过,万马渡去了不知多少次。为探究寒岩的龙须洞,他竟然从龙须洞上洞的水井瀑爬下来,又从洞里探到十里铁甲龙的顶部,沿着山脊线一路行走。他在岐石山崖顶上的摇铃石上飞拳踢腿,还去了九遮山蛤蟆田,惊险的是,在那里遇到了一条手臂那么粗的五步蛇,在其他地方还差点踩到野猪夹上。

他认为,天台山的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都是神灵。“不过,我是对着天台山的敬畏来的。天台人和生灵都对我友善!”看到农民在地垄烧草木灰,他就大叫着要注意防火,不要把山林点着了,“村庄的好房子还是要保留的;盲目地开发会导致生态的破坏,经济发展以破坏生态为代价,我感到很难过;绿水青山也就是金山银山,这话很对,我觉得天台山的风景环境很好,这也是我喜欢的;天台山讲究和合文化,自然环境的优美与老百姓生活的幸福应该是同步和谐的。”柳寿晨说。

“我想把天台山写成一本书”

柳寿晨说:“我从1997年第一次接触天台山,我觉得,天台山是我的一个生命的关节点,我的新生命从天台山开始。2007年开始到现在,我每年都要到天台住两次,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会会朋友,走走山水,能消除我的浮躁之气,能重新使内心回归平静。司马承祯有诗说《山居洗心》,我也是,我到这里是洗心,同时我到这里是寻找知音。同时,我也想成为天台山的知音。”

柳寿晨目前的愿望,就是探索寒岩洞上面寒山子修炼的那个更小的山洞。著有《空谷幽兰》的比尔·波特,是柳寿晨结交多年的朋友,比尔·波特写终南山的隐士,但比终南山更为被真正修行人看重的是天台山,因为终南山被司马承祯指为做官的捷径,司马承祯和张伯端等高道就住在桐柏山上。何况天台山是唐诗之路与和合文化的发祥地。比尔·波特是因为寒山子和石屋的诗才走到中国的,他把寒山子和石屋的诗歌翻译成英文,但他第一本书没写天台山,最后两本书却写到了,其中《寻隐者不遇》把寒山作为结束。“我打算好好地写写天台山。在有生之年,写一本我在天台山游历的书,因为天台山是我的灵魂高地,是我朝圣的地方。”柳寿晨说。

柳寿晨笑着对胡明刚说,我写一本天台山的书,可以用中文写,也可以用英文写。中文写,我不如你,英文写,你不如我。说完两个人会心地笑了。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