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父女“琴”深

2018-07-12 09:18:2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谢蓓蕾

叶如剑教学生练习钢琴。

叶子薇在音乐会上表演。 (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椒江有这样一对父女,钢琴让他们成了“师生”。乐器中十八般武艺都会耍一下的父亲,在女儿出生那年,结束驻演键盘手生涯,开始收徒教钢琴。女儿5岁那年,顺理成章成了父亲众多学员中的一员。13年后,女儿以专业课、文化课“双高分”成绩,考上了浙江音乐学院。

近日,记者采访了已经成为浙音大三优秀生的叶子薇和她的父亲叶如剑。

浙音学院,有个钢琴弹得棒棒的椒江女孩

浙江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小剧场,6月中旬连续举办了两场音乐会,一场是“陈沛学生音乐会”,另一场是“优秀学生音乐会”。这两场音乐会,叶子薇都现身舞台。清秀典雅的她,着一身黑色吊带长裙,用娴熟灵动的指尖舞蹈,把经典乐曲中梦幻般的德彪西和坚毅不屈的贝多芬再现给了台下师生。

叶子薇,今年21岁。3年前,她以85分的钢琴最高分,视唱练耳满分,文化课627分,综合分全省第八的好成绩考入浙江音乐学院,成为老师眼中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和优秀新生。

3年里,叶子薇保持了优秀的稳定性,并时时带给老师惊喜。课余时间,她频频参加不同级别的钢琴赛事。每次,她总有奖项入囊,从不空手而归。2015年,她获得浙江省大学生钢琴比赛中国作品组三等奖;2016年,在伯牙奖国际钢琴大赛中,她摘下浙江赛区专业组桂冠;2017年,她夺得上海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浙江赛区贝多芬作品组银奖;2018年,在浙江省第八届高校钢琴比赛中,她获得拉赫玛尼诺夫组三等奖。

记者好奇,叶子薇是怎么做到艺术专业出色,文化课成绩也那么强的?

7月4日,叶子薇在接受采访时告知,她不是聪明过人的天才,小时候也非练琴狂人,但是每天一两个小时的钢琴练习从未间断,也从没有过抗拒心理和痛苦感。“这一切,更多的功劳在于我父亲。他有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让我在没有太多压力状态下悄悄成长。”

最珍惜上音的两年钢琴学习

叶如剑,50多岁,一头齐脖卷发。初次接触,他似乎不善言谈,可一聊起音乐,像换了个人,滔滔不绝。

关于青少年的音乐教育,他有独到见解,特别对作为业余艺术特长的钢琴考级现状,他体会深刻。谈到自己学习音乐的经历,他说:“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玩乐器,身上有点零花钱,全给了乐器店。念小学那会儿开始,我什么乐器都敢碰,都敢学。”起初是自学二胡、笛子、口琴,后来,在音乐老师的指导下,他又学了小号、圆号、萨克斯、吉他、钢琴等乐器。那时,学校每有文艺演出,叶如剑一定是其中的顶梁柱。

上世纪80年代,成年后的叶如剑进入一家收入稳定的国有企业工作。凭着乐器特长,他的业余生活大放异彩。在单位,他组建了一支乐队,带领一群年轻人放飞音乐梦想,这帮青年曾用激情四射的演奏,点亮1986年浙江电视台乘凉晚会的舞台。叶如剑的名字,由此在台州乐界叫响。演出团体争相邀请他担任键盘手,酒店的舞厅歌厅,常能见到他演奏的身影;杜桥中学铜管乐队、台州武警海巡支队电声乐队,相继请他做老师;邻近县市举办一些音乐比赛,也聘他为评委……风华正茂的他,用业余时间谱曲、配器、策划演出,忙得不亦乐乎。

1989年,24岁的叶如剑获得一次难得的深造机会,他被单位选送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在上音的两年,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连节假日也不放过。”他有幸师从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林尔耀教授,主攻钢琴,还在作曲系何占豪教授(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曲作者)那里,系统地学习了乐理、作曲、配器等理论知识,课堂笔记做了几十本。

“这次学习,让我受用终身。”叶如剑说。

女儿优秀,学生连获佳绩,他的钢琴教学有秘诀

1997年,女儿叶子薇出生。“家庭的责任必须分担,不能再这样到处奔波了。”叶如剑决定,在家当钢琴老师。很快,双休日跟他学钢琴的学生排成长队。

“子薇5岁那年,我让她正式学习钢琴。”叶如剑说,“很惊讶,或许是音乐氛围的长期熏陶,女儿不知什么时候有了固定音高的概念,对音乐有很强的敏感性。”

“其实,子薇的童年除了学钢琴,还学舞蹈和英语。”如何处理好业余爱好与主课的关系?叶如剑说,让子薇参加多个兴趣班学习,纯粹是想提高她的综合素质,希望在将来社会竞争中有“特长”为她加分。他要求子薇每天坚持练两个小时钢琴,循循诱导她把每天练钢琴视为学校布置的作业,不是可有可无的外加课。一旦形成习惯,便成自然。而在教学过程中,他对弹钢琴的正确坐姿、指法等,从一开始就严格要求,从不马虎。弹奏一些国内外知名钢琴作品时,为求最真实地再现作曲家的创作意图和风格,他会非常详细地向子薇讲解所练乐曲的背景及内涵。

父亲的这种教学方法,在女儿身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子薇在成长过程中,不但钢琴水平日益精进,文化课成绩也一直名列班级前茅。

2015年,叶子薇参加高考。按平时的文化课成绩,她可以考入一本普通高校。然而,高考前3个月,她突然告诉父母:“我想进音乐学院读书,将来把音乐教师作为终身职业。”子薇的这个决定,让父母喜忧参半。喜的是十几年坚持不懈的练习,已让子薇对钢琴的喜爱深入骨子里,忧的是,这个决定意味着子薇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准备艺考,而通常艺考生至少需要几年时间的准备。所幸,子薇做到了,她以综合成绩全省第八的高分,如愿进入了她心仪的、高考志愿上唯一填写的学校——浙江音乐学院。

叶子薇表示,她感恩并欣赏父亲的音乐培养,因为他带出了许多优秀学生。“在我父亲的学员中,我不是最厉害的。”她说,15年前,有一位跟父亲学了5年钢琴的学生,成为台州第一个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学习钢琴专业的学生。目前,这位学生已是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硕士生。她还听父亲说,跟他学了近3年钢琴的一名仙居学生,就在前几天,以全省第二十八名的综合成绩被上海师范大学音乐系录取。

叶如剑说,每位学生取得好成绩,都是他们自己努力的结果。作为老师,听到类似的好消息,当然比什么都开心。女儿如此,其他学生亦如此。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