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黄岩“第二洞天”与唐朝诗人有缘

2018-07-15 08:57:3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明达 文/图

委羽山

许碏顾况杜光庭前来叩访吟诗,传说羊愔在此得道成仙

浙东唐诗之路不仅仅是“诗歌与远方”,也是各种文化基因的“混血儿”,如天台山文化、和合文化等。

浙东唐诗之路具体是指唐代诗人因游山玩水、寻亲访友、做官、拜佛访道等原因,流连浙东诸州县而形成的山水人文之路。据史书记载,唐代有400多位诗人游历浙东唐诗之路。四明山、天台山、天姥山等,是浙东唐诗之路的精华所在,而黄岩的道教圣地委羽山,人称天下第二洞天,却也是当年唐诗之路的神仙驿站。

委羽山,道教排名十大洞天天下第二洞。仅唐代至少有三位诗人与委羽山结下不解之缘,这三人是许碏、顾况和杜光庭,他们或吟诗怀古,或终老名山。

唐朝诗人寻踪于此

许碏,唐朝高阳人。青年时期苦读诗书,梦想仕进,不幸屡战屡败。科举失意,遂属意修道,游遍五岳三山,神仙洞府,尝在王屋山学道。从峨眉山出发,过江淮,抵天台、四明,游历委羽山。所到之处,都在人迹罕至的悬崖峭壁上题字:许碏自峨眉山寻偃月子到此。

许碏狂傲不羁,常常酒醉吟诗:“阆苑花前是醉乡,踏翻王母九霞觞。群仙拍手嫌轻薄,谪向人间作酒狂。”他自诩人仙,刚刚在昆仑山上参加王母娘娘的宴会,因有失礼仪被推下来了。人们都当他是酒后癫狂疯话,一笑了之。终于在一个春暖花开时节,他满头插花,手舞足蹈,醉酒踏歌,乘五彩祥云升天成仙。

遗憾的是许碏游委羽山,至今未发现他留下的诗作。

顾参军游山作诗留念

委羽山仙风道骨,曾令顾况倾倒。

顾况(约727-815),字逋翁,号华阳真逸,晚年自号悲翁,苏州海盐人(今浙江境内),唐至德二年(757)进士。著名诗人、画家、鉴赏家。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当年到京城去参加科举考试,拿着自己所写的诗歌去拜见顾况,顾况盛赞白居易的诗才,白居易的诗名就此传开。顾况因作诗嘲讽得罪当朝权贵,被贬任饶州司户参军。代表作品有《洛阳早春》等。顾况在台州为官时,早已听闻委羽山乃天下道教名山,委羽洞为道教天下十大洞天之第二洞天,曾几何时徜徉徘徊委羽山麓,作诗排遣愁怀,放飞梦想。难得有顾况这样的大诗人为委羽山抒情吟诵,凤毛麟角,弥足珍贵。《委羽山》诗云:“昔人乘鹤玉京游,翮遗僊洞何悠悠。我来寻觅空彝犹,烟霞万壑明清秋。何当骑麟翳凤登瀛洲,倏忽能消万古愁”。遐想翩翩,超然脱俗。在唐朝诗人中,顾况是唯一在职官员游历委羽山并作诗留念的人。

一代宗师题诗委羽山空明洞

除了顾况,其余几位都是道中人,或者说是梦想得道成仙的“闲云野鹤”。这其中,杜光庭又是他们中的佼佼者。杜光庭(850-933),字圣宾,号东瀛子,天台人,也有说是缙云人。为唐末五代著名道教高人。他博览群书,志趣超迈。对道教教义、斋醮科范、修道方术等多方面作了研究和整理,对后世道教影响很大。他对《老子道德经》的研究颇有成就。他主张“仙道非一,不拘一途”。是道教文化史上一位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

杜光庭经常往来委羽山中,杜光庭晚年隐居青城山。他是最早直接以委羽山的空明洞为题作诗的人。《题空明洞》诗曰“窅然灵岫五云深,落翮标名振古今。芝术迎风香馥馥,松柽蔽日影森森。从师只拟寻司马,访道终期谒奉林。欲问空明奇胜处,地藏方石恰如金”。一首小诗点明了空明洞的特征,委羽山的仙史、特产,抒发了作者渴望访道成仙的理想。

传说羊愔委羽山得道成仙

说到委羽山和唐诗之路,不能不提羊愔。《云笈七签》说:羊愔,泰山人。其父到缙云做官,于是就留在了缙云。羊愔明经擢第,解褐喜州夹江县尉,罢官回到缙云。哥哥羊忻为台州乐安令。羊愔闲居括苍山,恬淡沉静,乐于逍遥,常慕道术。因了羊愔的考证,使得李阳冰挤身《全唐诗》之列而名垂青史。羊愔并没有诗流传下来,但他帮李阳冰认回了一首唐诗,而且与李白颇有渊缘,这里不必赘述。

相传羊愔一日与青莲观道士饮于阮客洞,酒中忽然昏迷倒地,急忙抬回家里,七日后才醒转来,云:洞中遇仙食青灵芝。自后不食人间烟火,只饮水,日食百合充饥。逐然身轻骨动,抖擞如竹片及拍板声。这样过了三年,童颜漆发,健步如飞。去乐安看望哥哥,一日来回。又往天台,亦一日而到,日行几百里。回到缙云仙都,修炼二十余年后。一路南行至道教圣地委羽山,再没有人看见他,传说已得道成仙。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