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陈孚、杜本:江山犹是昔人非

2018-07-24 09:40:4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陈孚(1259-1309),字刚中,台州临海人。小时候,生得眉清目秀,冰雪聪明,记性特别好,读过的书,都会背诵,并且终身不忘。他生于宋朝开庆元年,宋朝小皇帝在崖山跳海自杀的时候,陈孚刚刚二十岁。元世祖忽必烈时代,陈孚以平民的身份,写了歌颂皇帝的《大一统赋》,献给当地政府。领导很高兴,将此赋逐级上送到首都。皇帝也很高兴,就给陈孚当了台州上蔡书院的院长。任期结束后,他去首都,等待重新安排职务。

1292年,元世祖让梁曾以吏部尚书的名义再次出使藩国安南(今越南),准备再选一个南方人作为副使。有关官员认为陈孚博学有气节,十分合适。于是,任命陈孚为翰林国史院编修官、代理礼部侍郎,作为梁曾的副使去安南。

作为宗主国的使节,他们第二年一月到达安南。当时,安南的老国主刚去世,儿子陈日燇以守丧为借口,不按迎接宗主国天使的礼仪亲自到郊外迎接,只派了手下的大臣到郊外来迎候。安南的国都有三个门,中间叫阳明门,左边叫日新门,右边叫云会门。当时,陈日燇手下派去的陪臣准备从日新门进去。梁曾大怒:“我奉皇帝的诏命出使,你们不让我从中门进入,这是对我皇帝的侮辱。”梁曾和陈孚立即一起回到宾馆,即写信指责陈日燇简慢天使,不尊礼仪,必须立即纠正。对方回信辩解。这样书信往还了三次,宣扬了大元皇帝的威德,文辞典雅,理直气壮,都出自陈孚之手。最后,陈日燇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开阳明门迎接元朝使者。安南国给使臣送了厚礼,梁曾和陈孚都全部退回。最后,安南决定派丞相陶子奇到元大都向元帝请罪,承认大元为宗主国,上万寿颂、金册表章、贡献方物。此次外交,元政府完全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也保证了边界的安宁。应当说,这是双赢的结果。

带着这样的外交成果回来,元帝非常高兴,十分隆重地表彰了梁曾。陈孚作为副使,也为国家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被授予翰林待制、国史院编修官之职。本来,皇帝想给陈孚重要地方官职位,但是,朝廷的大臣们认为,陈孚是南方人,政治上不可靠,而且自恃才高,心高气傲,十分妒嫉他,所以,只任命他为建德路总管府治中。在实行民族歧视政策的当时,全国人分四等,一是蒙古人,二是色目人,三是北方汉人,四是南方汉人,即原南宋百姓。陈孚是四等国民,这是一个南方汉人能够得到的最高的职位了。后来调任衢州总管府治中。但是,不论到哪里,陈孚都认真工作,努力为百姓办实事,口碑较好。任期满后,他申请回家乡工作,朝廷于是任命陈孚为奉直大夫、台州路总管府治中。

元大德七年(1303),皇帝派宣抚使巡视各地,检查工作。当时,台州大旱,许多百姓饿死于道路上,遗体历历可见。江浙行省曾经下文,命令浙东元帅脱欢察儿开仓赈灾,但是,这个元帅十分冷血,仗势立威,认为台州没有饥荒,威胁有关部门,不能上报灾情,不能发放救济粮食,否则,重刑伺候。陈孚说:“对台州百姓见死不救的,就是这个脱欢察儿。”他于是直接向宣抚使反映浙东元帅脱欢察儿不法害民事项,共有十九条。宣抚使调查属实,法办了脱欢察儿,命令台州路马上开仓放粮,赈济灾民。许多百姓因此而得以保命。这件事,让陈孚心力交瘁,因此而染病。后在家里去世,终年五十一岁。

陈孚这人,天赋很高,性格上也任侠不羁,激情奔放。写诗作为,大多任意即成,不事雕琢,有文集行世。

他有儿子名遘,在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郞任上退休。有八个女儿,有的女儿是社会贞节方面的榜样,因此得到朝廷的表彰。

攸州的冯子振,性格豪迈、文采俊逸,与陈孚非常投缘,陈孚对冯十分敬重,认为自己的才华不及他。冯子振这人,非常喜欢读书,号称天下书无书不读,无书不记,是知识界的牛人。他写文章的时候,往往是酒酣耳热之际,让几个书童抻好纸、磨好墨,一边侍候,他则据案疾书,看内容多少,纸张多少,一口气完成。他的诗文洋洋大观,非常华美,但在韵律上,他不大讲究,有人认为,这是一个不足。

杜本,字伯原,天台人。他非常博学,写得一手好文章。江浙行省丞相忽剌术看到他写的《救荒策》,非常惊奇与欣赏,等他到中央政府当御史大夫的时候,就极力向武宗皇帝推荐杜本这个人才。因此,杜本被朝廷征召到首都。不久后,他就跑回江南,隐居到武夷山中去。文宗皇帝以前在江南的时候,就知道杜本的大名,等到他当了皇帝,他就马上派人拿着厚礼征召他去首都任职,他没有去。

至正三年(1343),右丞相脱脱又以隐士的名目推荐杜本,朝廷下了文件,派遣了使者,给杜本送了金币、美酒,任命杜本为翰林院待制、奉议大夫,兼国史院编修官。使者向杜本本人表达了皇帝、丞相的敬慕之意,并催促他早点去。杜本没办法,只好北上。到了杭州的时候,他称病不走了,并坚决推辞朝廷的任命。他给脱脱丞相写信说:“以万事合为一理,以万民合为一心,以千载合为一日,以四海合为一家,则可言制礼作乐,而达到五帝三王时代的辉煌鼎盛了。”以后,杜本没有去首都。过了七年,杜本去世,终年七十五岁。

杜本为人,清心寡欲,从无疾言厉色。与人交往,非常讲情义。家庭困难无法赡养老人的、交不起学费又希望来读书的,他都给予帮助。平时他学习用功,手不释卷。天文、地理、律历、数学等,无不精通,书法上工于篆隶。著作有《四经表义》《六书通编》《十原》等。学者们敬称他为清碧先生。

元代的士人中,如杜本这样的清正刚直、风骨铮然的人很多。他们固守儒家的道德骄傲,清晰分明着华夷界线,坚守着不与异族统治者的信念,虽然不敢武力抗争,只在乡间传授中华传统文化,但是,凡是朝廷的官位、封赏,在不激怒对方的前提下,则一概拒绝,清贫一世。也正因为如此,元代统治近百年,我们台州入正史单传的人,只有四五个。而且,因为民族歧视政策的存在,士人即使在官场打拼,也不可能有高职位,在地方政府中,也只有副佐之官。这样的人,能让后人记住的,就非常少。

如果以是否与政府合作为标准,那么,陈孚和杜本可说是两个方面的代表,也是出仕和入隐两种态度的写照。杜本代表了传统文化中的士大夫的高度和硬度,有着春秋时期的遗风,台州人的迂,却同时也树立了一个道德标杆,让人景仰。但是,必须忍受贫困和无名。陈孚则代表了传统儒家的理想人生:学而优则仕,修齐治平效忠皇上,努力奋斗青史留名,继承着传统读书人的宽度与长度。从影响社会方面而言,可能入仕者的影响更大,传播也更远。但是,他们面对的,却是政府的不信任和元代民间士人的鄙视。

后世评事易,当时做人难。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左右为难,正是痛苦不堪。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