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腔还魂

2018-08-07 09:03:5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严 鹰 陈胡南

陈宅村山兵高腔戏班。 陈胡南 摄

山兵高腔是椒江区唯一现存的村级地方剧种,曾盛行一时,影响深远,却在其两百多年的发展历程里曾一度失传。

7月21日夜,山兵高腔发源地之一陈宅村的文化礼堂人声鼎沸,村民们开启高腔传承之路。或许,只有少数人才能意识到,眼前这片灯火的文化礼堂内,既在经历消逝,也将收获新生。

老腔

据说,会唱山兵高腔的人不过寥寥数人。他们都已经老了,住在椒江北岸李宅村和陈宅村。早年间,这两个村是一个村,村名山兵。

山兵是清代乡庄的名字,原有陈、李、毛三姓,以山兵溪为界,分陈宅、李宅两个自然村落。这是一个被九子山环抱的村庄,无论自然环境还是人文环境都很不错。山兵高腔即出于此。

这是个颇久远的事。据山兵李宅宗谱记载,清乾隆年间,李宅人李惠卿(1703-1771)酷爱戏曲,他成年后外出经商时,几乎无戏不看。晚年居家,他拿出钱财组建山兵高腔班。

高腔戏唱起来高亢激越。李惠卿觉得,这种阳刚很符合台州人的硬气。他从山兵村招收子弟,还从台州六县招收演员;从外地请来名家教习,在本村进行排练。

之后,李惠卿经常亲自带山兵高腔班赴各地演出,时间长达十年。剧目很多,主要有《七带》《八阁》《九记》《十三图》等,演出范围大致在临海、仙居、天台、三门、宁海、象山一带。李惠卿也亲自创作戏本,供戏班排演。

山兵高腔班水平不俗,无论演员阵容、所演剧目、表演水平,还是戏班行头,山兵高腔堪称“六县第一”。最有名的一出戏叫《小金莲斩独角蛟》。戏中主角演出时口衔八对獠牙,牙出嘴外,转动自如,成为独一无二的绝艺。

李惠卿去世后,山兵高腔班仍然继续演出,时间长达约160年。受其影响,乾隆后期,黄岩一带兴起乱弹腔。

据说,山兵高腔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和提高,吸收乱弹腔和徽腔,形成三腔合唱,并加入了部分的乱弹内容,成为台州乱弹中的“山里乱弹”的主流。

受其影响,清咸丰、同治年间,临海蒋家山村创办起“蒋家山乱弹戏班”,有著名艺人金永池,外号“毛竹小生”,名扬台州。二十世纪30年代,蒋家山的艺人占了台州乱弹的半壁江山;民国四年(1915),临海双港下游村王福人(艺名三花)创办起具有地方特色的“黄沙乱弹”。

“黄沙乱弹”创建前后,台州各地共有高腔班十余团。山兵乱弹于1949年后组建山兵剧团,业余演出保留剧目,最后于二十世纪80年代初解散。

记忆

高腔,往上扬,拖得很长,像唱歌。而高腔的集体记忆在几百年间一直在不断流失。

李宅村有流传着“唱唱昆腔,吃吃菜羹,锣鼓一响,脚底发痒……”的顺口溜。除此之外,村里仍留有清乾隆年间的戏箱。

2015年年底,李宅村和陈宅村两村文化礼堂建成,村民们唱歌、跳舞有了一个固定场所。农历十二月廿九,陈宅村开了一个会,打算在春节期间请戏班子来村里做戏。

这个想法被村民们否决了。他们认为,村里自古以来就会唱山兵高腔,何必请外面的人,“不如自己来搞”。

2016年正月初一,村民们还真的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草根春节联欢会,场面盛况空前,村里男女老少都来观看了这场演出。而台上的演员都是本村中会唱戏的村民,其中就有原先祖辈是山兵高腔班的演员。

在祖辈们的耳濡目染下,还有一小部分村民会唱老人口口传授的山兵高腔。这次演出让大家的集体荣誉感油然而生。

一个村能有一个地方剧种,这的确是一件光荣的事。而两村人对于山兵高腔的传承,其实是没底的。

断层、失传,三十年未“发声”……哪个老人能唱,能唱多少,唱得对不对……谁都说不清楚。

村民陈显员是这台草根戏的鼓师。鼓师是戏曲乐队的指挥,掌控戏台上的节奏。陈显员心里明白,所谓山兵高腔已形不成气候,即便上演这样一场草台戏,能唱的也不过零星几人。

更为急迫的是,会唱山兵高腔的传人大多已经七八十岁,后继乏人。

于是,陈宅村人一致决定:要培养接班人,让山兵高腔代代相传。

老人们约定,每逢农历的三、六、九,就到村里的文化礼堂教年轻人唱高腔。村里也非常支持,为此花了3万元钱买来了音箱、胡琴、鼓、钹等器具。从正月初三开始,陈显员、陈雪钗等10多位老人,晚上吃完饭就聚在一起唱山兵高腔,拉琴的拉琴、敲锣的敲锣、亮嗓子的亮嗓子。村民们把他们围得水泄不通,围观的村民中,有几个年轻人有越剧功底,看了难免心里痒痒,有时也会走上前跟老人们学习。

陈显员是传承人中的“文化人”,也是这次行动的发起人之一,为此,他还编印了一本《台州市山兵高腔剧本》,供后辈们学习。

2016年重阳节期间,陈宅村这群草根戏班在周边村庄巡回义演。每次义演都能带回一面锦旗。现在,在陈宅村的文化礼堂,墙上挂着六面锦旗。

办班

陈宅村培养接班人的想法,随着大戏唱开而慢慢众所周知。

陈宅村的努力有了一些回应。2018年,在椒江区农办的牵头下,山兵高腔争取到了农民培训项目——“农村非遗项目传承·山兵高腔(提升班)”,聘请专业的戏曲老师为他们进行培训,费用由政府买单。

7月21日夜,章安街道陈宅村文化礼堂座无虚席,“椒江区农民学校农村非遗项目传承·山兵高腔(提升班)”迎来了开班的第一课。专家为该村戏曲爱好者们讲述了台州戏曲及山兵高腔的相关知识。

75岁高龄的乱弹剧团专业演员韩冬生当晚也应邀前来教学。韩冬生,1943年出生,1956年进入黄岩乱弹剧团,工小花脸。

作为戏曲前辈,韩冬生是台州唯一能唱台州乱弹“高腔”技法的台州乱弹演员。他第一次来山兵,自谦互动交流。

“自幼练就棆刀,金鸡山自立为王,眼看那大雪飘飘……”韩冬生唱起了《斩蛟龙》选段。唱腔高亢激越,听者无不情绪高涨,心潮澎湃。

献唱之后,韩冬生也难掩激动情绪。他即兴起势,坦言希望能在现场听到山兵高腔,以作台州乱弹和山兵高腔两者渊源以及技法上的印证。

可惜,韩冬生并没有听到他期望已久的山兵高腔。村民毛必府唱了山兵高腔中的“流水”,一人领唱,众人帮腔,句句腔合,也算是管中窥豹,稍慰韩冬生心中的遗憾。

村民们则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慢慢到之后的踊跃献艺,藉以得到韩冬生的评点,场面持续热闹。

“我们希望把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一代代传下去。”这是李宅、陈宅两村村民们的愿望。既要传承,又要创新。山兵高腔在复苏的路上,终于艰难地迈出去了。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