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叶兑、陶凯:余子谁堪共酒杯

2018-08-14 08:46:2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明清之际,台州有六县,即临海、黄岩、太平、天台、仙居、宁海,地域比现在大。此亦是构成现在台州的主体。以当时的六县而论,在二十五史里有传者96人,其中临海人数最多,其次是黄岩、天台、宁海、仙居、太平。至清末,在台州府志及各县志立传的人物,共5221人,其中本籍4096人,客籍1125人。以本籍人计,天台籍入志者最多,其次是临海、黄岩、宁海、太平、仙居。三门因为立县迟,原先分属于宁海和临海。从地域上算,明代的叶兑,则是第一个进入正史的三门人。

叶兑(1307-1389),字良仲,号四梅先生,别号归根子。台州宁海县纡岸(今三门县上叶村)人。元末明初名儒。他读书以经世致用为目的,关心天下大事,尤精于天文、地理和卜筮之学。

叶兑的祖父叶培(德象)是南宋咸淳进士,博通经史,精天文地理。父亲叶与相,博学多才,善于论说。宋朝灭亡后,隐居在家,以教授一批乡里子弟为业,坚守气节,坚决不与当局合作。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烽火连年。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士人,宋代遗民的后裔,叶兑密切关注局势的变化,认为割据台州等地的方国珍不足以成事,朱元璋最有可能取得胜利。于是,他以一个普通百姓的身份,冒着风险专程来到南京,给朱元璋送了一份时局分析的书策。

当时的朱元璋已经取得了江宁、浙江的部分地区,正准备消灭张士诚、方国珍。而元朝廷察罕帖木儿的部队兵力颇盛,还专门派遣使者到南京向朱元璋伸出橄榄枝。鉴于当时的形势,叶兑给朱元璋的建议是:北边断绝同元朝廷的关系,坚定反元立场,南边逐步消灭和兼并张士诚、方国珍势力,以南京为首都。内容共一纲三目,既有宏观大战略,又有具体行动方案。朱元璋大为赞赏,立即屏退左右,亲自接见,相谈甚欢,并竭力挽留,希望叶兑能够当自己的参谋,帮自己打天下。叶兑说,如果自己的建议对朱元璋有用,让天下百姓早点脱离战争苦海,社会安宁,则心愿已足,至于荣华富贵,非己所愿。朱元璋知道无法挽留,就赏了他银币、锦衣等物,以示感谢。

几年之后,朱元璋果然统一了中国,而且实行的方略同叶兑所献政策预见大体一致,可见叶兑知世之深,谋略之高。叶兑献策,主观上不是为了帮助朱元璋打天下,而是为了继承祖先遗愿: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让天下百姓早日摆脱战争苦难,社会早日安定。

《明史》里,关于叶兑生平的内容非常简短,倒是他给朱元璋的政策记载得非常详细。可见此策在朱元璋统一中的重要性。

也是元末的混战之际,朱元璋曾问计于徽州名士朱升,朱升建议“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深为赞许。事实上,每一个王朝的更替,都少不了士人的参与,为造反者们提供智力支持。以汉代刘邦的说法,这些提供智力帮助的人,才算功臣,而其他攻城略地的将士们,无非是功狗。

相比于朱升后来因为父子当官,最后自己差点退不了休,儿子也被朝廷所杀,叶兑虽无荣华富贵,却能平安生活,说明叶兑对朱元璋早有知人之明,处世也更高明。同时也证明,叶兑献策,只为百姓福祉。这正如他《咏梅》诗中所说:“清操不争桃李艳,绛纱轻护雪霜寒。”

叶兑是台州历史上真正的高人。无论是元代还是明代,他都隐居山野,不以功名为意,终生不仕,喜欢过自由逍遥的日子。他在住宅边种植四种颜色的梅花,斋称四梅轩。生平教书育人,写些诗文自娱,有《四梅轩集》4卷。时至今日,三门县上叶村的族人仍以“四梅太祖”尊称叶兑。相比于明代不断被朱元璋屠戮的功臣和功狗们,反观叶兑一生,只能说一句:佩服!

陶凯,字中立,临海人。好学有识量,过目不忘。二十岁时,即负文章盛名。元朝地方政府推荐他去当官,他没去。朱元璋起兵时,陶凯即去拜见,并认定他以后前途无量。朱元璋当了皇帝,陶凯被地方政府作为人才推荐,为朝廷编《元史》。书编成后,授予翰林应举之职。洪武三年(1370)七月,与崔亮两人担任礼部尚书,各有贡献。崔亮死后,陶凯独任尚书。

明朝初年,百废待举,当时有关科举考试的政策,就是他主持出台的。第二年,他担任了全国的主考官,录取了吴宗伯等一百二十名进士,他依名次先后,将这些考卷送给明太祖朱元璋看,并在卷首写了简介。此后,这些做法就成了明代的定式。一次,朱元璋对他说:“事死当如事生。我的朱姓远祖们,也要享受当世的尊荣。”陶凯认为,太庙里供奉哪几代祖先,都有一定的规矩了,不能随便更动。建议在乾清宫的左侧,再建一座奉先祠,以供奉朱家先祖。这也是明代奉先殿制度的开始。

洪武五年,陶凯向朱元璋建议:“汉唐宋代,朝廷都有《会要》,记录朝廷时政。现在虽有皇帝的大事记,也有部门档案保存,但是,没有像《会要》一样分门别类,可作后世施政参考。应当建立这样的制度。”皇帝同意了。第二年二月,陶凯出任湖广参政。后来退休。洪武八年,又任命他为国子监祭酒。第二年,改任晋王府左相。

陶凯博学多识,工于诗文。朱元璋讨厌前朝留下的庆典歌曲,认为词谀而陋,让陶凯与詹同重写。他们写好后呈上来,朱元璋看了很满意。以后,朝廷凡有重大喜庆典礼,还有皇帝的诏令、册封、歌颂等官样文章,多出自陶凯手笔。因此,文名一时天下重。不久,又以参政之职退休。退休后,陶凯自号“耐久道人”。朱元璋知道了,非常厌恶,说,这个人太自贱了。在大老粗朱元璋的眼里,这些臭老九们,无非是文学弄臣罢了,有什么了不起,显摆什么臭学问?这时候,就有人不失时机地举报了一个很多年前的案子:礼部派遣使者去朝鲜的时候,在外交礼仪上出过重大差错,给国家丢了面子。当时的礼部尚书正是陶凯,必须追究责任。怎么办?朱元璋说,杀!于是,陶凯的脑袋落了地。

叶兑和陶凯,都是才高学博的人,都是对朱家王朝的建立贡献过智力的人。但是,因为价值取向不同,后来的命运结局相差很大。在明代,士人能有叶兑这样结局的很少,而像陶凯这样的人很多。历代皇帝里,如朱元璋这样流氓的皇帝也是前无古人。诛杀功臣之盛、迫害士人之酷,在开国皇帝里,朱元璋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冠军”了。这同他文化低、长期处于社会最底层的经历有一定关系。恶之水,浇灌的是恶之花。明代以前,士人至少有隐居山林的自由。朱元璋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是自外其教者,诛其身而没其家,不为之过。”一些不愿出仕的士人,都被朱元璋砍了头,家人籍没为奴。春秋以来士人的仅有一点保持尊严的自由,到明朝已全部被皇帝彻底地没收了。从此,除了皇帝,中国便再没有了站立的人。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