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六经的和合观念(七):《春秋》与和谐历史

2018-08-21 09:07:2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跟世界上其他民族的文化传统相比较,中国文化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就是时间的观念非常强烈,对于时间,中国古人给予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比如,《周易》里就十分强调“时”的观念,特别指出要“与时偕行”。与这种强烈的时间观念相一致的是,中国有着最为悠久和丰富的历史传统。时间凝聚为历史,而历史对于中国传统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我们的历史观念极为丰富,不说“二十四史”的传统官修史籍,也不论难计其数的地方史志,即便是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历史记载——家谱。这些都很清楚地在诉说着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对于时间(历史),中国人有着特殊的感情。

在中国社会的早期,就有左史记言、右史记事的完备的制度设计,这充分说明中华文化的早熟,以及史官(历史)之于中国传统的特殊影响。从经典文献的传承来说,左史记言的成果就是《尚书》,右史记事的成果则是《春秋》,两者都位居六经之中,而且都是史官的作品。

《春秋》为何叫做《春秋》?它是怎么来的?一般来说,《春秋》原本只是孔子之前史书的一种名称,特指鲁国的史书。因为中国的历史传统及其丰富,孔子之前各国都有它的史书,其中鲁国的史书就叫做《春秋》,当然,其他国家的史书就未必叫《春秋》了。《孟子》里就写道:“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一也。”也就是说,晋国的史书叫《乘》,楚国的史书叫《梼杌》,鲁国的史书叫《春秋》,这些名称各不相同,但它都是记载各国历史的书籍。那么,“春秋”又为什么能够用来作为一个史书的名称呢?史书一般是按年和事记述的,《春秋》作为中国第一部编年体史书,它就是按年代记述历史事件的。一年春夏秋冬,古人从四季中取“春秋”二字来指代一年,《春秋》由此也具有了时间更替的含义,具有了史书的内涵。

按照今天的说法,《春秋》是经过孔子删定而来的,那么孔子又为什么要删定《春秋》呢?按照《孟子》的说法,主要是因为“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很清楚,孔子删定《春秋》,就是为了对抗邪说暴行的。《春秋》主要记载了东周以后一直到孔子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历史事件,共242年。在这242年当中,鲁国一共有12位国君,《春秋》就按照这12位国君在位顺序记录历史,他们被称作“春秋十二公”,谥号分别是隐、桓、庄、闵、僖、文、宣、成、襄、昭、定、哀。

孔子通过记载“十二公”在位期间的历史事件,想要说明什么?又怎么会达到让乱臣贼子恐惧的效果呢?这就要涉及到孔子在《春秋》中所传递的“微言大义”。春秋大义是什么?简单地说就是正名分,即正君臣、父子之间的名分,也就是要恢复一种恰当的社会秩序关系,这对于社会稳定非常重要。在《论语》中,齐景公曾经有一次问孔子应该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主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子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齐景公听了之后说:“讲得太好了!如果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虽然有粮食,我能吃得上吗?”这就是一个涉及到名分的问题。孔子生活的时代之所以不断出现邪说暴行,就是因为名分不正。

从“春秋笔法”和“春秋大义”中,我们看到的是《春秋》对于历史的特殊意义。通过《春秋》对于历史的判断和选择,我们可以直接感受到,其实历史不是简单的事实描述,而更多是承载着价值传递的意义。在“乱臣贼子惧”的背后,呈现的是对于天道之正的追求和对于和谐历史的推崇。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