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徐宗实等:才可必传能有几

2018-08-21 09:08:3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明代因为是汉人当皇帝了,一般的汉族读书人都特别高兴,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解放。一方面以为,自己人当家了,没有民族歧视了,当局肯定会对自己好一点。另一方面,因为元朝是草原民族当家,没文化,对文化不重视,汉族子弟读书当不了官或者大官,现在不一样了,可以大显身手了。其实,这完全是一厢情愿。一切都是未知数。元代时,朝廷确实不重视汉族士人,却也不大管他们说什么写什么,所以没有文字狱一说。到了明代,文网日密,动辄获罪,死于非命的士人,比比皆是,日子反而不如元代轻松。

徐宗实(1344-1405),名垕,字宗实,以字行,黄岩人。少时即非常聪明,学习努力,成绩优异。景仰宋代范仲淹“先忧后乐”之志,说,做官就应该这样。明朝洪武年间,作为人才被推荐,当了铜陵县的主簿。大概因为对官场不喜欢,他提出申请,要求提前退休回家供养父母。这本来是正常的要求,但是,皇帝朱元璋大怒,不但不同意,还将他发配到淮阴驿站去劳动改造。哪知一到淮阴,他受到了当地权贵们的热情接待,都希望他给自己的孩子当老师。他也认真地传授学问。恰逢东川侯胡海的儿子胡观被选为驸马,朱元璋特地为女婿选老师。人选很难,最后确定了徐宗实。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太监们按照其他王府的惯例,让驸马爷在中堂里坐北朝南,老师的位置在西阶向东坐。徐宗实认为这不符合尊师之道,于是,上前将驸马引到下面,面朝老师,然后开始讲课。左右侍从们大惊,又不敢反对,只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第二天,徐宗实给驸马写了一封信,教育他忠君孝父尊师之道。驸马因此对他非常尊敬。朱元璋听到汇报,十分高兴,认为徐宗实做得对,多次当面表扬了他。朱元璋让他写了十二首颂歌,他完成了,朱元璋十分满意。朱元璋在位的末年,徐宗实任苏州通判。当时苏州闹饥荒,他奏请皇上同意,发放了赈灾粮二十万石以救灾民。苏州春天发大水,堤岸危险,他按农田受益数量,组织出工出钱筑坝防洪,效率很高,当地百姓认为他能办实事。工部突然要苏州上交铜数千斤,急如星火,徐宗实命令迅速将寺院中的铜佛像砸毁,取铜上交完成任务。苏州有一个元代时的节妇,很有名声,徐宗实申请朝廷表彰。礼部认为,她的事迹是元代的,不同意。徐宗实说:周代的名君周武王表彰商代的忠臣比干,不也是前朝的事吗?节妇终于得到朝廷的正式表彰。建文二年(1400),他被越级提拔为兵部右侍郎。后来,因为受事牵连,被贬官。不久,又复职。朱棣在北京起兵“清君侧”的时候,他受朝廷指派,到浙江招义勇军以平息朱棣的叛乱。后来,建文帝失败,朱棣胜利,成为明成祖。徐宗实因为忠于前任皇帝,有罪,被当局逮捕,押往首都,死于途中。终年62岁。他的著作有《静斋集》。后来,入台州的乡贤祠。

赵季通,字师道,天台人。由教官的身份,担任过永丰、龙溪的知县。在任时,以宽厚爱民著称。参与编修《太祖实录》,后来担任国子监博士,又升司业之职。担任赵王府左长史之职时,与右长史董子庄一起,同心辅导王子,在藩王府里,俩人都被称为贤士。赵季通品行很好,做事讲规矩,决不哗众取宠。每次讲课前,备课非常充分,旁征博引,给王子很多启发,教学效果很好。王子非常敬重他,平时十分礼待,言必称先生。赵季通因此也成为其他王子老师们的榜样。宣德二年(1427)去世。

郑士利,字好义,宁海人。其兄郑士元,刚直有才学,考中进士后任湖广按察使佥事。当时的荆、襄地区比较混乱,军队士兵乘机抢劫妇女,官吏不敢过问。郑士元坚决要求军方领导下令,让所有妇女回家。安陆县有冤狱,御史台已定案上报了,郑士元知道后,坚决地向上级反映,使冤案得以昭雪。刚好遇到政府的财政考核,发现有空白条上已盖官府印章的舞弊事件,皇帝大怒,认为这是欺君瞒下的严重事件,下令重判。于是,盖印者判了死刑,知情的都杖一百,充军远方。郑士元因被牵连而坐牢。

事实上,官府先在空白文书上盖印,是为了简化手续的权宜之计,并不会造成危害。但是,因为皇帝盛怒之际,丞相御史等都不敢提不同意见。郑士利叹息道:“皇上不知道内情,以为盖空白印是大罪。必须要有人告诉他,他才会明白。”此时刚好出现了星象异常,朝廷认为是施政方面有了问题,就按惯例,下诏向天下求谏。郑士利读到诏书里有“假公言私者罪”之句,就上书说:“我所要向天子申言的,是因为无罪被杀的大事。我的兄长在此案中不是主犯,过不久就会释放的。必须要让我兄长出来后,我才敢上书。死亦无恨。”

郑士元出来后,郑士利就向皇帝写了几千字的报告,讲了数件事,尤其是空白官印事特别详细。他说:“陛下主要是担心,官吏借空白印章违法乱纪鱼肉百姓,事实上,靠空白印章无法办到。因为官府文件,都作合缝印,必须两纸合缝、印章完整才能有效,单靠一纸,无法执行。而财政的数字统计,是层层统计上报,必须部省府都一致才行。省府距离部,远的有六七千里,近的也有三四千里,册子完成以后再用印,往返非一年不可,所以才先盖章而后书写,这也只是权宜之计。这种做法,由来已久,也从来没有出过舞弊事件。此时的空白印章,根本不会造成危害。这种做法,当然不对,但是,我们的法律里,也没有涉及此事必死的条款。即使必须因此而判死刑,也应该先修改法律,然后才能法后追究。朝廷求贤若渴,但是人才难得。政府培养一个府州级的官员,得用数十年的时间。人才不是野草,割了马上可以复生。何况现在陛下要杀之人,本无应杀之罪,这是自毁人才,我因此而替陛下可惜。”

给皇帝的书信写好后,郑士利在旅馆里关门哭泣了好几天。他的侄子问:“叔叔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吗?”郑士利说:“我准备向皇帝上书,如果皇帝不高兴了,我必死无疑。但是,如果我死了,能够让数百人得救,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于是递交了上书。皇帝一看,果然大怒,马上将郑士利逮捕起来,让丞相御史们去审问,是谁主使他这么干的?郑士利笑道:“我只想知道,我提的意见是否被采纳。我是为国家大事提意见,我也知道可能因此而死。没有人指使我这样做。”根据皇帝指示,有关部门认为郑士利有罪,于是将他与兄长郑士元一起,发配到江浦地区劳动改造。而郑士利上书中最关心的因为空印案被牵连的那些人,命运依旧没有改变。

在明朝,最难的事是什么?说真话。看看郑士利的遭遇,正是如此。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