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快把我哥带走》:这颗兄妹糖甜滋滋!

2018-08-26 11:11:5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哥哥照顾妹妹,多么温馨的场景!但假如,你遇上的是一个贱萌的哥哥呢?8月17日上映的《快把我哥带走》就是这样的设定。

《快把我哥带走》是一部“兄妹+奇幻”片,用一个软奇幻片的外壳,讲两位主角被打破重组关系后的生活。因为有这个奇幻的设定在,所以人物无须漫长铺垫就可急剧转变,产生更多戏剧效果。

故事讲述张子枫饰演的妹妹时秒每天面对彭昱畅饰演的哥哥时分无止境的捉弄,一怒之下,在生日那天许愿让哥哥消失。但没想到,哥哥真的被带走了,自家哥哥变成了闺蜜的哥哥。虽然时秒得以享受父母专属她一人的关爱和福利,但渐渐她才发现,哥哥捉弄她背后的秘密。

兄妹俩的日常相处模式就是哥哥在不停地欺负妹妹。哥哥偷妹妹的零花钱,把妹妹头发绑在床头,还调了妹妹的闹钟害她差点迟到;打着为妹妹减肥的口号把冰箱里的食物都吃光了;偷看妹妹日记,偷吃妹妹香肠,说恐怖故事吓妹妹;妹妹生日那天,哥哥骗她说喜欢的对象要请她吃冰激凌,让她在冰激凌店空等了半天;跟妹妹玩捉迷藏,哥哥自己却躲进屋里打游戏,把妹妹丢在巷子里。欺负妹妹的方式简直有千万种啊。

相比于妹妹的闺蜜一直在无忧无虑地追星,妹妹却整天为家庭关系忧虑;闺蜜能买三本一模一样的杂志,而妹妹却没有了自己的零花钱;妹妹和哥哥一起拼图,希望能换回全家一起旅游,却发现哥哥换回的是电动车。

转折点来了,妹妹的生日愿望许了“快把我哥带走”,结果哥哥就真的成了闺蜜的哥哥。

妹妹突然拥有了独生子女的一切幸福条件——卧室自己一人独享,零食和零钱再也没有人抢,再也没人捉弄自己,爸妈的爱全是给她一个人的。

可是荒诞之处在于,全世界都默认了“哥哥是闺蜜的哥哥”的设定,唯独妹妹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她开始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起自己的哥哥——

原来,连父母都会忘记的她的生日、她所有的小习惯——夜晚怕黑、爱吃外焦里嫩、多放孜然辣椒的烤肠、喜欢去轮船餐厅过生日、羡慕别人家孩子有电动车等等,他都牢牢记着,默默努力;

原来,故意调晚妹妹闹钟、害她上学迟到,是为了不让妹妹发现,好抓紧时间收拾爸爸酗酒的烂摊子;

原来,故意玩捉迷藏找不到他,是为了故意拖延时间、隐瞒父母在家吵架的真相;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成功妈妈和酒鬼爸爸正在闹离婚分居了,只有他还在努力为她维持一个幸福家庭的模样。父母离婚,哥哥理解,知道两个已经不相爱的人没办法再勉强生活在一起。但是他最关心的事情是:爸爸妈妈分居了,妹妹怎么办,她要转学吗,她以后要跟着谁?

喝大了的爸爸瘫倒在人行天桥上,路过的邻居见怪不怪,还对路过的哥哥说:“早点带你爸回家。”但哥哥没朝窝囊老爸发火,反而点了根烟,放到爸爸嘴边,然后静静地蹲在旁边等着。不知等了多久,爸爸咳嗽着醒来,哥哥才背起爸爸回家。你看他熟练的动作就知道,这样的事不止发生过一次了。这一幕没有一句台词。哥哥一路沉默着,和他欺负妹妹时的滑稽形成鲜明对比。

原来一直以来,哥哥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守护着妹妹世界的纯真和美好,他明知父母婚姻再没有修补的可能,但是能晚一天让妹妹发现就晚一天。他收集拼图,知道全家游的必要没有了,就换成了妹妹一直想要的电动车,方便妹妹上下学;他知道妹妹怕黑,就把楼道里的灯修好给妹妹照亮,把房间里的灯线开关移到妹妹床头;怕妹妹转学不习惯,就让妹妹跟着妈妈,自己选择跟着爸爸、照顾爸爸;临走前,把妹妹的习惯和爱好都告诉继父;爸爸妈妈没有考虑到的地方,哥哥全都考虑到了。

而妹妹也逐渐明白了自己对哥哥的亲情,看到哥哥被撞受伤,心里很心疼,替哥哥打人;帮哥哥一起对付小流氓。也明白了自己对哥哥的依赖,习惯性的让哥哥帮忙关灯;甚至在爸妈离婚后,妹妹要选择父母的时候说:“你们两个我谁都不熟,谁都不喜欢,我只想要哥哥。”

电影的尾声,火车站两头,妹妹哭着喊出那句“哥,你把我落下了”,让很多观众潸然泪下。

两位主角我都挺喜欢的,彭昱畅好像特别适合这种贱萌的角色,贱中带暖心,他在《闪光少女》和《演员的诞生》中都有过不俗的表演,让人印象深刻。彭昱畅有一张接地气的脸,不是那种精致的花瓶类帅哥,但是却很瓷实,能塑造出反差很大的角色。

我对张子枫的印象更好,虽然对她最深的印象还停留在《唐人街探案》里最后那惊悚一笑,虽然当时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她的笑吓到了,后背凉飕飕的,笑得非常“唐泽雪穗”,那部电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来自小女孩的反转。她可以演那种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也可以秒变腹黑阴沉、报复社会的心机girl。两位都是同龄中的演技担当了。

观影过程我也哭了,现在理性细想么,好像也都是小事,非常细碎的小事,但是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爱好像就是由各种小事慢慢积累而成的,慢慢地就会发现,原来养成习惯的陪伴和体贴,就像楼道里那盏照亮的小灯,平时亮着习以为常,一旦没有了世界就会变暗。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