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快去看吧, 暑假要结束了

2018-08-28 09:32:3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记得看完《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以下简称《复联3》)时,我对身为观众一员的自己是有些自怜自艾的。连负责欢乐、正能量的漫威电影都提供了这样悲伤无奈的结局,看来全球人类确实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压力、困境中。

如果超级英雄电影在这种忧虑普遍的年代一味乐观,注定被人厌弃。而如果主角们都成为悲剧英雄,最后反击灭霸成功后只剩残兵老将,估计又无法疗愈观众敞开给漫威电影的受伤的心。

《复联3》的悲剧结尾,让我困惑于后续的故事怎么走。《蚁人2:黄蜂女现身》(以下简称《蚁人2》)的出现,让我大跌3D眼镜,此一跌为褒义,实在是惊喜。

为了不剧透,我只能用一个很老土的说法来形容观感: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尽管承担了串联《复联3》与明年《复联4》的巨大任务,《蚁人2》却表现得玩世不恭,仿佛平行于沉郁悲伤的主线故事。观影途中,我和所有观众不是在大笑,就是在准备大笑。

毫不夸张地说,这真是我在院线看过的最搞笑的漫威电影了。

由于《蚁人1》上映于2015年,若不是“蚁人”在《美国队长3:内战》(以下简称《美队3》)中刷够了存在感,我甚至都快忘了这个没被汉译为“某侠”的家伙了。

正如《美队3》中所体现的,这个超能力是忽大忽小的二货青年,并没有引起那些牛叉同事的重视。事实上脱离了那套战袍,名叫“斯科特·朗”这位仁兄,真是比谁都没存在感。

当然他不是全无特点,《蚁人2》中你随时可以被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甚至一个被叫住后吓愣的背影给逗喷饭。

我觉得他真正的超能力,是“女性知音”。征服女性的年龄层从5岁到70多岁不等。电影中他的女儿爱他的童真,“黄蜂女”爱他是个小笨蛋,最后被从量子世界营救出的黄蜂女之母热情拥抱他,大概是出于“女儿终于可以避免我这种嫁给暴躁天才的悲剧”的庆幸吧。

他的渺小,在于他从来不认为与自己挂钩的“忽大忽小”能力是用来保护众生的。电影一开始,朗就被软禁在家,因为《内战》之后他选择自首,没有跟着美队浪迹天涯。

换成别的英雄,比如你让同样靠战袍干活的托尼·史塔克在家试试,他肯定会被“人类命运如何”这样的问题给逼疯的。而朗呢,他只想着怎么搭建一个家庭儿童乐园,可以让女儿和他玩得更开心。

当然啦,胸无大志的主人公从来都是英雄电影的一种手法,他必须参与纷争,才能成为主人公。可敬的是,《蚁人2》通篇的所有矛盾,都不像《复联》主线故事那样涉及宇宙,而是由于三组人物出于自身需求聚焦于“量子世界”。

微观之中,也有无数大千世界,这不仅是特效画面带给我的感受,也是故事剧情点中的命题。极为弱小的朗,相比于发明“蚁人套装”的不可一世的皮姆博士,更像是命中注定的“蚁人”。

他甘于弱小,只要世界和平,套装给谁无所谓,能和墨西哥好兄弟没心没肺地搞个小创业,每周能从前妻那接到女儿一起玩就很开心了。然而为了家庭,为了爱人,他可以把自己拔高为巨人,缩小到虚无。

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却真正成为了足以扭转“灭霸灭绝人类计划”的核心英雄。而全片直到第一个彩蛋出现,才间接地解释了“灭霸打响指”时蚁人在哪。也就是在观众明白的一刹那,欢乐了近两小时的心情会瞬间被针扎出一个小洞。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同时隐晦地交待了《复联4》中“蚁人”这个躲过灰飞烟灭的局外人,将如何运用他的弱小改变悲剧。

全片没有一个复联的超级英雄出现,也没有关于那场悲剧的任何关联信息,只用彩蛋中的一个画面,就完成了链接,这叙事的高超水平,结合全片的欢快笑点,我不得不说:

如果不看,你的暑假就真的结束了。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