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天台方言中的你我他

2018-09-15 10:20:3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陈静

如果你是天台人,是不是碰到过不知道天台方言中的“我”字怎么写,只好用“项”来代替?其实,翻开《新华字典》第5页,就会找到答案:“卬[ang],第一人称代词,我。”

没错,“卬”就是天台方言“我”的本字,在天台方言中读如“项”。

现代书面汉语作为自称的代词,只有一个“我”,但在古代有许多,如《尔雅·释诂》中列举的就有“卬、吾、台、予、朕、身、甫、余、言”。不同身份、不同场合用不同的代称,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方言中会有各种千奇百怪的第一人称代词了。

“卬”是很古老的人称代词,最早出现在《诗·邶风·匏有苦叶》中,“招招舟子,人涉卬否”。这也是天台方言保留较早古音的一个例证。

第一人称复数有两个:卬俩、卬等。这两个词都是“我们”的意思,但略有区别。“卬俩”不包括说话对象,“卬等”包括说话对象。举例来说。小明和弟弟出去玩,告知妈妈时,应该说:“妈妈,卬俩出去嬉戏了。”小明和弟弟想让妈妈带他们出去玩时,应该说:“妈妈,卬等出去嬉戏吧。”这种区别,跟英语里的“let us”和“let's”的区别是一样的。值得注意的是,“卬俩”中的“俩”,不是“两个”或“两个人”的意思,它是后缀,表示复数,相当于“们”。“卬等”中的“等”也是如此。因此,“卬俩”“卬等”可以是两个人,也可以是更多的人。

“卬俩”和“卬等”的区别比较特殊,在第二人称和第三人称复数上,没有这样的明显区别。

说完了“卬”,再来说“尔”。

“尔”是第二人称代词,读如“五”。

有些人根据读音误认为是“唔”,如《缀白裘·采楼记》:“个样大风大雪唔来做啥?”其实“唔”本只是个拟声词而已,而“尔”在吴语中的读音有[n]、[ng]、[ngi],也就是说“尔”就是读成“五”的。

“尔”是文言色彩比较浓重的词语,出现时间较早,使用也比较广泛,如《孟子》:“尔为尔,我为我。”

“尔”的复数为“尔俩”,文言中常见的是“尔等”。

第二人称所有格为“乃”,读如“那”,如陆游《示儿》诗中“家祭无忘告乃翁”的“乃翁”,方言即为“乃爸”。与其它方言不同,这个所有格之前还可以再加代词或名词,如“尔乃爸”“渠乃爸”“xx乃爸”。

接下来再说说“渠”。

“渠”是第三人称代词,天台方言音为[gai]或[gei]。

朱熹的《观书有感二首·其一》中有“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孔雀东南飞》中有“渠会永无缘”,其中“渠”就是“他”的意思。

在台州各地方言中,用“渠”作第三人称代词比较普遍,有“渠人”“渠伊”“渠侬”等词。

第三人称复数为“渠俩”。

至此,天台方言中的你、我、他及其复数形式的本字和读音都介绍完了。最后,本文以一句方言作结:“渠俩都落班了,卬等也回家吧。”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