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大师兄》:一碗“亲情牌”馊鸡汤

2018-09-16 09:33:3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8月底,甄子丹的新片《大师兄》“打”进了校园。《大师兄》讲述了甄子丹饰演的退役特种兵陈侠,来到香港一所学校,在一个问题学生扎堆的班级,担任班主任兼通识课老师。面对这群问题少年,陈侠没有采用常规的教育方式,而是根据学生们的特点,因材施教,通过家访的方式,让学生们和家长和好、改邪归正,并教训了在学校里闹事的社会混混。

接管问题学生班级后,陈侠开始查看学生档案,做功课去了解这些孩子们。一号学生项祖发是巴基斯坦人,从小喜欢唱歌,但是因为小时候唱歌不好和黑皮肤被人当做异类,内心自卑。

二号学生王得男是个“女汉子”,从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里,一直觉得家里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过自己,所以从小恨自己是女生,早早剪掉头发。

三号学生关启贤和四号学生关启程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妈妈跟人走了,爸爸是个酒鬼。关启贤沉迷游戏的虚幻,因为在游戏中可以成为王者;关启程患有先天性专注力不足的毛病,想好好读书做大老板赚钱。

五号学生李伟聪和奶奶挤在一个小房子里,奶奶做点手工补贴家用,自己去端盘子打工挣钱。

于是,陈侠根据学生特点一一收服。项祖发喜欢音乐,他就鼓励学生在公共场合大声唱出来;王得男喜欢赛车,他就找到王爸爸去跟女儿飙车;双胞胎爸爸是酒鬼,他就让酒鬼爸爸接受儿子模拟采访。

为了突出陈侠是个因材施教的好老师,影片的父母们不可避免地被刻画成病态的家长形象,陈侠和学生父母的对话充满说教意味,而一通说教后,父母们立刻嚎叫“孩子啊我爱你”,尴尬得无可救药。

王得男的爸爸看到女儿被撞第一反应不是想着去救女儿,而先跪地嚎叫“爸爸真的爱你”,然后女儿听后感动得泪流满面。

双胞胎兄弟的爸爸是个常年酗酒的酒鬼,陈侠让儿子去采访酒鬼爸爸的戒酒计划。这时候毫无预兆的,酒鬼爸爸突然跟孩子表白“爸爸好爱你们啊,你们知不知道”。抱歉,身为观众我是真的不知道!

家访说教尴尬,强行尬父母之爱更尴尬。

试问,王得男的爸爸,一贯的重男轻女,零花钱给高年级的女儿要远低于低年级的儿子,也从不了解女儿,他以为女儿喜欢玩芭比娃娃,其实女儿最喜欢车,梦想是成为赛车手,因为老师的几句劝,突然跟女儿表白“我是真的爱你”;双胞胎的爸爸只管自己酗酒,从来不管儿子,在家大声嚷嚷,吵得儿子不能学习,离家出走,因为老师的几句劝,突然变成了“爸爸好爱你们”。就问你尬不尬?

父母之爱,好像是天底下最容易洗白的爱。因为如果你不承认父母之爱,人家必要拿道德绑架你,爸爸妈妈是最爱孩子的了,哪里有父母不爱孩子的呢。

所以说来说去说到最后,父母随便对着镜头表白,那孩子就必须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了。这样就以为真的能打动观众吗?

用家长们前后断层的生硬转变来突出甄子丹的好老师人设是贯穿影片的一大槽点。教师枯燥无趣的说教宛如神丹,仿佛一下打通这些父母的任督二脉,轻飘飘表白后,就该和子女们抱着相拥而泣,呈现出一幅“父慈子孝”的画面,其实真的挺尴尬的。

那些最可靠的父母之爱往往都是细水长流的陪伴、日积月累的感情,而并非电影中这些生拉硬搬、生涩尴尬的为了剧情转折而转折的支离破碎的片段。

更令人讽刺的是,陈侠在学生们心中的好老师形象也是建立在拳头之上的。那黑社会混混的大Boss告诉学生李伟聪,你要赢,拳头必须要硬。而陈侠,作为为人师表的老师,如果没有功夫的话,恐怕也根本救不出李伟聪,他靠的也正是“拳头”,这跟反派的理解没出入啊。

在反复强调教育重要性的同时,面对反派混混,陈侠最终靠亮出拳头,才收服一众学生粉丝。一位提倡说服教育的人民教师,最终用行动证明了:只有比古惑仔还古惑仔,才能在学校里受人尊敬。“拳头硬说话硬”的江湖逻辑,换到校园里,一样行之有效。

最后搞了半天,原来陈侠是校园凌霸,反派大Boss的手就是小时候被他打断的。这个反派大Boss小时候,最喜欢弹钢琴,是个文艺小少年,无辜被陈侠硬生生打断手后,丧失了自己的梦想。你说惨不惨?

作为以香港为背景的校园电影,影片试图对整个香港的教育制度,进行一番批判和反思。然而,蜻蜓点水还点歪了的表达,主角光环笼罩下的成功家访,让故事顺利得有些虚假。

崇尚暴力,主角光环加身,口号化的宣传……这些都是《大师兄》的弊病,即使是甄子丹最擅长的打戏,在本片中也显得十分不协调。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