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先秦诸子话和合(三):“以和为贵”的孔子

2018-09-30 15:46:4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说到儒家,尤其是说到孔子,我们所想到的形象就是温文尔雅的君子形象。在《论语》中,孔子的弟子子夏曾经有一次谈到君子的形象时说,“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按照子夏的描述,君子的形象,远看他的时候庄严可怕,接近他时又温和可亲,听他说的话严厉不苟。看上去非常有威严,相处起来却是温和感人,而说的话则是严厉有度,很多后来人说,这是子夏在评价孔子。当然,我们不能确定是不是如此,不过估计也不会相差太大。 这样的形象用孔子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和而不同”,温和但是有自身的原则,这也是和合的内在意蕴。孔子的这种温文尔雅的形象,与后来孟子善辩的情形相比,可能会有截然不同的差异。是什么使得孔子以如此一种温和的形象留在世人的记忆中呢?这种影响很显然是来源于和合的理念,而这种对于孔子自身形象产生深远影响的和合观念,是基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对于孔子所产生的影响。

这个人物就是老子。关于孔子见过老子这一点,很多文献都非常清楚地证明了,很多人也都提及了。应该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如果我们去看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于孔子一生的记录,去看《论语》中孔子所呈现出来的形象,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个道德理想主义者对于自身的价值选择的坚持以及为之付出的努力。为了能够把自己所崇奉的理想变为现实,孔子周游列国,奔波在诸侯之间,栖栖遑遑,知其不可而为之。按照当时人的说法,犹如丧家之犬。后来唐玄宗也曾写诗道:“夫子何为者,栖栖一代中。”这说明孔子为了自己价值理想的坚持和努力是不可辩驳的事实。我们都知道,通常情况下,如果我们自己的想法太过于强烈,或者说,太过于执着的时候,我们的行为方式,难免就会比较偏激,这是人之常情。但是,孔子没有走向这个极端,这就是孔子的伟大之处,也是孔子形象的深刻之处。当然,孔子形象的形成,也不是天生如此的,是在后天的现实生活中逐渐形成的;老子对于孔子的这种改变、形成,起到了至为关键的作用。按照司马迁《史记》中对于孔子问礼于老聃的记载,这种作用就非常明显。

这一段故事,大概是说,当时孔子前往周都,想要向老子请教礼的学问,而老子则对孔子说:“你所说的礼,倡导它的人骨头都已经腐烂了,只有他的言论还在。况且君子时运来了就驾着车出去做官,生不逢时,就像蓬草一样随风飘转。我听说,善于经商的人把货物隐藏起来,好像什么东西也没有,君子具有高尚的品德,他的容貌谦虚得像愚钝的人。抛弃您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抛弃您做作的情态神色和过大的志向,这些对于您自身都是没有好处的。我能告诉您的,就这些罢了。”从老子这段话的说法来看,我们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那个时候孔子的欲望还是非常强烈的,而且也是踌躇满志,表现出来可能也不那么中和,所以老子就直接对孔子说,这些东西其实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这次对话,对孔子的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孔子离开之后,对弟子们说:“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跑。会跑的可以织网捕获它,会游的可制成丝线去钓它,会飞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它是驾着风而飞腾升天的。我今天见到的老子,大概就是龙吧!”

老子犹龙,这是孔子对于老子的盛赞。当然,这样盛赞的前提,必须是孔子对于老子所说话语的接受和认可。从这个角度来说,老子对孔子那种志意盎然的行为方式进行了批评,而这样的批评,也是孔子所认可的。这个事件大概发生在孔子中年的时候,从一般的道理来推测,那也是孔子走向成熟的转折点。在这个转折点上,孔子见了老子,老子以谦和的方式深刻地影响了(或者说调和了)孔子在过去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个体欲望。

孔子一定是对这场见面深有感触,我们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次见面对于孔子观念和形象的影响。这种影响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以和为贵”。孔子正是从这次见面之后,将“和”作为核心理念融入于自己的思想之中、体现在自己的行为之中,由此,奠定了其思想的基本特质和其形象的基本特征,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由此诞生,一种以和为贵的理论由此逐步确立。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