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戴德孺、王爌、吴时来:独自莫凭栏

2018-09-30 15:50:2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戴德孺(?-1523),临海人。明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考中进士。曾任工部员外郎、芜湖税监等职,都留下了清正廉洁的好名声。

明武宗正德十四年(1519),宁王朱宸濠在南昌发动叛乱,波及江西北部及南直隶西南一带。戴德孺时为临江知府,朱宸濠派遣使者来收缴临江府府印,戴德孺毫不犹豫地将使者斩首,表明了自己拥护皇帝的坚定立场。

当时形势非常危急。戴德孺宣布全城戒严。他与家人诀别说:“我准备死守这一孤城,如果守不住,叛军攻进来了,你们就自己沉池自杀吧。我肯定是不会辜负国家的。”戴德孺积极配合提督南赣汀漳等处军务的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王守仁(王阳明),经过四十三天战斗,平定了叛乱,叛军被消灭。后来,因为父母去世,按照规定回家守丧。

世宗皇帝朱厚熜认为戴德孺带兵很好,纪律严明,能打胜仗,单独给他提了三级的俸禄作为奖励,并任命为云南右布政使。在上任的途中,船在徐州翻了,戴德孺不幸落水遇难。朝廷追赠他为光禄寺卿。给他的一个儿子当官。

王爌(1472-1554),字存纳,黄岩人。弘治十五年中进士。任太常博士。正德皇帝时,升为刑部科都给事中。武定侯郭勋当两广地区长官时,行事违法乱纪,皇帝让他写检查。郭勋在检查中还强词夺理,王爌等据理反驳。但是,都察院给皇帝报告的时候,没有报告王爌的反驳材料,王爌很生气,就将郭勋和都御史彭泽一起向皇帝弹劾。皇帝责问了彭泽,却没有追究郭勋的事。御史林有年因为说真话而坐牢,浙江佥事韩邦奇得罪了太监而下狱,王爌都出面相救。皇帝跑到大同玩,久久不回宫,王爌也写报告希望皇帝以天下为重,早日回来上班。因为和工部官员石天柱一起救助彭泽,得罪了权贵王琼。于是,两人被外调任职,王爌任惠州推官。

正德皇帝朱厚照死后,嘉靖皇帝朱厚熜即位,王爌又被召回任都给事中。不久,升为太仆少卿,太常。嘉靖三年,任应天府府尹。当地发生天灾,粮食歉收,王爌奏免了辖区的赋税,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四年后,升为南京刑部右侍郎。以老母亲需要照顾为由,王爌提前退休回家。

十年过去,王爌又被起用原职。不久,升为南京右都御史。监军的太监向皇帝提出,要两御史向他们汇报工作。王爌坚决反对:“哪有太监来管理御史的道理?”中止了太监的提议。他进京汇报工作,去拜访首辅(相当于宰相)夏言。夏言待人非常傲慢,进见的大臣们一个个战战兢兢,不敢正坐相对。只有王爌正坐而对。夏言因此很不高兴。王爌于是称病退休。

王爌与御史潘壮讲不来。潘壮因故坐牢了,皇帝让王爌揭发举报潘壮的罪行,王爌却竭力为潘壮辩白,认为他无罪。皇帝很不高兴。但是,舆论却认为,王爌是一位仁厚的长者。王爌去世后,赠工部尚书之职。

吴时来(1527-1590),字惟修,仙居人。嘉靖三十二年进士。授松江推官,代理知府。倭寇犯境,难民携老带幼从乡下涌进城里逃命,吴时来全部接收安置。政府派来防寇的外地军队彪悍强横,喜欢抢劫百姓财物。吴时来同驻军领导搞好关系,严明纪律,将抢劫的士兵就地正法,其他士兵从此也不敢乱来。

倭寇攻城,恰逢暴雨,城墙塌了好几丈。吴时来指挥精锐骑兵扼守缺口,同时组织人员抢修缺口,三天就完成了修复。倭寇只好放弃而去。

吴时来升为刑部给事中。他弹劾罢免了兵部尚书许论、宣大总督杨顺和巡按御史路楷。这些人,都是当时权臣严嵩的私人关系,因此严嵩非常忌恨他。刚好有出使琉球的苦差事,严嵩就让吴时来去。嘉靖三十七年三月的一天,吴时来给皇帝写了一道奏章,直言严嵩父子欺君罔上,祸国殃民,必须彻底清算其罪行。张翀、董传策也于这一天上奏弹劾严嵩。于是严嵩秘密报告皇帝:这三人同一天弹劾我,是串通好的,肯定有幕后主谋。皇帝听信了严嵩的话,把三人抓入大牢拷问,但他们死都不承认有人主使。最后,皇帝将三人都当主谋处理,充军到边远地区。吴时来充军到广西横州。

嘉靖皇帝朱厚熜死后,朱载垕当了皇帝,将吴时来召回官复原职。后升为工部给事中。他提交了治理黄河的建议。又举荐了抗倭名将谭纶、俞大猷、戚继光去北方蓟镇防守,当地的物资由他们统一调配,以巩固国防。皇帝都同意了他的意见。吴时来抚治陨阳,佥都御史刘秉仁被弹劾且调用,吴时来也参了一本,说刘秉仁推荐太监李芳,没有大臣的节操,刘秉仁因而被罢官。皇帝不理朝政,也懒得回答大臣的问题,吴时来为此写了九道奏章劝导。不久,吴时来任顺天府府丞。

朱载垕当皇帝的第二年,吴时来任南京右佥事都御史提督操江。任命为广东巡抚。上任前,他推荐了自己的部属五十九人任职。这一行动,招致了弹劾,罪名是滥举。刚好这时候是高拱执掌吏部,他一直不喜欢吴时来,就乘机将吴时来贬官为云南副使。高拱的门生给事中韩楫再火上浇油,又参了他一本,结果,吴时来被免除所有行政职务,只好在家闲居。

朱载垕皇帝不久也死了,继承者是万历皇帝朱翊钧。万历十二年,重新起用吴时来为湖广副使。不久,又升为左通政,吏部左侍郎等职。万历十五年,官拜左都御史。刘基后人诚意伯刘世延怙恶不悛,多次违法乱纪,吴时来弹劾他,并提交司法部门处理。

吴时来年轻的时候,刚直不阿,敢于碰硬,在朝廷里名声非常好。后来,屡遭挫折,又沉沦十多年,当年的意气也逐渐消磨。晚年为官,不再如过去那样坚持原则,喜欢做和事佬,当好好先生。这样的工作态度,与他担任御史的职责当然不相称。因此,他的不作为,遭到了朝廷里饶伸、薛敷教、王麟趾、史孟麟、赵南星、王继光等人先后的弹劾与批评。吴时来主动提出退休养老。结果,还没有离开都城,就去世了。皇帝追赠太子太保,赐谥号忠恪。但马上遭到了礼部郎中于孔兼的否定,最后,谥号被取消。

戴德孺、王爌、吴时来,都是能臣。但是,他们的官运好坏,都在皇帝的一念之间。有学者提出,中国的王权政治中,有一个二十年为周期的平反周期率。也就是说,前朝否定的人,换个皇帝,一般过了二十年,又会被肯定。所以,官员必须尽量活得比皇帝长,才有新的机会。王爌活了83岁,吴时来活了64岁,都能经历两个以上的皇帝,所以,还能否极泰来。当然,如果皇帝短命,换得快,官员的机会相对也就多一点。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