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夏埙、夏鍭父子:游人只合江南老

2018-10-09 09:34:0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天台在台州的地位有点特殊。一是县内有上应台宿的天台山,县、州名皆因此而来。许多台州人常自称天台人。二是千百年来,天台为文化名山,历代移民文化素质高,崇文重教风气浓郁,多奇才逸士。汉代至清,台州史载名人数量,天台居首。三是天台人性格刚烈,尚武好斗。抗战期间,台州从军人数天台最多,捐躯沙场的人数亦最多,为全市三分之一。

夏姓在台州人口很少,却也一门两名人:夏埙、夏鍭父子。

夏埙(1426-1482),字宗成,号介轩,天台人。他在朱祁钰当皇帝的景泰二年(1451)考中进士。被授予御史之职。朱祁镇皇帝复辟后初年,夏埙担任福建巡按,不久,受命赴江西检查军队工作。江西当地军队的首领是宦官叶达,一直横行不法,别人不敢惹。夏埙不信邪,在认真调查后,将叶达的违法乱纪事项报告皇帝,使叶达的行为大为收敛。因工作负责,成效卓著,夏埙被推荐越级提拔为广东按察使。广东一地,地处沿海,华夷杂处,地方治安不好,官军经常出去剿匪平叛,所以,城市防守工作,作为权宜之计,曾让普通民众承担,后来,积久成习,居然成为惯例,百姓苦不堪言。夏埙到任后,严格执行规定,立即遣散久守城防的百姓。他说:“谁没有父母妻子,让他们离开亲人,做不是他们职责的事,这不是一种罪过吗?”百姓都感动得流泪:“夏公给了我们生路!”

朱见深当皇帝的时候,夏埙经过大量调研后向皇帝报告说,广东地区的少数民族瑶族、僮族长年作乱,官军剿匪却没有效果,是有关部门畏敌如虎、只讲招安造成的,以致作乱的恶匪可以逼使良民跟随造反而得好处,结果,真恶匪不过几百个,而胁从的却有成千上万。这些恶匪进攻官军时,逼迫良民为前驱,官军杀的就是这些良民,良民如果后退,也会被恶匪杀害,所以,受害最深的,还是普通百姓。而造成官民对立后,对恶匪最为有利。这样剿匪成本越来越高,军需开支日益浩大,官民矛盾更加激化,后果十分严重。夏埙建议有关部门审慎选择动乱地区的行政和军事长官,妥善处理好政府与少数民族地区关系,安抚和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让他们心向朝廷,与朝廷合作,这样才能孤立和打击真正的恶匪莠民,保持社会的长治久安。皇帝认为他讲得非常正确,交有关部门研究落实。不久,将夏埙提升为江西布政使。

1472年,夏埙由右副都御史之职作四川巡抚。当地的苗族、僚族土著时常抢劫作乱。夏埙建立情报系统,随时了解为首分子的动态,然后奇兵突袭,一举抓获,很快平息了动乱。古州有苗民一万多人,他们长期居住在叫烂土的地方,当时有人提议,将这些苗民用武力赶出烂土,让他们重返深山。夏埙不同意,认为只要他们相安无事,就让他们居住于此。否则,流离失所的苗民,肯定会为求生存而造反。松藩地区出现动乱,当地的参将尧彧请求增兵三千以加强防备。夏埙不同意。他认为,松藩地区作乱者无非是乌合之众,没有多少战斗力,只要坚持几天,即会散去,增兵无益。不久,果然如他所料。在剿匪过程中,许多官军将领犯法,按照规定,必须先报告上级后才能实施逮捕,但这样往往让犯法将领利用公文往来的这段时间逃跑了,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影响了军队的纪律。夏埙就向皇帝报告,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非常地点,要允许长官当场逮捕犯法的军官将领,再向上级报告。皇帝同意了这个建议。因此,军纪得以遵守,战斗力也得以增强。

夏埙为人刚直廉洁,不但行政管理水平很高,而且在断案上很有水平,善于倾听控辩双方的意见,所断的案子没有冤情。

根据《历代都江堰功小传》记载:夏埙治理四川时,都江堰水利工程每年的修复工作,过去都是全省各地平均摊派人力物力,有些地方路途遥远,成本浩大。夏埙到任第二年,进行改革:只有都江堰工程水利能够得益的地方,才参加工程修复,成立专门机构管理,以水利得益的田亩摊派出钱出人的数量。这样的措施,非常合理,大得民心。此后每年的修复工作都非常顺利。夏埙治理四川两年时间,汉族和少数民族民众都对他又敬又服。

夏埙这人非常能干,但是功名心不强,对官场的迎来送往和繁文缛节十分厌恶,为人处事上也不愿随大流,显得十分异类。尽管工作压力于他而言都不大,但内心并不愉快。他的儿子夏鍭给他写诗,请他回家优游天台的山水。他非常高兴,马上向皇帝打报告要求退休。这一年,他尚未到五十岁。皇帝认为他年富力强,清正有为,应当为国多作贡献,不同意。夏埙先后递交了四次申请,皇帝才不得已而同意。回天台老家后,他专心致志地奉养双亲,闭门谢客。著有《介庵稿》。五年后去世。其墓在赤城山麓乌岩。

夏鍭(1455-1537),字德树,晚号赤城。他在朱见深当皇帝的成化二十三年(1487)考中进士。同他父亲有点相似,他的仕途进取心也不强,不愿钻营。朱祐樘当皇帝的弘治四年(1491),才去北京,接受了朝廷的教职。当时宦官蒋峻当政,整个朝廷乌烟瘴气,许多正直的官员因为弹劾蒋峻而遭到贬官和充军。夏鍭看不过去,激于义愤,向皇帝提意见,认为所贬官员是遭到了诬陷的,应该平反,并揭发蒋峻阻塞言路、假公济私迫害官员的罪状。这样的奏章自然招来了蒋峻的打击报复:夏鍭被锦衣卫关进了监狱,受了几个月的酷刑折磨。蒋峻动员了所有力量揭发夏鍭,但是,无论在政治、经济、生活作风问题上,都整不出有用的黑材料,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掉。夏鍭心灰意冷,于是称病辞职回天台老家。

过了十年,朱祐樘皇帝突然想起用旧臣,夏鍭又被诏入京。这一年,夏鍭已经四十六岁了。他还是臭脾气不改,还是向皇帝提意见:现在号称明君盛世,但民众生计艰难;税负沉重,贫富悬殊;官员不恤民情,作风浮夸,百姓温饱难求。他请求皇帝多体察民情,多到灾区看看,降低宗室待遇,减少苛捐杂税,减少驿站支出,减少形象工程,减少百姓痛苦。这些大实话,都戳到了盛世的痛处,皇帝当然不高兴,为了耳根清净,就将夏鍭派往南方,给了一个南京大理寺评事的闲差。明朝在朱棣当了皇帝后,首都从南京迁往北京,采取北京、南京双职双官制,北南都有相同的机构,但南京的职位基本是虚职。这样的安排,等于将夏鍭闲置了。本来,夏鍭就没有官瘾,当了一年的官之后,他就识相地提出母亲年老,需要回家照料,请求提前退休。皇帝高兴地同意了。夏鍭回家后,就再也不出来当官。过了三十多年才去世,终年八十三岁。他有著作《赤城集》存世。

明清时期,禁锢日深,正直官员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到本期,入明史的台州人已写了三十多人,其中横死的就有二十一人,还有两个官员死于任上,却穷得连棺材钱都没有。夏埙、夏鍭这样不求上进的异类父子,双双能够善终于故乡,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