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吴执御:秋尽江南草木凋

2018-10-23 09:36:3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黄岩居有温黄平原的大部分地区,在农耕时代,这片膏腴之地,奄有山海之利,是台州自然条件最好的地方。自唐代上元二年(675)始设永宁县,唐武后天授元年(690)改名为黄岩县,虽然辖区逐渐缩小,但名称一直保持不变。历史上,黄岩文风兴盛,人才众多。民国期间,更是群星灿烂,让人钦佩。所以,黄岩一直是台州人中最为骄傲的。

吴执御 (1590-1638),字朗公,黄岩人。天启二年(1622)进士。担任济南推官一职。当时,太监魏忠贤得势,号称九千岁,许多官员做了他的干儿子,全国各地掀起了为他造祠堂的热潮,一片乌烟瘴气。山东德州也不甘落后,建了魏忠贤祠。本来,祠堂作为一种纪念性建筑,是为已故的人修的,当时魏忠贤还活着,所以为他建的祠堂叫“生祠”。这也是中国历史上的奇葩之一。因为大家争相攀比,以显示对魏忠贤的忠诚,所以这些生祠,都是当地政府的形象工程,也是重点工程,无不富丽堂皇。吴执御作为副职的官员,当然无权决定建或不建。但是,硬骨头的吴执御以拒绝参加开祠典礼的方式,表示了自己的抗议。在当时,这样做是需要巨大勇气、承担极高风险的。

崇祯三年(1630),吴执御被提拔为刑科给事中。明朝晚期,四方多事,内忧外患,朝廷已是积重难返。吴执御出于对工作的负责,对官员任命中的抽签制度提出改革,认为工作职责应当与官员的能力资历相匹配,而抽签决定官员的任职,貌似公正,事实上,完全是一种惰政,对工作没有帮助。结果,提议被否决。他又提议,北京地区是皇城所在,而现在因为国家财政困难,额外的摊派特别多,百姓已是不堪重负,这是权宜之计,政府应当给民众一个期限上的交代,使大家有个盼头,以免激起民变。他还提议,应当停止巧立名目的捐献活动,减少各种道德榜样的培树,以减少不法官员弄虚作假、上下其手的机会。刚愎自用的崇祯皇帝朱由检认为吴执御故意危言耸听、沽名钓誉,罪名叫“沽名市德”,不但意见不采纳,还将他训斥了一通。“沽名市德”之罪,被明代皇帝频频使用于提不同意见的官员身上。聪明的官员都不愿意提意见,而是努力唱赞歌。沉默,自然成了主旋律。

明朝廷不一定爱吴执御,但是,吴执御确实爱大明。官员对皇帝的爱无非三种,即帮助皇帝做好事、帮助皇帝做任何事、反对皇帝做坏事。相对而言,第二种爱最容易,第三种爱最难,这是逆龙鳞的事。吴执御偏偏选择了第三种。他又向皇帝弹劾吏部尚书王永光,指出他用人不当,工作不力,为官不清。但是,皇帝信任王永光,认为王永光为官“清慎”,吴执御说了也是白说。没有被当堂打屁股,已是万幸。

当时的朝廷,内忧是李自成、张献忠、西南地区等悍匪的流窜作乱,朝廷愈剿,匪势愈大。外患是西北蒙古人、东北满族人等强敌频繁入侵,朝廷是屡战屡败。对于如何抵御北方的强敌,吴执御也向皇帝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前边疆出事的时候,袁崇焕、王元雅拥有数百万的资金,兵马数十万,但是,依然城池失守。而同时的史应聘、王象云、张星、左应选等人,资金实力、兵员数量都不多,却能坚守住自己的城池,对抗强敌。所以,边防大事,关键不是增军饷、增兵力,而在于选好良将。建议在北京地区、边疆地区的冲突地带实行特殊政策,给当地军政长官以充分的自主权,当地的税收由他们支配,封赏也由他们决定,军人充分本地化,撤走外籍军人,这样不但可以提高战斗力,也可以减少中央政府负担。仅仅撤走外籍军队一项,即可节省几百万的开支。”

这样的建议,根本同皇帝的思路不一致。当时朝廷财源非常紧张,崇祯皇帝朱由检一看到岁赋留本地这一条就冒火,怒喝道:“都将税收留给地方了,中央怎么办?”当然不听他的。

吴执御对朝廷首辅周延儒的揽权行为提出弹劾,认为周延儒和姻亲陈于泰、幕客李元功等,相互勾结,以权谋私。事实上,吴执御刚调到北京上班的时候,周延儒确实有心与他结交,并屈尊让幕客李元功出面,主动向吴执御示好。但是,吴执御并不领情,也不到周延儒家回访。到了这时,他更以国事为重,不惜撕破脸面检举周延儒。

同时,吴执御对朝廷的政风也进行了无情的抨击,认为,宫廷内外,阴气沉沉,中枢重臣,皆非君子。从明朝官场的实际情况看,吴执御说的并没有错。但是,人性是喜欢听好话而反感听意见的,更何况当朝的皇帝是刚愎自用的朱由检。朱皇帝非常不高兴,责问:那你说,谁是朝廷里的阳刚君子?叫什么名字?你给我一一指出来!吴执御就说了以前自己推荐过的黄克缵、刘宗周、郑鄤三人,又罗列了姜曰广、文震孟、陈仁锡、黄道周、倪元璐、曹于汴、惠世扬、罗喻义、易应昌这些官员的姓名。这时候,御史吴彦芳说:“吴执御所说的这些人确实都是朝廷里的君子,应当重用。其他的官员,如侍郎李瑾、李邦华、毕懋康、倪思辉、程绍,都是忠良之臣,应当重用。至于像通政使章光岳这样的小人,倒要清除出官员队伍。”皇帝都是最自信的人,最怕别人说自己不识人,最怕权力被架空,最怕被臣下利用。崇祯皇帝一听大怒,认定这俩人一唱一和,肯定事先串通一气,准备打击异己,树立山头。朝廷里没有被称为君子的都是当权派,当然心里也不爽,于是皇帝和大臣们一致认为,这俩人目无皇帝,抹黑官员队伍,搞团团伙伙,决定将吴执御、吴彦芳撤销一切职务,移交司法机关立案审查,看看还有没有经济等问题。当时,御史王绩灿刚刚因为推荐了李邦华、刘宗周而下狱,而现在吴执御、吴彦芳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坐牢,所以,举朝震骇。尽管御史们认为他们三人都没有错,都是正常的工作意见,想方设法营救他们,也对皇帝进行了劝谏,但是,这三个人全部被判了三年徒刑。据记载,吴执御入狱后,他的政敌专门派刺客来行刺。吴坦然地对刺客说:“我敢于得罪皇帝与权贵,难道还会怕死吗?”依然从容读书。刺客不忍加害而离去。

吴执御出狱后,在忧愤中死去,年仅四十八周岁。这一年,离崇祯皇帝吊死煤山、大明帝国覆亡只有六年。作为明朝廷的忠臣,他还算死得其时。以他这样的性格,如果面临着大明与大清的抉择,肯定会以一死报君王。如果历史可以假设,那么,他死于大清异族的屠刀,则是忠臣烈士,而死于大明皇帝的摧残,却会被当时朝廷所污名。究竟哪一个更值得,还是都不值?难题在于,在当事人,并无多少选择的机会。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