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探访临海龙泉村民清宅院

2018-11-04 11:14:5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剑

逼仄的巷道

窗的样式

打水的阿婆

正在修缮中的陈氏宗祠

腊月初八,细雨绵绵,我再启台州北部地理探访之行,沿着盘山公路,向大雷山进发,到达临海白水洋龙泉村。

此村原为撤扩并前的龙泉公社所在地,经过一番探访之后,我发现如同黄岩的原上辇公社一样,看上去比一般的村域要大,此村养在深山未被众人识,被入选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看来不是徒有虚名。

入村口一侧有一座凉亭,题有“龙泉村”三字,左右各为楹联。行至数十米,村南见一青砖木料混合的骑楼,宽约5米的“城门”,两边各有“耳房”,后来发现村北也有一道城门,这让人感觉此村像一座城堡,因为后城门之地就是行路艰难的山峰了;而在村西山道入口建有一座有如凯旋门一样的城门,这样说来,有三门据守,这样的建筑格局恐怕是从明清以来对付盗匪的一项举施吧。

村庄的中轴线为主道,东西两边为互通的巷道,古民居鳞次栉比,又层次分明。既是原公社所在地,自然我看到一座小合院的门头上还有“龙泉公社”的红漆字,只不过字迹有点模糊罢了。据村志记载,此地于1956年成立龙泉高级公社,1984年3月改称龙泉行政村,有农户170多户,700多人口。

村中后部位,先是沿小溪临村道筑有连排的宅院,多为小合院,沿稍倾斜的山坡而建,可见此处为原公社街的腹地,其中一栋底层低于路面一米余的两层“排屋”,推算是上世纪70年代的建筑样式,相对其他民居其年份要早多了。据了解,此村的民居多为清代中晚期至民国初期的建筑,砖木结构。

稍向北行,有一处开阔地,分列了三口老井,边上是一方形水池,与三井并行。这天上午,有一位阿婆在此往井中提桶打水,另一个阿婆在水池洗汰。我还碰到一位长得清秀的年轻村妇,穿了棉袄式的睡衣,她说自己是提水阿婆的媳妇,从临海别处嫁到此地。龙泉,是因为村中的泉水而得名,村民称此为“泉井”,源自井水终年不枯,就连旱天,井中也是一汪清水。在没有自来水的年代,井是民众饮水之源。

这位村妇很热心,还引我走向宗祠。

我走了百米,看到一座大宅院,即为陈氏宗祠,依山而建,从院子至厅堂,有一米多高的台阶。厅堂是一座三开间,有12根廊柱。粗粗的柱上镶刻着对联,只是字迹斑驳,堂内壁上还留有文革时的标语。两头为正门,这里兼作村文化礼堂,正在修缮中。从村志的宣传栏中,我看到“前言”,这样记述道:龙泉村位于临海西北25.5公里,大雷山东5公里处,海拔560米,相传龙泉始祖明崇祯年间从天台张思村游历于此,见一块风水宝地,在此隐居下来,过桃源般的生活。又因村前一座山,整体形状如龙船,村内有一棵枫杨树,如桅杆,加上井水常年不枯,如故名“龙船”,与“龙泉”谐音,村民大多姓陈。

村里还有一处保存完好的古民居,十个名为“前台”的院子,建房的时间大约在清同治年间。只见中堂柱上一块雕刻繁复的雀替。这座院的后面还有两座院子,分别是“后台”、 “里台”,与“前台”建造年代相近,石窗上有灰雕的装饰,灿头墙上也有“福禄寿”图案的灰雕。据了解,这座大院是陈炳方的故居。陈炳方,字文候,生于光绪三十四年戊申(1908),曾任双港区保平乡的乡长。这座大院是他的祖父陈洪量当年建起的。陈洪量,字德宽,太学生,生于道光十五年乙未十月廿五,卒于光绪二十年乙未正月……类似这样的合院,虽属于小筑,但仍有不少。

我找到村后一排灰砖屋,这里是原龙泉公社中小学旧址,现被村民用来办红白宴席。不过,看上去屋前一块有如小操场的长方形空地,已被齐膝高的草木覆盖。

在龙泉村,看不到岁月改变的痕迹,仿佛还停留在遥远的年代。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