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寻找瓜陵江

2018-11-08 09:32:0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徐三见

近日漫步花街,不由得回想起历史上的一段故事:据《台州府志·大事略》和《临海县志·大事记》记载,明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大股倭寇麇集于台州府城东郊之花街,大有一举破城之势,一时人情洶洶。当时在宁海御倭的抗倭名将戚继光,闻讯后迅即经桐岩岭回援府城,于城下排开阵势,“以丁邦彦为前锋,陈大成为右哨,陈濠、胡大受为中哨,赵记、孙廷贤为左右翼,各置监督,齐阵而前”,戚家军个个勇如猛虎,杀得倭寇四处逃窜,“大成兵追至瓜陵江下,邦彦兵追至新桥,五战五胜”。此役亦见于《明史·戚继光传》:倭寇“乘虚袭台州,戚继光手歼其魁,蹙余贼瓜陵江尽死”。新桥今称新桥头,属临海大洋街道,因村口有乾隆年间新建五洞石桥而名(桥基本完好,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而瓜陵江位于何处?水系如何?遍检方志及地图,全无信息。

尽管如此,寻找瓜陵江这一念头一直未能释怀……

前些年寻思对临海古代乡村地名作一梳理,在着手撰写《宋〈嘉定赤城志〉所见临海乡村地名钩沉》时,从《赤城志》卷首的台州《州境图》中发现了“瓜陵”这一地名,其位置在邵家渡的东北面。

“瓜陵”,顾名思义,是一座略似瓜形的小土山。经查访得知,其山在今邵家渡街道柏树下村西南一公里左右,山有岭,即称瓜陵岭,高不过三四十米。山麓有村,因系董姓聚居,故曰瓜陵董,民国《临海县志》写作瓜林董。民国时村遭回禄,村庄整体迁建于柏树下北面偏西500余米的逆溪之滨。大约1982年开始,村民又渐次迁并柏树下,1987年前后村庄消失。不过,该村的一些信息尚保留在1986年4月编印之《临海市地名志》中,村名作“瓜凌董”。据记录,瓜凌董是柏树下属下的一个自然村,当时尚有10户50人。

临海城以东有一条俗称“百廿里倒流水”的水系,这条水系在历史上似乎没有太确定而统一的名称,宋《嘉定赤城志》仅称:“小芝溪,在县东七十六里,自大田港入江”。后来又逐渐演变为分段称名,上游为小芝溪及康谷溪,两溪相合后称逆溪,至四年汇狼坑溪后称邵家渡港,至大路王汇大田港后注入灵江。

我们再回到瓜陵江这一话题上。《台州府志》和《临海县志》有关戚继光与倭寇花街之战的材料来源都是明沈明仁的《平倭纪略》,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临海在明代有一条叫瓜陵江的水系。水因地名,瓜陵江这一名称应是“瓜陵山”的演称。所谓“瓜陵江”,既可能是“百廿里倒流水”的全称,也可能是指四年以下的邵家渡港一带。“瓜陵江”水名的消失,很可能是明代方志的缺佚而造成的。至于陈大成追歼倭寇的具体位置,从整个战事与水系的情况来分析,逆溪溪小水浅,倭寇很容易越水逃逸,倭寇既被陈大成追歼于“江下”,则说明倭寇未能越“江”而逃,“江”水亦自不浅。由此推想,倭寇被歼之处应该靠近邵家渡一带的“江”边。

从目前所掌握的材料来看,邵家渡港之名出现较迟,大概是在民国或晚清时期。基于上述情况,我觉得我们或许可以恢复“瓜陵江”这一名称,其意义一是对明代戚继光和台州人民抗倭的一个纪念;二是若不改名,随着瓜凌董村的消失,我们再也无法了解历史上瓜陵江的存在,当然再也无法进一步了解戚继光与倭寇花街之战的一些细节和战事形势;三是瓜陵江这一名称很上口,文化内涵也更丰富。

不过,倘若我们以现在的地理概念来衡量,称“江”或许大了些。若替“江”为“港”,易瓜陵江为瓜陵港,亦似无不妥。这样的改动,虽然不是原汁原味,但至少能给我们后人保留下相应的历史印记和部分可还原的历史人文内涵。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