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先秦诸子话和合(五): 主张礼仪制国的荀子

2018-11-20 09:27:3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跟孟子的浩然正气不同,同样作为孔子儒家思想最为重要的继承人之一的荀子,对于问题的思考则更为现实得多。说荀子现实,是因为同样面对战国时期的那种弱肉强食、为了利益而纷争不息的状态,孟子寄希望于人对于自我的重新发现,即回归到道德的维度,来改变(或者说超越)这个现实。而荀子的方式,则强调通过礼仪制度的规范,来约束人的行为,进而调整社会秩序,从而达到和谐美好的社会状态。也就是通常说的,孟子寄希望于仁义,而荀子更多诉诸于礼仪制度。

因为如此,后来孟子通常被称为是理想主义的传统,而荀子则是现实主义的传统。这两者实际上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即以和谐大同的理想社会为指向。差异何在?其实在理想主义如孟子那里,他更加重视的是人发自于内心的道德自觉,从而在个体自我完善的基础上达到社会的完善,这是强调自律的,通过自我的觉醒来实现的。而现实主义的方式,则通过强调制度本身的完善,以制度来规范和引导人,从而达到善治的目的。

如果从效果来说,无疑是现实主义的方式更加直接可行,因为对于外在制度规范的遵守,这是很容易做到的。这种方式无法体现出人之为人的特殊意义、尊严,因为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便是禽兽也可以很好地培养起来对于制度的服从。当然,从最高的意义上来说,无论是孟子还是荀子,都是积极捍卫道德的价值,并以之作为整个社会的基石。

荀子为什么会采取与孟子截然不同的路径呢?当然很多人都会说,因为荀子认可的是人性恶,而孟子认可的是人性善。

这对于两者的选择有没有关系?当然有密切的关系。

关于人性的各种学说,中国古人并不是抽象的讨论而已,更为重要的是要由人性问题延伸到社会治理的层面,按照今天的政治哲学来说,就是制度设计的人性论假说。当然,对古人来说,这不是假说,而是现实的描述。不管怎样,荀子认定人性是恶的,道德不可能在人自身中找到根据,所以必须依靠外在的礼仪制度来确立道德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荀子走的是和孟子截然不同的一条道路,荀子是向外的,而孟子是向内的。

当然,除了对于人性的观察和思考之外,决定荀子采取外在制度建设,以制度规范来达到社会和谐的一个直接的动机,就是荀子去过秦国,亲眼见识到了秦国因为法家的制度完善而赢得的统治效果。当时荀子游秦之后,跟秦相范雎之间有过一场讨论。范雎问荀子,在秦国的所见有什么感受?荀子很认可地说,秦国是“治之至也”。也就是说,秦国的统治是当时诸侯国中最为有效的、成功的。这个从后来秦吞并六国的事实来说,也是能很好得到印证的。

在听完荀子对于秦国制度的赞美之后,范雎就问荀子,那么秦国的制度有什么缺陷呢?荀子认为这种制度的缺陷就在于没有儒家,没有儒家,统治不能长久。当然,在荀子的立场而论,很多人都会说,那只是因为荀子是儒家,他当然要说儒家的好了。可是,荀子的这个论断,如果从后来秦二世而亡的事实来说,自然也是很精准的。当然,如果从汉武帝以后,儒家被确立为统治的意识形态,从而进入整个政治格局来说,也应该是更为直接的证明了。这样,我们其实就可以很清楚,儒家思想对于中国传统政治的意义了。

荀子和孔子、孟子不一样。孔子和孟子周游列国,但是,他们对于社会秩序重建的希望还是寄托在诸如齐鲁这样的传统中原强国,而荀子生活的时代,秦国的竞争优势已经逐渐显现,更加上荀子有到过秦国,亲眼见识到了制度规范所带来的统治效果,所以,强化制度的力量来获得社会治理的和谐,在荀子这里,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