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谢铎、齐汪:今月曾经照古人

2018-11-20 09:29:4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谢铎(1435-1510),字鸣治,浙江太平人,天顺八年(1464)进士,入翰林院为庶吉士,次年授编修。成化三年(1467),谢铎参加编修《英宗实录》,后升侍讲。谢铎性格耿介刚直,好学不倦,敬仰古代圣贤,认为追求学问之道,必须经世致用,为民众服务。

成化九年(1473),谢铎受命校勘《通鉴纲目》。他有感于时局,趁机向皇帝朱见深进言:“《通鉴纲目》一书,是帝王统治百姓的参考宝书。陛下命我重新考证订正,作为老师们的讲课参考书目,根本目的是为了经世资治之用。今天,天下有太平的表象,实无太平之实,种种积习难返,太平盛世之名实际上是空虚的。朝廷说要整顿纲纪,事实上小人横行无忌。朝廷说要精神文明,士绅们早已没了廉耻。口号是依法治国,事实是特权横行。口号是关心弱势群体,事实上两极分化严重。朝廷要求简政放权,事实上扰民措施层出不穷。朝廷有减免民众负担的政策,下面有更多增加官员收入的对策。各项考核工作似乎非常认真,但官员的升迁却同工作实绩毫无关系。官员办公事都力求简省,办私务却不厌繁复。朝廷每年的奖励政策很多,该奖的人却得不到,根本起不到激励作用。朝廷的法律非常严苛,真正有罪的却都逃过了惩罚。以致我们看到:朝廷总是不停地起草向上天祈福的表文,而天下的水旱灾害也一点没有减少,而且又有地震震坏了皇城,京城还发生了火灾。老天已经如此警告了,我们却一点也没有反省自责的表示,一切依然如故,这是非常让人忧心的。希望陛下以历史上各朝代的兴亡故事为鉴,兢兢业业,这样才有可能实现长治久安,这样也就不辜负编修此书的原意了。”这些话,皇帝当然听不进去。

这个时候,北方的游牧民族经常来边境骚扰,谢铎向皇帝上书,提出了有关加强国防建设的一系列建议,认为要养兵积粮,伺机收复东胜、河套等被敌人侵占的土地。他指出了边患的根本原因是:“现在的边防将领,同晚唐时代的军阀很相似。打仗输了,遭殃的和担责任的,都是下层的士兵;打赢了,得到封赏的,则都是上层的权贵。而且内部管理上,克扣军饷、公开索贿等现象,普遍存在,军中怨气冲天,谁愿意为国效力?”这些都是大实话,都切中时弊。但是,说了也是白说。

谢铎在编修一职任期满后,提升为侍讲,直接为皇室成员讲学。为皇室成员讲学,职位不高,却是一种巨大的荣誉,号称帝师,必须是人品学问俱佳者才能充任,而且入阁的机会很大,一直是明朝儒士的升官捷径。但是,谢铎这时候遭遇了双亲的相继去世,按规定,必须回家守丧。等到丧期结束,却因为家里的经济负担太重,他无法外出任职,于是在家。事实上,明朝的官员薪俸极低,仅仅靠官员本人的合法收入,根本无法养家。在家乡,谢铎千方百计建造了方岩书院,作为子孙百世读书讲学之地。

朱祐樘皇帝执政初年,朝廷的言官们都极力向皇帝推荐人品学问俱佳的谢铎,于是,谢铎又被召回,担任原职务,负责编修《宪宗实录》。弘治三年(1490),提升为南京国子监祭酒。他向皇帝上书,提出了有关文教工作的六点意见:择师儒以重教化之职,慎科贡以清教化之源,正祀典以端教化之本,广载籍以永教化之基,复会馔以严教化之地,均拨历以拯教化之弊。尤其是“慎择师”,称“师道立则善人多,善人多则天下治,是师儒之职诚不可以不重”。为了正祀典,他认为,精研宋儒的杨时人品学问堪称楷模,应当重用,而现任的吴澄不合格,应该罢免。礼部尚书傅瀚不赞同谢铎罢免吴澄的意见,最后折中处理,任用了谢铎推荐的杨时,吴澄留任,两人共同主持祭祀大典。

第二年,谢铎以身体健康欠佳为由申请退休。在家里住了近十年。这期间,谢铎专心在方岩书院讲学著书,培养当地人才。因为他在朝廷的清誉和影响,又被许多官员推荐。刚好此时国子监祭酒出缺,吏部提请起用谢铎任职。皇帝一向知道谢铎的人品和才学,于是任命谢铎为礼部右侍郎,执掌国子监祭酒之事。谢铎无意于仕途,多次请辞,皇帝都不同意。当时,北京的国子监祭酒是谢铎,南京的国子监祭酒是章懋,都是在知识界极有人望的前辈,所以,全国的学子都非常高兴,相互庆贺。谢铎任职五年后,终于以身体健康原因辞去职务,回到故乡。

谢铎学术水平很高,写文章也非常有名。他两次出任国子监祭酒,狠抓教学质量,杜绝请客送礼,树立了优良的学风。他增加了学生宿舍,修建了礼堂,扩大了孔庙大门。同时,建造了三十多栋公共宿舍,解决老师的实际困难。对贫困学生,多方照顾,去世的,申请国家补助,使之体面地安葬。他回到老家后,对宗族邻居十分关照,尽力给予帮助。而自奉极其简单,都是布衣蔬食。正德五年(1510)去世。朝廷追赠礼部尚书,谥文肃。

齐汪(1404-1449),字源澄,号静庵,天台人。明正统元年(1436)进士,授兵部武库司主事。六年,麓川(今云南省腾冲县)土司思任发叛乱,攻击官府,杀害汉官,百姓遭殃。齐汪受命往南京、直隶诸卫征调将士赴边境平叛。十一年,因功升兵部车驾司郎中。十三年春,思任发余部又骚扰云南境。再次奉命到四川调拨官兵,补充云南边防。齐汪治军严明,“军行有纪,扰民者辄绳以法”。八月,率兵至麓川附近,他作为监军,与靖远伯商定作战方案,利用天时地利,经过三个月的围剿,全歼思任发余部。齐汪回朝之时,靖远伯非常感激,赠送黄金宝石等物品,齐汪坚辞不受。画家赵渊卿时在督府之中,靖远伯特地请他画了川蜀滇洱形势图,题作《清风万里图》,敬赠齐汪,以志纪念。

明正统十四年(1449)四月,升奉议大夫,奉命视察山西大同驻军,发现官兵士气不振,纪律松弛,即上疏英宗,请求整治边防,严肃法纪,撤换无能将领。同年八月,北方瓦剌部落入犯,边防将士节节败退。宦官王振献策,请英宗亲自出征。英宗率50万大军出发,齐汪等随驾护卫。行至山西大同土木堡,被敌军追及。明军大败,英宗被俘。在明军被围的危急关头,有人劝齐汪赶快逃走,遭到他坚决拒绝。齐汪说:“吾闻扈驾而出,未闻先驾而入也。”他持刀力斗,最终血洒疆场。景泰年间,谥忠节,后又诏建“齐忠节公祠”,祀乡贤祠。

齐汪墓在今天台县白鹤镇山头戴村,系衣冠冢。墓首刻“奉旨防护”四字。于谦赠额“气壮山河”。清代乾隆赐额“玉尺冰壶”。可惜这些都已被毁了。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