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和合文化的鲜活样本

2018-11-23 09:53:1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吴世渊

“和合”是抽象的概念,智慧的劳动人民则把这种概念人格化,于是,以寒山、拾得为原型的“和合二圣”,逐渐演变成和合文化的象征。摄影 蒋冰之

对于每一位台州人而言,读懂、传承和合文化,将会为这座城市焕发出新的辉煌提供更加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

距今1200多年前,在天台寒岩山寒石洞(今天台县龙溪乡寒岩村境内)里,住着一位流浪汉。他以树皮作帽,穿破衣木屐,饮山泉,食野果,过着怡然自得的隐士生活。

闲来无事时,流浪汉会拄着藜杖,翻过一座座山头,前往天台山国清寺寻访一位友人。友人是寺里的一位厨僧,时常把残羹剩菜盛入竹筒里留给流浪汉吃。他俩虽为贫贱之交,却是难得的知己好友。

这位流浪汉就是寒山,厨僧名为拾得,在此后的千百年里,他们被民间称为“和合二仙”。民俗绘画中两人的形象大多为:一个举荷花,一个捧食盒,都是笑容可掬的模样。清朝雍正年间,寒山、拾得被敕封为“和合二圣”,其中,寒山为“和圣”,拾得为“合圣”。

“和合”,有调和、协和、使之好合的意思,本是一种具体行为,后经历代思想家的阐述,逐渐积淀成一种以和为贵、团圆和谐的深层民族心理和文化精神。“和合”是抽象的概念,智慧的劳动人民则把这种概念人格化,于是,以寒山、拾得为原型的“和合二圣”,逐渐演变成和合文化的象征。

“和合二圣”生活过的天台山,顺理成章地成为中华和合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天台山文化,亦是中华和合文化的典型形态和鲜活样本。

纵观历史,和合文化曾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台州人;而今,台州提出建设“和合圣地”的发展目标,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禁哲思:和合文化究竟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又会指引我们走向何方?

在甲骨文中,“和”字像乐器之形,本意是吹奏不同的编管簧乐器,发出一种美妙协调的声音,后来演化为和谐、和平、和睦等。

“合”字在甲骨文中,是两个张开嘴巴的结合,表示接吻亲嘴、调情相爱,引申为相合、吻合之意,后来演化为结合、合作、凝聚等。

在先秦文献中,“和”与“合”常交互使用,两者的意思基本相同。“和”与“合”二字连用,最早见于《管子》:“畜之以道,则民和;养之以德,则民合。和合故能习。”意思是说,畜养道德,人民就能和合,和谐团结,就不会受到伤害。

《国语·郑语》中:“商契能和合五教,以保于百姓者也。”说的是商契能把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这五种家庭伦理道德加以和合,使百姓安身立命。“和合”作为一种理念,有一个漫长的形成过程,最早可追溯到西周的史伯。他表示,“和实生物,同则不继”,意思是,实现了和谐,则万物可生长发育,如果完全相同一致,就无法发展、继续。

春秋时期的孔子认为,“君子和而不同”,表达了在人际交往中,能够与他人保持一种和谐友善的关系,但在对具体问题的看法上不必苟同于对方的观点。孔子的弟子有若则进一步提出了“和为贵”,意为人和人之间的各种关系都能够恰到好处,都能够调解适当,使彼此都能融洽。

西汉董仲舒传承了先秦时期“天人合一”的思想,他有这样的表述:“天人之际,合而为一。同而通理,动而相益,顺而相受,谓之德道。”这实际讲了天和人的关系,以及天人如何相融的问题。

“‘和实生物’是本体论,‘和而不同’是社会准则,‘和为贵’是价值观,‘天人合一’阐释了人与大自然的关系等等,林林总总,构成了中华和合文化的内涵。”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副院长杨供法说,这与西方的竞争文化不同,面对国与国之间的争端时,西方遵循“弱肉强食”的准则,而中华和合文化讲究“协和万邦”,用协商来解决矛盾。

和合文化起源于中原地带,在历史中历经几次大规模的迁徙后,这种文化被带到了台州,并在这里发扬光大。

台州是个纯粹的“移民城市”,六朝、南宋和元代都有大量的北方移民入台。这些移民带来了丰富多样的文化,但文化的差异性也引发了族群间的冲突。北宋时,在天台任知县的郑至道就在他的《谕俗七篇》明确提到,当地的族群矛盾十分严重。为了缓解矛盾和冲突,台州社会对主张“和为贵”的和合文化有着自发性的强烈需求。

同时,天台山的文化生态也为和合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土壤——儒释道三教在这里并存,更在这里和合包容。佛教天台宗、道教南宗、儒家理学三者互鉴互融,共同构成了天台山和合文化的有机整体。

天台宗的创始人智顗运用圆融之法,会融三教。他站在佛教的立场,主张“事法皆佛法”,将儒道二教作为方便法门纳入天台佛学中。在智者大师之后,以儒治世,以道治身,以佛治心,渐渐成为中国士大夫的共识。

张伯端在天台山创立道教南宗时,首倡以道教“性命双修”理论会通三教。他首则出儒入道,中则出道入禅,终则禅道双融,最终形成了“先命后性”的修持实践理论。在他看来,“教虽分三,道乃归一”,这也集中体现了道教南宗的和合思想。

台州儒学中,最能反映和合思想的著作是清代王棻的《台学统》,该书收录了自晋代以来迄于清末的1600余年的台州名人339人,其主要内容是对这些人物及相关的重大事件作出公允的评论。这些内容既包含了汉学的训诂、词章,也容纳了宋学的性理,具有“汉宋兼容、义利兼具”的学术特色。

纵观天台山儒释道三教的主要思想,尽管门派不同、“招式”各异,但都在“和合”这一“内功”上交汇融合。正是在此基础上,天台山文化逐渐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和合思想体系——以儒释道三教的和合思想为内核、以“和合二圣”为文化象征。

习近平总书记对和合文化有个经典的定义:“我们的祖先曾创造了无与伦比的文化,而‘和合’文化正是这其中的精髓之一。‘和’指的是和谐、和平、中和等,‘合’指的是汇合、融合、联合等。这种‘贵和尚中、善解能容,厚德载物、和而不同’的宽容品格,是我们民族所追求的一种文化理念。”

这种文化理念的形成,是在不断接受外来文明、在长期的相互碰撞融合中,得到充实发展。和合文化犹如一条河,从涓涓细流汇聚成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这过程中,台州扮演了丰富和创新的角色。”杨供法说。

在和合文化的发展中,台州既是理论创新者——开创了儒释道三教和合的思想;也是制度创新者——在改革开放之初,台州人将苏南的集体经济与温州的个体经济和合而成了股份制经济,让台州成为中国股份制经济的发祥地;还是模式创新者——最典型的案例是吉利兼并沃尔沃,有别于欧洲企业的“吞并模式”,李书福提出“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这事实上就是一种“合和并购”的模式。

和合文化是历史的,也是当代的;是台州的,也是中国的、世界的。这种思想文化,于国家而言,有利于推动社会的长治久安;于世界而言,可提供解决“文明的冲突”的思路;于人类而言,能缓和与自然生态环境间的矛盾;于个人而言,若能实现和合,即身心合一,就能平和地对待现实的压力。

对于每一位台州人而言,读懂、传承和合文化,将会为这座城市焕发出新的辉煌提供更加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撑。

(本文参考《解读和合文化》)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