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尊严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2018-11-27 09:14:5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无名之辈》如此有名,是电影市场理性消费的又一次体现。

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很多观众因为识货变得理性。光是看《无名之辈》的海报,认出除陈建斌外所有叫不上名字的脸熟演员,大家心里就有数,这片差不了。就像和外形低调的高手打了个照面,眼神一接,哎呦,这气质,不是路人。

哪来的经验呢?其实由来已久了。从2006年《疯狂的石头》开始,这些年陆续有这一类“看似路人却是高手”的多线叙事、路人担纲的电影。

《无名之辈》讲述的是挣钱难、生活苦这种老百姓的日常,最终却能让大多数观众觉得高级,仰仗的是高超的技巧。我没觉得它有多惊艳,因为它的技巧有痕迹。不少刺激观众情绪的起承转合,像是掐着秒表让音量猛高猛低的现场音乐,煽情目的明确。

不过每一段音乐,都吃透了人间的苦,因此基本能通杀各年龄层观众。

“尊严”是这个故事的核心,每一个人物,都在为尊严奋斗。

保安马建勇,希望重新当一个协警,为了尊严。跑路地产商高明,不管小三反对也要杀回讨伐他的现场,为了尊严。甚至“眼镜”“大头”这两人去抢劫,都不是为钱,而是为尊严。

尊严如此让观众买账,可见它在生活中是多么稀薄,对观众多么重要。可仔细想想,无论电影中还是生活里,确实无时无刻不在被尊严刺激的人,应该是马建勇的妹妹、因哥哥酒驾车祸导致高位截瘫的马嘉祺。

换句话说,大多数人不敢为了尊严付出折损经济利益、人身安全的代价。

章宇、潘斌龙俩人活灵活现地演绎了两个农村青年,因为太像了,所以他们为尊严去抢手机店,一下子让我觉得与现实脱节。“大头”不像“眼镜”,看似是为了可以盖房子、娶老婆的七万元钱,最后他的告白让我感觉,他对尊严的理解比“眼镜”还深刻。

在现实中,这样的青年为了赚钱已经筋疲力尽,何至于不惜犯罪也要证明自己“活着”呢?

这就是我说的“有痕迹的技巧”,这是对生活案例的高度提纯,用意就是让整部电影更加高级。仔细品味一下,其实不仅是话剧实力派演员任素汐赋予了马嘉祺以高级的话剧感,章宇、潘斌龙,甚至素来以平民范儿纯正为人称道的王砚辉,在返回为他准备的“追悼会”现场怒见儿子被打向马仔飞出的那一脚,都特别有话剧感。

话剧感对一部思考生活不公的现实主义电影,还是有明显影响的。当然,它非常应该被观众欣赏到。因为还有很多人,没有欣赏对生活提纯得更高级的话剧的习惯。这样的高级故事,比单纯重复生活有多苦的故事,更能拓展观众的思考空间。

抛开明显的技巧痕迹,《无名之辈》让我有非常感动的一段戏。我觉得这一场戏,让我接受了这个故事,也理解了所有作者的用心。

马嘉祺执意自杀,要求“眼镜”打开她家的煤气。“眼镜”给她戴上耳机,告诉她听这首歌,闭上眼睛,睡着就行。

音乐响起,是一首乍一听让我以为是左小祖咒创作的“难听的民谣”。歌手唱的是我不知道的方言,用一种找不到调也无所谓的腔调,唱一种“人生苦、离别苦,我绝望”的情绪。

可是伴奏非常优美,一下子让人陷入诗人般的忧郁,眼前有偏远山村的码头和江水,一下子就调动起所有来自农村的市民们的哀愁。

这首歌是歌手尧十三唱的《瞎子》,事后我下载来听,看到了歌词,明白了意思,却没有在影院初听时的感动。因为当时剧情已是生离死别,各组平民赴死的画面叠加出现。那股子由草根困境而瞬间达到“天问”境界的高级浪漫,让我感动得不行。

每个在生活里挺不直腰的人,在电影的这一刻都融汇到一种高级浪漫中,似乎都想通了一样。

这也让《无名之辈》露出了比可见故事更亮的锋芒,这是一部真的在为尊严发声的电影。

当路人也为诗落泪,尊严就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