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陈函辉:古道照颜色

2018-11-27 09:19:0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陈函辉(1590-1646),原名炜,字木叔,号小寒山子,别号寒椒道人,浙江临海人。明崇祯七年(1634)进士,授靖江县令。明亡后,从事反清事业,事败,自缢而死。善草书,敏于诗,与徐霞客交好,曾为其作墓志铭。

陈函辉的父亲陈三槐,字用庆,号晋堂,明万历十年(1582)乡试中举,任青溪(今属江苏南京)教授之职,教育诸生,成就卓著,历官广州府司理、南康府丞等。去世后,入祀乡贤祠。陈函辉出生时,其父梦见明代名臣杨椒山(杨继盛)过访,因景仰其人忠梗,拆“椒”字为“木叔”命名儿子;又因诞生前其母应氏梦唐代诗僧寒山子到其家,故号小寒山,世居临海县城腊巷口(今更铺巷)。

陈函辉天性不羁,早年丧父,靠母亲织布以供应读书。他为了专心读书,曾将自己锁在远离府城十多里的云峰寺里,但是文名远扬。吴兴沈氏闻其大名,聘请他为家庭教师。陈函辉为人旷达,常常夜读不辍。主人少给灯油,他戏笔作了几千字的《买油歌》。明代状元、文学家韩敬偶然读到这篇文章,非常惊叹,认为此人必是旷世逸才。因此名震吴兴。

天启七年(1627)八月,陈函辉中举人头名。崇祯二年(1629),避世于家中“小寒山”楼,读异书,寄情诗酒,多谈经时济世之学,并不以科名为意。

在明末大学者黄道周的介绍下,陈函辉与大旅行家徐霞客结为至交,共同的志趣,使两人成为挚友。徐霞客小陈函辉四岁。他向陈函辉写信询问台州有什么奇境可游,陈函辉向他推荐了神奇的天台山。于是,26岁的徐霞客立即从老家江阴(今江苏江阴市)起身来台州,于1613年5月19日来到台州宁海(宁海今属宁波),开始了一生的漫长旅行,《游天台山日记》即是《徐霞客游记》的开篇之作。这一天,现在确定为中国的旅游日。徐三次游天台山、雁荡山,都曾在陈家“小寒山”楼烧灯夜话。先后与徐写了交谊诗40余首。徐霞客病危时,特请陈函辉为其作了4500字的墓志铭。陈函辉称徐为石友,即金石之交的铁哥们。该《墓志铭》后收入《徐霞客游记》中,是研究徐霞客生平的重要资料。可以说,陈函辉是中国旅游日的助产婆。

崇祯七年(1634),陈函辉中甲戌科进士。九年(1636),授靖江县令。他上任时说,我当年在云峰寺读书的时候,就曾梦到自己坐在靖江县的大堂上。掌印以后,他奋发有为,废苛捐杂税,行“一条鞭”法,百姓负担更加合理,又完成了赋额。靖江县一直在科举考试中成绩落后,举人名额被剃光头很多年。陈函辉一到任,立即整顿学风,天天督促学生读好文章,多练习,如此下来,果然在当年秋天的考试中,靖江县考生捷报连连,中举名额居然与文化名邑武江、锡山差不多。陈函辉在任期间,不改文人本色,常有诗文问世。为推动当地文化事业的发展,他在县衙门中供养了一批刻字能手,为当地读书人印书。后来,当地的来集之、王揆等,因此得到培养,成为文化名人。陈函辉还率领民众开月河八十八里,直达扬州,促进了水利和交通发展。当时有海盗出没,陈函辉受命进剿,不久,即传来捷报。皇帝很高兴,将他提升为兵科给事中。陈函辉为人旷达豪迈,在靖江期间,交游天下名士,座上宾客不断,杯中美酒不空,侍妾不离左右,所以,誉满天下,亦谤满天下。加上才华横溢,不愿低调做事,不拘小节,故为人所忌恨。事实上,他的工作一点也没有被耽误,在吏部的考绩中还名列第一。崇祯十四年(1641),陈函辉被御史左光先借对官吏三年考绩的审计之机,以贪污的罪名革职。他的朋友劝他说:“你知道官场的规矩,为什么不低调一点收敛一点?”陈函辉说:“三国的庞统并非百里之才,公务没做反受刘备重用。我工作一点也没有耽误,和朋友喝点小酒写点诗,对公务有什么妨碍吗?无非是有关部门寻机找碴,借此以立威罢了。尽管我现在还没有什么宏伟的业绩,我相信,君子之志,当非常远大。老兄等着瞧吧!”

陈函辉回到临海故乡后,于县城黄坊桥协镇署后的常平仓(今虎龙街)建一别墅,匾曰“谁园”,又名“半蚬园”。崇祯十六年(1643),住进谁园,专心注释《周易》。这年冬季,金华东阳土寇许都聚众造反。台州府丞朱辂奉檄监军会同讨伐,陈函辉破产出钱并集结当地两千人协助平寇,擒拿住了寇首许都。

甲申(1644)变起,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皇帝自缢于煤山槐树之上。随即明帅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攻李,占领北京,清兵和明兵共同灭亡了明王朝。明福王朱由崧立于南京,陈函辉被诏任职方主事监河南军,以母病未赴。后来,福王诏书下了七次,只好去上任。中途改赴扬州。

清顺治二年(1645),陈函辉母亲病危,他星夜奔驰,到家母亲已经去世。六月,南京失守后,时鲁王朱以海居台州,陈函辉劝其监国,鼓动其振作精神:“现在事尚可为。浙东沃野千里,南倚瓯闽,北据三江,环以大海,士民忠义技勇,当年越国勾践凭此地而灭吴称霸。希望您担当起恢复明室的重任,建立政府,我愿尽犬马之劳,上报高祖皇帝,下尽忠于您。”这时候,兵部尚书张国维起兵东阳,来迎接鲁王。于是,陈函辉侍监国至绍兴,任少詹事兼侍读学士,后进东阁大学士兼礼、兵二部尚书。张国维督师江上,后方全仗陈函辉居中调度。当时,鲁王的大臣们,都不懂军事,却整天里争职位、说大话、摆排场,相互夸耀。而军事方面,因为粮饷不足,义兵渐次溃散。看到局势日益不堪,陈函辉叹息道:“大事去矣。这些人,没有文种、范蠡的才能,却有伯嚭的奸佞,这样的局面能维持长久吗?”当时,小朝廷中一些人亦嫉妒陈函辉位高权重,背后指责他受到重用。陈函辉说:“我没什么才能,也懒得与他们辩论。还是看今后吧,究竟谁能为国而死,谁不能为国而死?这样是非就清楚了。”

次年,江干兵溃,张国维投水自尽,鲁王出奔。陈函辉随王南下时,阻道于温州的清兵,与鲁王相失,只好返回台州。他也不回家,直接哭上云峰山,住寺中,自定于六月庚寅日为大明尽忠自尽。此时与死期尚有十多天。于是,他给自己的《小寒山子年谱》作了序,写了自祭文、云峰埋骨记和绝命诗十首,写了给亲友故交的告别信数百函,然后一一摆放整齐。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说,我死后,来验尸的肯定是县尉某人,又专门给县尉留了一封便函:如果新政府怀疑我的身份,我的左手里有一枚大明礼部尚书的印信可为佐证。

到了六月庚寅日,陈函辉自沉云峰寺水池,但水太浅。他喝盐卤,却呕吐不止。他的家人都来哭劝。陈函辉不为所动,将自己关进一个房间,请僧人围绕室诵经,他在里面自缢身死。终年五十七岁。他的绝命诗云:生为大明之人,死作大明之鬼。

清乾隆间,赐谥“忠节”。陈函辉遗著有《陈寒山文集》《寒香集》《腐史》《九寒十青诗集》等。曾辑《靖江县志》、崇祯《台州府志》等。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