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徐善述、庞泮:居高声自远

2018-12-04 12:07:2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徐善述(1353-1419),字好古,天台螺溪乡小径(今享堂村)人。精于经学,工于诗文,在天台县学读书时,即有良好的声誉。朱元璋当皇帝的洪武年间,行岁贡法,徐善述被首批推荐入太学。他因为品学兼优,闻名全校,是国子监里公认的学生楷模。当时的国子监祭酒宋讷,为人非常威严,不可接近,但对学生榜样的徐善述非常亲近。一年后,皇帝要选派优秀太学生去各地任教官,徐善述排在太学第一名,被授桂阳州学正之职,管理当地文教事务。他持身廉正,督学严格,得到士人的爱戴和钦佩。

任期结束之后,徐善述升为国子监助教,后为博士。他建立了学生的成绩和品行档案,将平时的学习成绩和努力程度详细登记,作为学生等级划分和年终考核的依据。对平时表现很好而偶犯错误的学生,则只进行口头批评,不记入档案,让他们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因此,国子监太学生们对他非常尊敬,都积极向学,相互激励,形成了努力上进的好学风。他具体执教的学生,成绩和品行都特别好。徐善述曾多次参与翰林院的修纂工作,主持过全国乡试一次、会试两次,都严格秉公办事,不徇私情,因此,赢得了广泛的社会赞誉。

徐善述有一个同事叫侯服,性格急躁,动不动对人发脾气,弄得同事和学生都畏之如虎,不敢亲近。徐善述多次委婉劝导,让他改变了这一坏习惯。侯服的工作环境也因自己的改变而大大改善,大家都非常高兴。侯服后来总是对人说:“每次见到徐先生,就如痛饮芬芳的美酒般快乐。徐先生就是当代的黄叔度啊!”黄叔度,即黄宪,东汉名人,品学超群,尤以气量宏远著称。

朱棣当皇帝的永乐甲申(1404)春,徐善述从国子博士擢升为春坊司直郎,参与对皇子朱高炽的教育工作。他对教育有自己独特的研究,很少讲枯燥的大道理,而是寓理于事件中,简明扼要,循循善诱。对太子写的诗,他也悉心指导,一一指出缺点。因此太子很喜欢他讲课,愿意接纳他的意见,对他也特别尊重,平时都尊称他为先生。太子曾经专门写信赋诗送酒给他,表示谢意。太子其中一首赠诗是:“诗赋有佳致,纳诲多良规。启余得深趣,欢怀浩无涯。”

朱棣皇帝为表扬徐善述,亲笔在扇子上题诗赠给他:“江南一老叟,腹内藏金斗。赠金金不要,封官官不受。赐予一清风,任君天下游。问道是何人?永乐亲朋友。有人阻住他,立即拿枭首。”

徐善述后来官升左赞善,于永乐十七年去世,终年六十七岁。

六年后,朱棣驾崩,太子朱高炽即皇帝位,追赠徐善述为“太子少保”,谥号“文肃”,并指示有关部门在徐善述天台的墓前“牛山”与“月山”之间,建造了一座享堂,立“皇帝之师”额,命地方官履行春秋二祭。由此,小径村亦更名为“享堂”,因“享”与“响”同音,又称“响堂”。

徐善述祖上是南宋进义副尉,宋亡之际,举兵于关岭抗击入侵的元兵。元兵入天台后,为报复,将徐家全家老少屠杀。只有一个男婴被乳母带着逃脱了,他就是徐善述的高祖。

庞泮(1450-1516),字元化,号石壁,天台花墅乡后牌门村人。少年为诸生时,即力学不怠,以气节自负,立志以天下兴亡为己任,以历代名臣为人生榜样。朱见深当皇帝的成化二十年(1484)考中进士,年三十五岁,被授工科给事中之职。明孝宗朱祐樘当皇帝的时候,皇帝想选一个善击铜鼓者,庞泮认为,这纯粹是为了玩乐的事,于国计民生无关,就上表坚决反对。以后,升任刑科都给事中。副使杨茂元被皇帝逮捕,庞泮就率同列上表,据理力争,使杨茂元只受到了较轻的处罚。弘治九年(1496)四月,驻藩于武冈的岷王上表弹劾武冈知州刘逊,皇帝不问青红皂白就下令锦衣卫去逮捕。庞泮率同官吕献上表反对:“锦衣卫是天子的护卫,不是谋反重案或妖言重情,一般都不宜派遣。刘逊所犯的错误很小,而岷王所提及要佐证的人却有百人,这样兴师动众,对社会影响极其不好。还是希望陛下按正常的司法途径来处理,让相关职能部门去调查核实了再按规定处理。”疏章一上,皇帝大怒,下令将庞泮等四十二人及御史刘绅等二十人统统逮捕下诏狱。一时间,相关监察部门因坐牢的人太多而无法办公了。御史张淳刚刚出差回到京城,听到这个消息,认为庞泮他们做得对,而自己作为御史却没有参与纠错行动,深以为耻,就上疏支持庞泮,劝谏皇帝。考功郎中储雚上书皇帝,赞同庞泮意见。吏部尚书屠滽也认为庞泮有理,就率领六部九卿共同上表相救。在满朝文武的一片反对声中,皇帝只好将庞泮他们全部从诏狱释放,但所有人都罚扣工资奖金三个月。

宦官何鼎以直言下狱,杨鹏、戴礼因此有机会成为宦官的司礼监。庞泮等向皇帝进言:“何鼎这人狂介正直,对他该当宽容。杨鹏等人在以前就犯过错误,现在让他们执掌司礼监参与机密,恐怕以后为害不小。”刚好这时御史黄山、张泰等也向皇帝说了同样的话。皇帝大怒,诘问:你们大臣怎么知道内宫的事?你们是不是串通一气?责令双方对质,对庞泮等罚扣工资奖金半年。以后,在威宁伯王越图谋起用当官,宦官蒋琮、李广的定罪,外戚周彧、张鹤龄纵家奴杀人等朝廷重大事件中,庞泮都敢冒死逆龙鳞,带头直谏,争是非曲直,不畏权贵,言人所不敢言,因此直声动天下。因为庞泮的存在,京城的中贵外戚有所畏忌,横行霸道的行径有所收敛。同时也得罪了很多人,在升迁上,屡屡受阻。庞泮亦不以为意,处之淡然。

弘治十一年(1498)年,庞泮被任命为福建右参政。宦官仗势侵夺宋代儒士黄干(福州人)的故宅为寺院,庞泮介入处理,改为书院,并作为祭祀黄干的礼堂。十五年(1502)为河南右布政使。皇帝派宦官到洛阳取牡丹花,他认为这是扰民之举,极力上疏,请求取消此事。十七年(1504)转广西左布政使,后因病告退还乡。于正德十一年(1516)病卒,终年六十七岁。

庞泮有《赴京途中》一诗:“马头曙色闪金乌,官事劳心胜治家。不爱登高风落帽,每因爱国鬓生花。极目长天秋万里,五云深处是京华。”

庞泮去世后,天台百姓为了纪念他,在城关桥上街建有牌坊,上书“直声动天下”。可惜的是,这个牌坊20世纪50年代被拆毁。

庞泮的遗著有《庞石壁谏垣稿》《薇垣稿》《归田稿》《名臣论略》等,今多已不存。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