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认识叶文龙

2018-12-06 09:23:3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刘 星

《空山新雨后》

《山海时光》

松树不动声色,雪花缓缓飘落。

在夜空中,黝黑的松枝苍劲如岳,雪花轻盈、灵动,宛如“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精魂。

11月底,在温岭繁华地段一栋高楼的工作室内,这件巨幅摄影作品《冬雪NO.7》散发着摄魂夺魄的力量,令人震撼,也让人不禁更深地注视它的创作者——叶文龙。

这位文气、清朗的年轻人,刚刚荣获第12届中国摄影金像奖,实现了台州摄影界的一次历史性突破。中国摄影金像奖是经中央批准,由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联合颁发的我国摄影领域最高个人成就奖。

少年梦

1979年出生的叶文龙,从小生活在雁荡山区,大学在上海读铁路专业。当时,温岭有一家出色的图片冲印机构,他常常来洗照片,由此爱上了一位温岭女孩,也爱上了温岭。2002年元月开始,叶文龙定居温岭。

他与摄影的缘分,开始于少年时代。小学四年级时,叶文龙认识了一个读师范的年轻人。他有一台傻瓜相机,经常带着叶文龙出去拍照,让少年对摄影有了最初的喜欢。

紧接着,五年级春天发生了一件事,让叶文龙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他去同学家里玩。那是一个山村,周围是密密的竹林。雷雨后的早晨,他突然看见,竹林里薄雾飘荡,好像翩跹起舞,摇曳生姿。这一幕,犹如大自然突然打开了一扇天窗,冲击少年的心灵——如果能把如此神奇的景象拍下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18岁那年,他省吃俭用,“抠”出一部分生活费,拥有了第一台相机——凤凰205。第二年,又买了一台二手的海鸥DF1。因为热爱摄影,铁路专业毕业后,为了省钱买反转片胶卷,他曾经连续一个月吃方便面,吃到流鼻血。

凭着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式的勤奋,叶文龙25岁就在国内摄影界崭露头角,随后的三年里,数十次入选国内外大型影赛影展。

2007年夏,叶文龙的作品脱颖而出,《后天NO.1》获得第22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艺术类金奖,同时,取材于家乡山水的《故乡小溪》和《空山新雨后》获得黑白类优秀奖。这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规模最大的全国综合性摄影艺术展览,每两到三年举办一次,也就是摄影爱好者所说的“国展”。

2009年,叶文龙入选浙江省首届十佳摄影师,次年荣获浙江省首届摄影金像奖。2013年,他入选浙江省首批“新峰计划”。

我的海

叶文龙成为中国摄影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中国摄影家协会在全国挑选了10位青年摄影家,推出“青年·未来——中国青年摄影师”丛书,其中之一就是叶文龙的作品选集《师法自然》。

有人称赞叶文龙天赋异禀,但叶文龙认为:“摄影家的艺术敏感性,不是天生的,是凭着个人的思想、艺术修养,经过长期刻苦磨练出来的。”

多年以来,叶文龙自觉学习中国传统哲学和艺术,广泛涉猎中西方艺术,不断地阅读,不断地积累,不断地更新他的艺术理念。

叶文龙说:“我坚持想法第一,因为任何技术都是为成熟的想法服务的,即把不可预见的、常人看不见的风景呈现出来。”他也反对片面追求器材:“对于摄影者来说,器材并不是最重要的,够用就好。”

他的《空山新雨后》系列,就是“想法第一”的硕果。他喜爱中国古典山水画和山水诗,但是,怎样用摄影镜头拍出空山新雨后的意境?他反复思考,直到胸有成竹,甚至在脑海里已经看见了将拍的画面。

然后,他投入拍摄。他采用长焦镜头,以便更好地在大自然中截取简洁的画面;架起大型脚架,保证长时间曝光时画面的清晰度;选择偏振镜提高反差,使灰色的蒙蒙雨雾显得明快……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但在叶文龙的镜头里,却有了神韵。

这种以思想统摄创作的特点,在叶文龙的《我的海》系列中,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连续一个月,他凌晨3点钟一个人去温岭城南的海边,有时干脆不带相机,潜心观察潮汐规律,熟悉潮起潮落和海边的风霜雨雪、晨昏暮色。叶文龙用恰当的慢门摄影给海水带来丝般的感觉,同时保留水的质感和特点,用黑、白、灰的变奏,用波浪与礁石的对峙,拍出了独树一帜、别具韵味的“我的海”。

寻山记

叶文龙的作品连续入选第23、24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寂月》还获得24届艺术类铜奖。

2012年,他被聘请为《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专栏摄影师,不但邀请他拍摄石塘、蛇蟠岛、长屿硐天等台州风景,还邀请他拍摄衢州、绍兴、苏州和澳门等地的地标性景点。2016年6月,《中国国家地理》的封面是叶文龙拍摄的温岭滩涂,讨海人融在夕阳里,天海一色。这些年,他的作品还陆续被选用为《大众摄影》《中国摄影》的封面和《中国摄影报》的头版头条。

但是,在风生水起中,叶文龙的摄影事业一度陷入迷茫,常常对着漂亮的风景,按不下快门。为什么?因为似曾相识。他逼问自己:“难道摄影创作就是复制自然,做一名大自然美景的‘搬运工’?”

因此,叶文龙先后三次到了黄山脚下,却没有上山,而是怏怏而返。因为,他没有想好怎么拍黄山,怎么拍得与众不同,不但与前人不同,也与过去的自己不同。

转机出现在2016年1月5日。他在缙云县仙都风景区创作,为了拍出鼎湖峰与湖畔旁逸斜出的树枝相垂直的构图效果,他穿着一条短裤涉入齐腰深的溪水。冬天的溪水寒冷彻骨,冻得他直打寒颤。但为了拍出一张极致的好照片,他觉得这是必要的,是“肉体上的考验,精神上的满足”。

十多分钟后,终于在水中拍到满意的照片,叶文龙才上岸,赶紧躲进车中穿衣、喝热水。这时,他突然感到应该去黄山,于是立即驱车前往。

当晚,他发起高烧,体温超过了摄氏39度,但第二天坚持登山,因为他已顿悟怎样拍出“我的山”。

在黄山上的三天,遇上两次大雪一次大雾,景观多变,气象万千。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沉浸在创作的兴奋之中,以至于有时忘了自己是个高烧病人。叶文龙的作品往往有一种内敛的冷静,但此次黄山创作的《冬雪NO.1》和《冬雪NO.2》却洋溢着情不自禁的喜悦。而《冬雪NO.3》中,纵情飞舞的漫天大雪,更是潜流奔涌,隐抑不住叶文龙取得艺术新突破的欢畅。

2017年12月底,他再上黄山。今年1月26日,台州“两会”一结束,他又马不停蹄地三上黄山,继续《冬雪》系列创作,而镜头语言更加凝练自如,呈现出一种更加浑然大气的寂静与沉稳,宛如一阕大自然的圣歌。这是他迄今最满意的作品。

新王国

多年以来,《我的海》《寻山记》《寻道自然》《幻象·海色三千》等一系列作品,让叶文龙 “找到一个人在宇宙间的存在感”。

叶文龙突破创作瓶颈期后的新艺术追求,得到国内摄影界的热烈肯定。他的《山海时光》获得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艺术类金奖。去年举行的第26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规模空前、参赛作品高达21万余幅。这届国展不再评比金奖,改设评委会推荐作品。叶文龙的《山水诗行》成为评委会推荐的七件艺术类作品之一。

中国著名风光摄影大师于云天的嘉许溢于言表,撰文肯定叶文龙“已经形成了能体现中国山水精神,具有中国气派、东方禅意的原创个性艺术风格”。

今年1月,叶文龙被聘为新一届中国摄影家协会艺术摄影委员会委员,也是20位艺委会委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今年11月18日,第十二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评委会也对叶文龙寄予殷切期待:“他在继承画意传统基础上所做的探求,于追寻当代观念中绽放的思考,使我们对他未来的创作之路有着足够的期待。”

在金像奖颁奖式上,叶文龙道出了他的艺术梦想:“用真山真水真性情,构筑具有东方意境的‘新山水王国’。”

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