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应大猷等:青山绿水去无声

2018-12-25 09:41:4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倭寇在东南沿海作乱的时候,孝子为了保卫父母而被杀的很多,部分人员得到朝廷的表彰。黄岩王缗(原字左偏旁为“钅”,下同),就是其中之一。他跟着父亲王显躲避倭乱。结果,王显被倭寇抓住,即将被杀。本来已经逃走的王缗知道后,跑回来对倭寇说:“要杀就杀我吧,请放过我父亲。”倭寇同意,杀了王缗,放了王显。

卢迥,仙居人,建文三年(1401)为户部侍郎。他为人豪爽,不拘小节,然而在大是大非问题上,都有自己的坚持。他喜欢饮酒,酒酣之际,即放声高歌。有人说,卢迥这人狷狂。但他当官以后,就非常恭谦谨慎。皇叔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占领南京后,卢迥认为这是谋反,不肯向新皇帝朱棣效忠,被杀。在绑赴刑场的路上,他歌吟不断,从容就死。

卢明诹,黄岩人。字君教,号西华。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授太常博士。当时朝廷举行祭祀大典时,因为原来的档案资料保存不善,字迹不清,卢明诹一一给予考证修订,重新编成了二十卷的操作章程,使以后有了依据。他奉命代表朝廷去湖北崇阳祭祀退休去世的老臣汪宗伊,汪的家人给他送了礼物,他坚决不受。汪的家人追送到蒲地,他写了一首诗给汪家,礼物依然不收。升为刑科给事中。当时倭寇犯边,他写了六条对策,得到皇帝的嘉奖。

内侍顿隆犯罪,已进入司法程序,皇帝下令赦免。滇南地区每年有进贡矿金的数量,皇帝原来同意减少,不久又恢复原样。卢明诹认为,这两件事都办得不对,就向皇帝上书反驳。因此得罪了宦官。他又上书,要求召回正直的大臣张栋、钟羽正、万国钦等二十多人。皇帝均置之不理。对他回报是:回家休息吧。万历二十二年,任命为户科给事中,对朝廷在倭寇侵犯朝鲜的对策上,提出不同意见,虽然不被采纳,事后证明是正确的。皇帝让大臣推荐阁臣人选,他和顾宪成等人推荐了王家屏,不合皇帝的心意,顾宪成被贬谪。卢明诹认为皇帝做错了,又上书反对,皇帝大怒,下令开除了卢的公职,回家去当农民。这时,卢明诹只有三十多岁。但是,他认为坚守了心中的道义,自己俯仰无愧。后来,卢的父母相继去世,他非常悲痛,亲自参加坟墓的建造。尽管朝廷里有人向皇帝推荐卢明诹,但是再也没有复职起用。他一直在黄岩杜门著书,去世时只有四十五岁。到了天启皇帝执政时,赵南星提出,当年对卢明诹的处理是错误的,应予平反。皇帝同意,追赠卢明诹为光禄少卿。

应大猷在明史里没有单独立传,但他的事迹,比一般立在列传中的人物还要多,只是交叉出现于其他人的列传之中。考虑到浙江和台州的名人传中都榜上有名,所以,将他也写入这个系列之中。

应大猷(1487-1581),字邦升,号容庵,仙居厦阁(今名下各)人。童年时,就十分老成懂事。他在镇江当知府的外公非常喜欢他,在应大猷十四岁,就把他带到镇江,亲自教育。直到十八岁,才回到家乡参加乡试。二十一岁中举人。二十八岁中进士。朝廷刚准备任命时,他父亲去世,他遵守古礼,守孝三年。孝满,任命他为刑部广东司主事,但他希望就近迎养老母亲,朝廷改任他为南京刑部湖广司主事。

1519年6月,宁王朱宸濠发动叛乱,声称要攻打南京。事出突然,一时无人主事。南京兵部尚书乔宇牵头,在南京的官员,都统一听命于兵部尚书,应大猷临危不惧,积极调兵遣将,在其中担当了后方谋划指挥的作用。叛乱平息后,论功绩时,都认为应大猷排在兵部属官之首。皇帝特地赏赐白银十五两。因为在平叛中的表现,被越级提拔为文选司主事。应大猷坚持原则,工作中为同僚所忌,于是外调任广东参政,后任江西参政。

出任江西参政时,当地有一豪门,侵吞了公款数万,官府中的部分人也参与其中,而所缺款项,却由数万百姓分摊承担,数百户人家因此倾家荡产。应大猷顶住压力,以不纠错自己不上任的决绝态度,坚决给予纠正,退还百姓钱财。当地一个退休的内阁高官,回乡后建造豪宅,十分张狂,当地官员来访,从来不开大门。应大猷到当地视察工作,依例去拜访此人,结果该退休官员也像以前一样,只开侧门迎接。应大猷站在中门前说,我是堂堂朝廷命官,到民宅去访问,哪有走小门的道理?让手下人去打开中大门才进去。这位退休官员因此忌恨他。

因为老母亲希望他回家服侍,他坚决要求辞职。回仙居后,侍奉母亲十二年,杜门谢事。朝廷官员们纷纷向皇帝建议,起用应大猷。

应大猷后来屡有升迁。任云南右辖转广东左辖,巡抚滇广,当地豪强习惯上都以贿赂巡抚的办法而为非作歹。应大猷坚持原则,清廉刚正,绝不与他们私下交往。豪强犯法,照样依法处理,使他们的行为有所收敛。任副都御史巡抚四川,当地都蛮叛乱,应大猷调兵遣将,出其不意,直捣叛匪巢穴,杀敌千余人,保障了地方安宁。以副都御史衔巡抚山东。嘉靖二十九年(1550),北方敌寇入侵北京,形势十分危急。而山东尚未得到支援北京军令,官员们担心打仗胜负难料。应大猷说,君父有难,臣子怎能等待观望?亲自带领三万兵马火速驰援北京。当时,各地勤王部队有十多万人,只有山东部队纪律最好、战斗力最强。

应大猷升为吏部侍郎。当时的惯例,作为副职的侍郎,只挂个名,官员的升迁考核,都由尚书说了算,也从来不开会讨论。应大猷到任后,说:我虽只是一个副职,但是,如果公事都不知道,如何负责?官员的升降,事关国家利益,必须公开透明,否则,如何体现公正公平?坚决将原先的陋习改变。

应大猷升为刑部尚书。当时,皇帝亲自督办的案子很多,以前的刑部官员,在处理这些案子时,无不揣摩皇帝意图,竭力上纲上线,从重从快结案以自保。应大猷坚持依法办案,说,我只知道守住三尺法而已。严嵩掌权的时候,常常以法律手段排斥异己,打击政敌。户部郎中孙绘,以清慎闻名,却被太监诬陷,移送刑部处理。应大猷在了解事实后,坚持认为孙绘无罪,应该立即释放。严嵩于是背后指使人上书皇帝,指责应大猷包庇罪犯,没有原则立场。于是,应大猷被免职。

应大猷为官五十余年,端洁仁恕,始终如一。他人有一点点优点 ,就到处表扬。家无余财,却乐善好施。被免职后,闲居于家,当地官员来访问,也不愿见面。而事关当地百姓大利益而人们不敢说的,他则仗义执言。退休后,朝廷曾经三次派人来慰问。去世时,年九十五。

应大猷兄大经,官学博。弟大桂。子存初、存性、存卓、存素、存征。孙汝化、朝卿、世功、世科、彦卿,在官场上都有好名声。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