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音乐, 给我们戴上了“王冠”

2019-01-11 09:42:5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楚门管弦乐团正在演出。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王冠担任楚门管弦乐团的指挥。

业余爱好,职业态度

说起楚门管弦乐团,一定离不开一个前缀:台州市唯一的民间管弦乐团。乐团指挥王冠先生,对这个前缀非常自豪。

这个由管弦乐爱好者组建的团体,如今不仅是楚门的骄傲,而且成了台州市一张醒目的名片。“台州之前有过民间弦乐团的,温岭有过,但是后来没有继续。更早之前,玉环也曾有过一个‘汽运乐团’,那是我的前辈,叶益平先生和他的哥哥组建的,现在这个管弦乐团,也是在两位叶老师的建议、支持中诞生的。”

楚门管弦乐团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纯粹的西洋乐器乐团,可以演奏管弦乐作品。“虽然达不到交响乐团对乐器编制的要求,但作为民间乐团,已经非常不容易。”

这份感激之情,正是乐团之所以成立并越来越团结的情感基石。不只一个团员和王冠感叹过,在小城市玩管弦乐,最痛苦的就是找不到组织,没有伙伴,因此能成为乐团成员,非常幸福。

49岁的王冠同样对此感同身受。

王冠正式成为音乐人,是2000年以后的事。在此之前,他是小提琴爱好者、部队文工团电声乐团作曲人兼指挥。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玉环物资局。音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他的业余爱好。

在改革开放初期,大家都忙着改善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质量,他忙于工作,无暇兼顾音乐。然而,时代洪流在千禧年之交,让他成了下岗者之一。

“那个时候,又开始和音乐圈的前辈、朋友们接触,再捡起音乐,没想到就一直坚持到现在了。”王冠回忆。

2014年12月1日,王冠和好友们一拍即合,组成了12人的管弦乐团,起初团队里还有民乐乐手。此后,经过和叶益平等人的商议,大家决定打造一个纯西洋管弦乐团,保留了其中8位素质不俗的乐手,并慢慢招募新的成员。到目前为止,乐团阵容已有42人。

“乐团的起点很高,成效也出乎意料得快,排练几个月,就出了节目,在当年县里的职工才艺大赛拿了第一名,成绩为大家的热情提供了最大的保障。”

虽说是业余乐团,但所有人的态度,和职业乐手毫无二致。每周一聚会排练,雷打不动,遇上大型演出任务,还会加班排练。

对于乐手的付出,王冠很感激也很感动。他尤其感谢负责铜管乐的几个乐手。

“弦乐爱好者各地都有,但铜管乐器很少有人练。我们的铜管乐手,是从丧葬乐队中挑选来的。有时加班排练,其他乐手是向工作单位请假,而他们,推掉一次工作,就是一次直接的损失。但从来没人抱怨过。”

美丽玉环,美丽音乐

管弦乐团的演出状态,是外人无法想象的美妙滋味。这是每一个乐手乐此不彼最大的回报。

王冠仍以铜管乐手举例。

“有一位乐手,在丧葬乐队中是出色的高音萨克斯演奏者,可刚来乐团的时候,愣是吹不响萨克斯。他的压力在于,以前他只需完整地吹完一首曲子即可,而乐团的演奏完全是另一种模式,要把自己藏到所属的声部里,与其它乐器共同完成一首曲子。”

这种演奏看起来需要牺牲自我,而当大家纯熟地投入演奏时,每一个人都得到不足为外人道的满足。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快乐的吸引力,让温岭、路桥的几位管弦乐手难以抗拒。他们每周一排练时,都会自驾赶到现场。

自从组建以来,这种满足感让乐团每一个人始终处于兴奋状态。他们积极排练,每一年排演的新曲目多达十几首,效率与完成度非常惊人。

王冠告诉记者,一个业余乐团有如此高的成品率,最大的开支不是场地、乐器等方面,而是乐曲。

“因为乐团是自发组织的,不计报酬。为了达到更好的演奏效果,每首曲子我们都要请著名作曲家重新谱曲,把弹奏难度稍稍降低,但又不失曲子原有的味道。请外面的作者创作、改编,一首曲子就要花费8000元至1万元。”

好在随着时间推移,原创曲目也成了“淘宝商品”,他们得以选取批量发售的曲目。但这一项开销现在也已降低,因为他们拥有了越来越多的原创曲目。

“主要是叶益平老师创作的,我也逐渐创作了一些作品,因为曲目工作量很大,对乐队成员的要求也很高,所以磨炼到现在,我们也算渐入佳境。”

进入2019年,乐团在排练计划中新增了18个曲目。这里面有为了乐清湾大桥通车创作的《歌吟玉环》,还有为了弘扬郭口顺老人事迹创作的《哨所姑娘》等等。

在原创曲目中,以楚门为题材的乐曲是王冠和成员们最喜欢的作品。

“这些曲目基本都是叶益平老师写的,比如《老东门》《古镇的河》《小镇风情》《楚门情诗》等等。我们乐团以楚门人为主,演奏关于楚门的原创音乐,当然特别能投入其中,演奏出情感。”

除了乐团的事宜,王冠的主要职业是辅导音乐生。他特别欣慰的是,他和乐团成员们由音乐牵引出的情感,在那些不同年龄的学生身上也同样浓郁。

一位高三学生家长转告王冠的事,让他特别开心。

“她说儿子经常会在做完作业后拉小提琴,妈妈很好奇儿子那么累怎么还想着拉琴,儿子告诉她,他拉琴是为了排解压力,享受音乐带来的放松。”

王冠强调,这种心情,才是学音乐最主要的收获,考级、考试,都不应该是孩子们学音乐的目的。

一年到头,王冠除了每周二、周四能陪陪女儿,其他时间不是培训就是排练,被音符充斥的时间,密不透风。

“我们非常珍惜已有的成果,现在镇里特意在文玲书院为我们留了场地,而且今年党代会之后,县里的四套班子还要组织来看我们演出,认可我们是楚门文化事业发展的重要一环。我们哪有理由不好好排练呢。”

越来越稳定的管弦乐团,焕发出喜人的活力。年龄最大的团员62岁,最小的则是王冠12岁的女儿。在这些乐手之中,王冠依稀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他相信未来乐团将会延续强大的生命力。

他的名字,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成员们的一种成就感。因为音乐,为这些忙碌的普通人戴上了“王冠”,使他们的人生有了熠熠生辉的某一面。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