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代书家张直生

2019-01-13 10:16:30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叶艳莉

张直生先生诞辰九十周年书画展

书法作品

“神仙洞府”

双门洞摩崖文保碑

在温岭,有这么一位书法家,是温岭、台州、浙江书法史上绕不开的一个人物,曾获得了诸名家巨匠的赞誉。

潘天寿先生评价曰:“所寄行书习作,功力笔趣,君极好,至为难得。”

沙孟海先生评价曰:“手示,字迹清隽熟练,不是对书法修养有素,写不出如此好字,钦佩之至。”

启功先生评价曰:“接读手教,不啻空谷足音,异常欣快!此鼓舞者,在今书风群追古奥、纠缠之时,获见舒眉展眼、心平气和之字,能不如服一剂清凉散耶?”

王蘧常先生评价曰:“尊草卓有古致,知于书学深矣。”

这位书法家,就是张直生先生。

手迹亮相于名胜古迹中

张直生(1923-1997年),号野萍,温岭市泽国镇人,曾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浙江分会理事、温岭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浙江省考古学会会员,浙江绍兴兰亭书会会员,宁波诗社社员,原龙渊印社社员。

张直生先生是温岭老资格的文化人了,他的一生辗转于温岭文化部门的各个岗位,曾任温岭图书馆馆长、温岭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兼办公室主任等职,为文化事业奉献了一生。

吾生也晚,未曾得晤先生。但手边张直生先生所著之《温岭文物简志》、《温岭书画印人录》,却是须臾不离的工具书。行走于温岭,张直生先生手迹又常常亮相于名胜古迹之中,赏心悦目。一种精神上的契合与愉悦,让人顿生虽未面晤而神交者亦能心心相印之感。

生活极节俭

张直生一生坎坷,2岁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孙,曾自号“苦庵”。尤其晚年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是难堪,先生每每提起这位感情甚笃的孙子,都止不住泪眼婆娑。

张直生先生的生活亦极节俭,他曾在自己的日常开支记录本封面上题字:“量入为出,精打细算,细水长流,留有余地。一九七六年”,“勤俭持家。一九七八年五月”。

诞辰九十周年书画展在温岭开幕

张直生先生唯一的奢侈是吸烟,左手食指和中指总夹着一支香烟,从晨起直至夜寐。

他为人有着老知识分子的风骨,律己甚严,待人至诚。他曾在印文中自表:“学习,勤学苦练;工作,埋头苦干;生活,艰苦朴素;对人,苦口婆心。”他在自己专注书道之余,还不吝其力提携后进。如今温岭的书法界,得先生之惠者甚众。有人问他,你收了多少学生?他说:“学无止境,我自己是一个毕不了业的老学生,收学生我不敢当,有兴趣学写字的,我很高兴和他们成为忘年交,一起学习,共同提高。”

张直生先生之德,张直生先生之情,为世人所誉所忆。2014年元旦,张直生先生诞辰九十周年书画展在温岭市文化馆展厅开幕,先生遗墨雅集一堂,让人大饱眼福。真草篆隶、书印、国画、速写,佳作荟萃,方知张直生先生之多才多艺,在书法之外的其他领域,亦有造诣。

自幼雅好书画,得沙孟海等指授

张直生自幼雅好书画,求学于台州中学简师部时,得著名书画家蒋玄佁启蒙,开启了五十余年的艺术生涯。后来,又得余任天、潘天寿、沙孟海等诸先生指授,转益多师,潜心自学,遂得大成。其书自颜、柳楷书入手,以二王为宗,上追秦汉,下涉唐宋,旁及明清诸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变法创新,自成一家。

张直生先生最为人称道的,还是行草。其结体富有变化,错落有致,密处密不透风,疏处疏可跑马。其笔法挺拔凝重,遒劲秀丽,入木三分。观其书法,俨然置身于一树树梅花之中,铁石一般的苍劲躯干上,绽放朵朵繁花,让人心神为之一清。书品即人品。黄宾虹曾说:“人品的高下,最能影响书画的技能。讲书画,不能不讲品格,有了为人之道,才可以讲书画之道,直达向上以至于至善。”有了如梅般的人品,才有了如梅般的书品,观之忘俗,让人生出向真、向善、向美之心。

曾经满街之招牌皆出他手

张直生先生书法多为私人珍藏,但是不要紧,想欣赏张直生书法,并不难。温岭大地,处处有他的翰墨香。

曾经,温岭满街之招牌,诸如温岭大会堂、温岭饭店、温岭宾馆等等,皆出张直生先生之手。温岭著名景点长屿硐天,更少不了先生的点晴:观夕硐内,“泉声石韵”笔走龙蛇,潇洒飘逸;双门硐内,“神仙洞府”从容舒展,风神雅健;双门硐下硐门侧,“是洞非洞适成仙洞,有门无门乃为佛门”对联沉着流丽,挥洒自如。其他诸如温岭新河锦鸡山之“流云”、“滴翠”等摩崖石刻,大溪流庆寺“不二法门”两侧之对联,“双门洞摩崖”文保碑等等,皆是先生手笔。

“愿与名山同瘦秀,不随流俗共沉浮”,张直生先生曾借一凉亭对联表达了心中所愿。如今,张直生的书法已与温岭山水同在。他亦曾希望等他百年后,找一处悬崖峭壁凿一个硐,置骨灰于其中,然后在岩石上刻上“张直生埋骨处”,这样,便真正是化身山川了。虽最终按照时俗的做法安葬,但先生之风,足以令人感怀了。

先生已逝,然先生未远,见字如晤,便仿佛与先生对谈。你也可以相信,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