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让每一位市民爱上电影

2019-01-13 10:20:51  来源:台州晚报  

>朱云辉

>台州电影博物馆馆内场景

>朱云辉做客千禧读书会,讲述台州电影发展史包建永摄

>社区里开了电影院

>花大钱从各地收集的电影海报

>朱云辉筹备编印《台州电影志》《临海电影志》

崇和,意为亲善友好。

崇和影城,是一个从电影市场低迷期突出重围的院线品牌。

崇和情怀,是一项让老百姓拍手称快的社会电影放映工程。

崇和模式,是永远不会停下的改革脚步,是电影文化产业发展走出的一条新路子。

这艘院线航母的掌舵人叫朱云辉,临海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经理兼任临海市崇和影城有限公司董事长、台州电影博物馆馆长,他最大的梦想就是——

过去的几年,是台州电影业发展的“黄金期”。

影院大片云集,影迷大快朵颐。下班了去看场电影、无聊了去看场电影、有事没事去看场电影……看电影,成了当下最潮的休闲娱乐方式。全市总体票房更是史无前例的一年高过一年。

盛景之下,也伴随着行业内的激烈竞争。

多厅影院遍地开花,超级影院则伴随着万达、银泰、青悦城等综合体逐步进驻。大批旗舰影院的崛起,使得观众分流愈加明显。在各家影院感叹“人气不足”时,崇和系列的四家影院却逆市飘红,去年一年总观影人数高达90多万。

从早期的一厅式影院,到如今的多厅影院;从大片、好片难得一见,到全球同步、选择多样——大浪淘沙中,“崇和”独辟蹊径,走出了一个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兼备的全新发展模式。

【激情】“崇和”版图越做越大

在朱云辉看来,若不是一次次危机的刺激,“崇和”也不至于发展到今日的规模。

1993年,中国电影市场低迷不堪——电视、录像的普及,使得人们对设备陈旧、影片更新不及的老影院失去了欲望。

这样的境遇下,朱云辉接手了一架老朽马车——临海电影公司。

凭着年轻人的改革闯劲和不服输的性格,朱云辉率先在全省电影系统内部进行人事和分配管理制度的改革,打破“大锅饭”和“铁饭碗”。在经营目标责任制、人员聘任制方面采用末位淘汰等机制的激励下,员工们的积极性大大提升。

1998年的《泰坦尼克号》和2000年的《珍珠港》这两部影片,临海影院的票房跻入了全省前十。这让朱云辉意识到,原来,台州并不是电影没有市场,而是缺乏一流的环境、一流的设施、一流的影片,无法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

于是,朱云辉想效仿杭州庆春影院,上马多厅放映,打造国内一流的硬件设备设施,实现全国同步上映。

2001年,临海市区东扩,新老城区结合部将建崇和商城和崇和门广场,在规划里,商城会有一家影院。朱云辉觉得,时机来了。

在统一内部员工思想认识的基础上,影院打破体制上的界限,筹资1200万元组建了由公司控股的临海市崇和影城有限公司,并加盟浙江时代院线。

2002年4月,崇和影城开张。这是国内县市首家多厅影院,也是浙江省内开出的第三家多厅影院。

从那时起,朱云辉带领的“崇和”,就像“开了挂”一样。

2010年、2013年、2016年,椒江新崇和影城、临海崇和大洋影城以及临海崇和江南影城先后建成。新崇和影城是省内首家由县级公司兼并地(市)级公司影院资产开设的影院;大洋影城成为台州市影厅数最多的影院;位于伟星城的江南影城,是全省第一个上规模的社区影院。

“影院经常伴随着大商城综合体出现,而在我的构想中,‘崇和’系列影院本身就是个文化综合体。”朱云辉的发展理念,总是独特又超前。

崇和大洋影城纳入了新华书店与电影博物馆,崇和江南影城不仅配备书吧、咖啡吧,还有3个影K吧,这在全国都是前所未见的。与此同时,朱云辉加快对原有影院的改造升级,引进杜比全景声音响设备、扩容增厅、激光放映、高端座椅……仅去年一年,就投入400多万元。

凭着满怀激情,“崇和”一路高歌,成为了台州响当当的本土影院品牌。

【热血】留住台州电影记忆

40多年的摸爬滚打,朱云辉的骨子里,早就深深烙上了电影人的印记。一切关于电影的事,对他来说,都是有意义的事。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各地的电影公司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在一次次聚会上,听着前辈们的声声叹息,朱云辉内心萌发出一个感性又大胆的想法——办一个台州电影人的博物馆!

在台州市、临海市两级民政部门和文广新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17年,台州电影博物馆正式开馆,馆址就设在崇和大洋影城。朱云辉将自己经历的,以及行业前辈们参与的有关台州电影历史的点滴,都汇集到了这间博物馆内。

影城的走廊里,安放着上世纪30年代到本世纪初不同型号的电影放映机,农村电影放映模拟场景,地上摆放着电影胶片的铝盒。透过桌面玻璃,珍贵的电影剧本、电影老海报、老照片、手绘幻灯片、各类奖章、奖状闪耀着昔日的荣光。

“博物馆一般都是单独而建的,但是人流量较少,而影院人气旺,观众在观影前后又有空闲时间。”台州电影博物馆副馆长周孝明说,把博物馆建在影院内,不但充分利用了影院的空间,还能增加博物馆的人流量,效果更好。

博物馆里展示了近700余件藏品,其中有珍贵的文字记载,还有老旧泛黄的图像定格画面。这些藏品来源不一,其中有大部分是老放映队、老电影工作者和收藏爱好者捐赠的,还有小部分是通过市场购买的或从别处借的。

展示橱窗里有一块题自抗日名将唐伯寅(湖南人)、刻有“两湖会馆”四字的石匾额。“两湖会馆”,不但是台州最早电影放映的固定场所,也是台州影剧院的前身。

在这里,许多跟台州电影相关的城市记忆,仿佛一幕幕电影片段不断再现。

博物馆火了,朱云辉却有了新的烦恼:手头还有那么多珍贵资料,不能在博物馆里展示、无法传承下去,那么多同行、前辈,不可能每个人都在博物馆里留下印记。

2018年,朱云辉又有了新的动作——编写台州电影志。

这一年,他的足迹踏遍北京、河北、江苏、上海、杭州和市内行业前辈家里,收集海报资料、调查研究。这一腔热血,燃起了台州电影人的兴奋劲儿。三门的陈云林捐出了珍贵的印着12枚国家级印章的奖状,原台州市电影公司经理张国荣、原人民影剧院经理杨陪山、原椒江市文化局副局长卢汝谋主动提供相关文字及图片资料,帮忙捋清时间线填补空白……

“目前,电影志编写已经完成三分之一了。”朱云辉存了个私心,他说这是他代表台州电影人给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献礼。

【情怀】“点亮”百姓夜生活

作为一个从16岁起就和电影打交道的老影人,朱云辉有着大情怀,也一直为如何使更多的群众看到电影、看好电影而探索和努力。

2005年,临海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在崇和门西广场架起了固定放映银幕架,设立了广场休闲“电影角”。这一放,就放了13年。每年的5月到10月,每天傍晚只要是天不下雨,临海崇和门广场的露天电影总是准时开场。

不止是崇和门广场,在临海的市政广场、大洋社区、白水洋镇区等地,都有这样的“电影角”,观众大多数为中老年居民和外来打工者。13年的时间,看电影成了他们的习惯。

数字电影、3D电影好看,但高票价又使部分观众难进影院门,怎么办?在实际调研的基础上,朱云辉摸索出了独具特色的“四个面向”电影放映网络——面向影迷和青少年观众的崇和影城时尚精品电影、面向低保群体的社会公益电影、面向大众的城市广场电影、面向农村的“2131”村(居)电影。

低保公益电影,是其中一项最具意义的文化惠民活动。在台州电影院特别开出一个能容纳近200人的影厅,每天晚上以及每周六、周日下午都有一场精彩的电影,这一举动,在受助群体中广受好评。

电影下乡,改变了大部分村民的生活方式。“只要天晴,我们公司的电影放映队就会一村一村地走过去。”朱云辉说,临海市近千个行政村,没有放映队走不到的地方。去年一年的放映场次,达到了11660场,完成每村每月看一场电影的“小目标”。

而影院升级更换下来的300多把座椅,成为朱云辉对村民们的馈赠。大田街道大屋村的文化礼堂换上这批座椅后,看电影的人更多了,村民们乐呵呵地说:“农村看电影,也像城里那么享受了!”

让看电影成为不同层次市民触手可及的文化享受,朱云辉已经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