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先秦诸子话和合(七): 底层理想主义者墨子

2019-01-15 09:40:5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先秦诸子中,墨子是最为特殊的。这种特殊性无论是从出身,还是从观念的角度来说,都非常明显。就出身来说,按照我们通常的说法,墨子是代表小手工业者,“农与工肆之人”,也就是来自底层社会的声音。从思想角度来说,我们所看到的大体都是精英的表达,墨子是“百家争鸣”时代里真正的思想自由和解放的一个标志。

作为一个出身于底层的思想者,墨子思考的问题自然是跟精英阶层有着重大的差别。所谓的“墨子十事”,即兼爱、非攻、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乐、非命、节葬、节用等十个主张,都很能直接地表达这种发自底层民众的呼声。

“非攻、非乐、非命、节葬、节用”等五个主张,是从否定的角度出发的,也是和民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非攻”,表达的是对战争的厌恶。古往今来,战争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底层民众,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墨子对战争的否弃是很直接的。“非命”,是对宿命论的挑战,反映了民众自我意识的觉醒。“非乐、节葬、节用”,则是对奢侈享乐的贵族生活的否定。

“兼爱、尚贤、尚同、天志、明鬼”这五个主张,则是从正面来言说的。如果说前面五个否定的呼声,是主要站在批判现实的层面而言,肯定的表达则传递出墨子对于现实社会政治的基本建构。“兼爱”作为墨子最为核心的观念,很明显地表达出作为底层民众对于爱的这种情感的普遍性需求。这是一种和合的表达,也可以说是最为广泛意义上的和合。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说,这种超越一切阶级、社会限制的爱是很难成立的。由此,这样的和合可能也仅仅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但是,对于墨子来说,这就是他认为最为应当的一种形式。那么,如何能够达到这样的兼爱境界呢?在墨子看来,这就需要“尚贤”和“尚同”,“尚贤”和“尚同”是兼爱理想得以实现的政治保证,也是他对于政治和合的一种基本设定。而“天志、明鬼”,则是这样的一种政治体制能够得以顺利运作的保障。诉诸于天意、求助于鬼神,这也是普遍民众的一种思维特点。也正是因为如此,使得整个墨子的思想和墨家的团体,都有着非常强烈的宗教精神,这在先秦诸子中是独树一帜的。墨子的观念,恰恰代表了那些不被重视的“底层”者对于社会生活的基本设想和社会价值的基本呼唤。

对于这样的价值理想,墨子不仅倡言了,而且身体力行去推广。这里有一个小故事。墨子为了推行仁义,鞠躬尽瘁,自己每天都弄得很憔悴。有一次,他的一个老朋友因为心疼墨子的这种行为方式,就对他说:“现在天下都没有人行仁义了,你又何必独自苦行仁义?不如就此停止了吧。”墨子听了之后说:“比如说,现在这里有一个人,他家里有十个儿子,但只有一个儿子耕种,其他九个都闲着。耕种的这一个人不能不更加用力干活啊。为什么呢?因为吃饭的人多而耕种的人少啊。现在天下没有人推行仁义,你应该勉励我行仁义,为什么还制止我呢?”这就是墨子的独特精神风貌——一种兼具儒家“知其不可而为之”和为“兴天下之利”而“摩顶放踵”“赴汤蹈火”的宗教式献身精神。所以,我们在后来的墨家团体中,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到这种类似于宗教信仰的强烈的精神意志。庄子曾讥评“其生也勤,其死也薄,其道大觳。使人忧,使人悲,其行难为也”。尽管如此,墨家却“使徒众”,能成为显学,这恰好反证了墨者具有超乎常人的精神意志力。他们景仰大禹治水之功和“形劳天下”的精神,履行“以自苦为极”的“禹之道”。

这种身体力行的精神,也是后来鲁迅先生非常推崇墨家的重要原因。鲁迅为什么会喜欢墨家?考虑到鲁迅所处的特殊时代,我们就很能理解了。鲁迅是处于一个极度需要“中国的脊梁”的时代,这种脊梁所需要的就是一种担当和献身的精神,唯有如此,才能让人在黑暗中看到前行的希望。这也是墨子的精神价值所在。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