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洪颐煊兄弟等:万里江山酒一杯

2019-01-22 10:09:1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在文字狱的巨大阴影下,称之为朴学的考据学进入了全盛时期。

宋世荦(1765-1821),字卣勋,号确山,临海人。十五岁补弟子员,“性颖悟,读书过目不忘”,有神童之誉。

他是乾隆五十三年(1788)的举人,后来从教习提升为福建大田知县和陕西扶风知县。扶风县地处川、藏交通孔道,官府驿站需要的人役、马匹都由当地百姓无偿提供。这些开支,都摊派到土地里,名叫“公局”。宋世荦上任以后,根据实际情况,作了许多改革,使之更为公平合理,官府没有从中妄取一分利益。当时,陕西刚刚平定了以传教为名的匪乱,州县许多官员都以捕获教匪的功劳得到提升。扶风县有平民在家里举行宗教仪式,被怨家诬告为谋反,州府紧急下令,全部逮捕。宋世荦一审问,全是良民,当堂全部释放。他在扶风为知县近七年,“廉声卓著”。离任时,“惟藏书万余卷,金石鼎彝而已”。罢官回家后,精心钻研学问,在经训、声韵、假借方面,深有研究。

宋世荦著作有《周礼故书疏证》六卷,《仪礼古今文疏证》二卷。他最大的贡献是保护和留存台州地方文化。著有《台郡识小录》十六卷,刊刻《台州丛书》,使许多乡邦文献得以流传,首开浙江刊刻地方丛书之先河。

金鹗(1771-1819),字风荐,号诚斋,又号秋史,临海人。优贡生。他博闻强识,精通《三礼》之学,以经学闻名于世。他馆于山阳汪廷珍府中,与他一起析难辨论,写成《礼说》二卷。嘉庆二十四年(1819),在北京去世。所著《求古录》一书,包括宫室、衣服、郊祀、井田等内容,将汉代、唐代等历代的说法一一罗列,条分缕析,详细考证,辨别真伪。金鹗曾经编辑《论语乡党注》,厘正旧说,颇有新意。他去世后,这些文稿都散佚。当时的经学家陈奂经过千方百计搜罗,终于找回文稿(部分),重新编辑为《求古录礼说》十五卷、《乡党正义》一卷。近人学术宗师章太炎认为,浙江近代考据学者,大多以金鹗和沈涛为宗。

李诚,字静轩,黄岩人。嘉庆十八年(1813)拔贡生,任云南姚州州判,最后任顺宁县知县。他著有《十三经集解》二百六十卷,采集汉代以来,包括唐宋各家的解释,加上当代人的新见解,集其大成。他曾经说,关于水的著作,从郦道元的《水经注》以来,代不乏人,但是,关于山的著作几乎没有,于是作《万山纲目》六十卷。又作《水道提纲补订》二十八卷、《宦游日记》一卷、《微言管窥》三十六卷、《医家指迷》一卷。

台州入《清史稿》的仅有十一人,其中临海的洪坤煊、洪颐煊、洪震煊三兄弟就占了三席,世称“三洪”。

长兄洪坤煊(1760-1792),字载厚,号地斋。好读书,才气奋迅,精训诂之学。乾隆五十七年(1792)中举,在发榜十多天后因病去世,年仅三十三岁。是后世所称学术的“浙东三杰”之一。著作有《尚书补义》《诗经补注》《读左须知》《群经宫室图考》等。

二兄洪颐煊(1765-1837),字旌贤,号筠轩,晚号倦舫老人。年轻时,即苦志力学,与兄坤煊、弟震煊同读僧寮,每夜借佛灯围坐,谈经不辍。洪颐煊才学过人,得到浙江学使阮元的赏识。嘉庆六年(1801)拔贡生,官直隶州州判、广东新兴知县。更多的时间,是做幕僚。但毕生的主要精力,在学术研究上。他好藏书,在岭南任职时,广泛收购当地旧本,累计有三万余卷。他收藏的碑版、青铜器有两千余件,多世所罕见。洪颐煊在巾山脚下建筑了小停云山馆。故居尚存。著有《筠轩诗文钞》十二卷、《台州札记》十二卷、《倦舫书目》十卷、《经典集林》三十五卷、《读书丛录》二十四卷、《管子义证》八卷、《诸史考异》十八卷、《汉志水道疏证》四卷、《孔子三庙记注》八卷等。

三弟洪震煊(1770-1815),字百里,一字杉堂,与兄颐煊深得阮元赏识。嘉庆十八年(1813)拔贡。“性孤介”,对《昭明文选》有精深的研究,治学非常严谨,不贪多,唯求有独到见解。著作有《夏小正疏义》《毛诗考证》《石鼓文考异》等。

洪氏三兄弟因为学术上的成就,皆饮誉士林。对台州的地方文化,亦贡献甚大。

清代不但是中国文化的低谷,也是台州文化的低谷。以文进士为例,台州宋代587人,元代9人,明代271人,到清代,断崖式下降到38人。这同发生于顺治九年的“两庠退学案”有关。

明清时期,州县一级,都有官办的州学、县学,里面的学生称生员,俗称秀才,也是官员的后备人才,取得了考举人和做官的资格。对生员,政府和社会都赋予许多特权,如可以不拜官员,官府不得对之行刑等。

临海生员赵齐隆和他的弟弟赵齐芳,被官府告知欠了白榜银未交。事实上,赵氏兄弟此前已经上交,只是被临海粮役蔡寰贪入私囊。台州知府郭曰燧谓各级县政府催征不力,便遣衙役将未交的生员尽行逮获,赵齐芳也在被抓之列。郭知府为了杀一儆百,不顾赵的申辩,首先在赵身上开刀,对之严刑毒打。赵齐芳伤重,出知府衙门即死亡。

这一恶行,激起台州各地生员的义愤:即使要对生员行刑,也得首先革去他的生员之资格。而现在人被打死,凌辱斯文,物伤其类,于是,台州府县两级秀才集聚到州府衙门前集会抗议,要求集体退学,对官府施压。这是台州历史上最有名的学潮。

但是,朝廷和省府县三级官府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定这是动乱,必须镇压。并以“诸生近海,谋且叵测”为理由,罗织成狱,将为首的水有澜、周炽以及赵齐芳之子赵鼎臣等尽行逮捕解京。京审定案,为首的水有澜和周炽被绞杀,其余四人死于狱中,两人死于转解途中,六十人流放辽东上阳堡等地劳动改造。次年三月又行文台州,要求罪犯妻子一同流放。前后牵连被逮者将近四百人,“谳官不分皂白,锻炼成狱,冤无可诉。”此案历十年始解,遁回者十分之七,死亡者十分之三。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张鸿渐》,即以台州“两痒退学案”为素材创作的。

自清顺治两庠退学案以来,仅临海乡科就绝榜43年,自乾隆四十年(1775)后,临海县进士绝榜102年,一时读书士子殆尽。雍正四至十年(1726-1732),清政府又以浙江的知识分子“风俗浇漓,人怀不逞”为由,停止浙江的乡试和会试。

直到同治三年(1864),刘璈出任台州知府,在他任职的七年中,他致力于地方教育事业,文风重振,终于在光绪朝结出硕果,台州17人中进士,占清代全台州进士38人的近一半。《台州府志》对他充分肯定。民国时期,台州人才辈出,人们怀念先贤,饮水思源,即以府城大街命名为刘璈以纪念。

括苍山常在,椒江水长流。台州人不能忘记刘璈知府。

探索历史真相,即是再现人性的种种可能。本专栏历时近一年,一共写了110多位被载入二十五史的台州人,到今天全部结束。谢谢!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