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不是每一个“白娘子传奇” 都可以配一个“新”字

2019-01-22 10:10: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我给《白蛇:缘起》(以下简称《白蛇》)差评的理由是——讲了一个让人尴尬的故事。

一部类型片佳作,是不需要向观众解释的。

我听到不少人为《白蛇》解释:来,听我说,在现在的环境下制作出一部如此精良、如此中国风的动画大制作,你知道有多难吗?你知道《白蛇》里面有多少致敬经典电影(不只是动画经典)的桥段吗?里面有多少融合了东西方风格的动画技术吗?

看《千与千寻》时,我不必学妖怪学,也不必仔细寻找线索,也感受到了动画世界中独一无二的东方魅力。说不清道不明那是什么风格,但我知道那是导演原创的风格。

最关键在于“想象力与剧情的把控度”,我认为这是动画片最具魔力的手段。《寻梦环游记》《飞屋环游记》《机器人总动员》等动画经典,体现出了强大的想象力。所谓强大,是形散神不散,天马行空但舞姿优美。

它们极度浪漫,但观众绝不会有“失控”的观感。

我指的是成年人观众。

看《白蛇》的成年人观众,除了特别热爱动画风格、美术技艺的,应该都明白我说的“失控”是什么意思。

当听到“许宣”这个名字,我以为会看到一个基于冯梦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之上的新故事。可是影片后半部分又出现了徐克《青蛇》以及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两大新版“白蛇传说”的痕迹,中间一度让我看到了《功夫熊猫》的打斗,我以为会出现熊猫精。结尾还莫名其妙冲向了《泰坦尼克号》。

不说我不懂动画风格的混乱,光是这种蜻蜓点水还乱点的剧情,如何让我这样热衷看“白蛇故事”的观众集中精神呢?

“白娘子”这个热门IP,到明代冯梦龙笔下时,已经转过很多手了。仔细想想,非常有趣的是,算上徐克、李碧华以及电视剧《新白》数次改编,每一个时期的中国民众,对这段“人蛇恋”都特别热衷。

无论是热衷于批判“少年人耽于色欲”,还是热衷于歌颂“真爱不分种族、阶级”,每一次有新版“白蛇故事”出现,大众都会端好小板凳,希望重温一次,渴望温故知新。

为什么大家这么爱看这个老故事?

我觉得,因为一部分人始终追求爱情,一部分人强烈想剖析人性。

许宣抑或许仙,他对白娘子到底是爱还是怕?白蛇对许宣是爱还是报恩,她对小青是什么情感?小青是不是也爱许宣?法海呢,他到底是真高僧还是偏执狂?

所有的改编,我认为最好的版本,是流于小众群体中的高口碑话剧《青蛇》(田沁鑫导演),求爱情求人性乃至求宗教信仰的,都在这出话剧前心服口服。

我想说的是,要想推出一次“新”白娘子故事,你必须抓住一个叙事重心。既然采用了动画片,你就应该让类型服务于故事。只要你的故事稳,叙事意图明显,那么你浪漫到宇宙去,观众都会紧紧抓着不放手,心随你飞扬。

可是动画片《白蛇》,把我拖入了一辆全新的大巴车,大巴车为了彰显中国风,连方向盘都是檀香木做的。这辆车行驶的道路极其不稳定,一会是光滑的柏油路,一会是高海拔的山路,更多时候,开在城乡接合部的土路上,窗外一会歌剧一会二人转,不时还出现《葫芦娃》风格的动画片,颠得我睡也不是欣赏也无能。

其实,全片已经在浪漫的角度上开辟了一些新视角了。许宣和白娘子抓着油纸伞飞翔,刺激了我到现在还幻想能实现的“飞仙”梦想。白娘子的眼神,忧郁、单纯、愤恨,好似小龙女、李莫愁合体,让我觉得算是性格全新的一款白蛇。特别是许宣在小船上和白娘子唱的那首歌,虽然有些“中二”中国风,还是很有些逍遥古风的自在风骨。

那只360°旋转头的狐妖,完全可以出独立电影了,鬼魅、魔幻、妖冶,整个“宝青坊”的世界观搭配,是全片最原创的风格。当然,我不能骗自己,这里面没有宫崎骏的事。至少是非常有想法的二次创作了。

如果没有那么让人尴尬的设置,多好。

我最受不了全片最后,反派、主角之间你吸我我吸你,我真是想替任我行大骂一句:吸什么吸?你们是神仙和妖怪吗?不丢脸吗?这么爱武术,你们练《葵花宝典》去好不好?

期待出品公司“追光动画”的下一部作品。要是不期待,我犯不着骂这一通。会有几个已到带娃年龄的男观众,满心期待地买票独自来看动画片呢?

祝下一部更好。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