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朱金木雕里的明清社会

2019-01-26 08:33:4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李林栋

临海朱金木雕。

仙居朱金木雕花板。

临海朱金木雕花板。

三门朱金木雕花板。

台州各地的朱金木雕各不相同,各有特色,受市场的欢迎度各不相同。三门木雕最受追捧,雕刻题材大多以《三国演义》等骑马打仗人物故事为多,以深浮雕见长,画面人物丰富、个体较大,刀口深、雕工精,矿物颜料运用较多,整体丰富、热闹,但贴金容易褪色,清洗不易。仙居木雕比三门木雕雕刻稍浅,题材大多反映古代生活画面,人物个体小,山石、场景描写较为丰富,具有文人画、山水画的韵味,贴金保存相对较好,不易脱落,完整度较高。临海等地木雕相对技艺稍差,雕刻人物呆板、器物粗陋,但金漆常外加彩绘,螺钿嵌刻是其一大特色。

我喜欢朱金木雕花板,一个重要原因是花板上隐含着丰富的明清时期的历史信息。朱金木雕中,制作最精美的往往是婚床的构件。在文化生活贫乏的古代,人们在一张床上耗去了大半人生,所以不管是功能还是式样都很受重视,工匠往往都是按照主人的喜好、要求和审美情趣去设计和制作,因而床花板最能体现主人的文化品位、审美情趣、价值取向、经济条件以及所处时代的工艺水平、世俗文化、科学技术等社会发展状况。

在传世的床花板中,雕刻内容大都是喜庆吉事、民间传说、风俗习惯等传统题材。我收藏的花板中,有的雕刻吉祥语的各类书法字体,从中可以看出主人很有才情,喜好金石、书法,是个雅士;有的雕刻《西厢记》《牡丹亭》等才子佳人故事,可见主人向往浪漫爱情,期待美满婚姻;有的雕刻书房陈设和博古图,说明主人品味高雅,喜好诗、酒、茶的闲适生活;还有的雕刻五子夺冠、独占鳌头、月宫折桂等吉祥图案,体现了主人向往仕途功名,期盼做大官、干大事的良好愿望;更有甚者雕刻着男女情爱、夫妻生活,这样的主人应该算是特立独行、个性张扬、很注重生活情趣的人。

从雕刻题材可以看出婚床所处的年代。在经济发达的清中期以前很少有雕刻人物的,而在清晚期和民国,雕刻题材基本上都是以人物故事为主。清中期以前,朱红饱满、金漆醇厚,而在清末和民国,金漆和朱红的质量则大不如前。

从花板漆饰的精美程度可看出主人的经济情况、家庭富裕程度。明清以来朱红和金漆价格不菲,家境不是很好的花床往往仅有朱红而无金漆,或是少部分金漆,更差的家庭仅漆普通生漆,没有半点朱红、金漆。所以仅从婚床花板的装饰情况,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家庭条件和经济情况。

还有的木雕花板漆着不同年代的几遍生漆,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才了解到,一些人家的祖上经济条件较好,结婚时制作了精美的婚床,到了他们这一代,家道中落,没有经济实力制作精美的婚床,于是把祖辈、父辈的婚床重新髹漆,给新人使用。多年后,如果这代新人也没有能力为自己的下一代制作精美的婚床,他们会把自己的婚床翻新,把虫蛀、鼠咬等地方补一补、换一换,重新髹漆一番,当做儿子的婚床。就这样,一张花床见证了家族几代的繁荣衰败、喜庆悲欢。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十里红妆”为代表的朱金木雕器物逐渐淡出人们的日常生活,其蕴含着的传统手工制作技法也日渐凋零。一些流传下来的朱金木雕器物也远不如昔。

现在,台州、宁波等地都在尝试恢复和延续朱金木雕。但是,现代社会,人心浮躁,朱金木雕器物缺乏实用性,传统艺术审美小众化,以及朱砂矿、石绿、靛蓝等朱金木雕的原材料匮乏,这些因素都制约着朱金木雕的发展。延续朱金木雕,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