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跨越古今的对话

2019-02-15 09:36:3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陈伟华

方匡水与他的书法作品。

首次展出书法新作80多件

这段时间,“君子九思——纪念柯九思诞辰728周年·方匡水书法作品展”在台州书画院举行。此次展览由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市文联、台州职业技术学院主办,共展出方匡水近期创作的书法新作80多件,至2月20日结束。

展览分为“五云来去”“其思无邪”“奎章鉴秘”“君子之交”四部分。“五云来去”包括柯九思的传记,侧重其历史评价;“其思无邪”是柯九思的诗文,侧重其文学内容;“奎章鉴秘”包括柯九思的书画、碑帖题识、题跋,侧重其书画鉴藏造诣;“君子之交”则包括同时代友人赠答柯九思的诗文,侧重柯九思的书画交游情境。另外还展出了方匡水的9件陶瓷书法作品,以及他近年搜集的与柯九思有关的史料,包括手稿、发表的论文等书籍。

“我以柯九思诗文集为题材,按照‘阅读书法’的展览思路,为此精选有关柯九思的诗文、题跋等资料,进行书法创作,并试图多维度展示柯九思的文化艺术风貌。”方匡水说。

亮相于展厅的《柯九思传记》,是方匡水的书法代表作之一。顿挫分明、形体方正、遒劲有力……字体为正楷,作品上有850个字,光是书写就花费了6个小时。该作品的创作,开始于2018年8月底,至11月底结束。方匡水初期创作作品用的是行楷书,写好后拿给朋友看,他们认为该文本是传记,字体应该庄重和严谨。方匡水听后觉得有理,就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在长达两个多月里,他全身心地投入创作之中,桌下堆满了一张张被他扔弃的纸。

除了这件作品外,另一件《柯九思送林彦清归永嘉诗》的创作难度也较大。在创作中,方匡水用宿墨,以大草八条屏的形式展现。他对作品的左右上下、大小空间的虚实,都认真对待。在写了300多张宣纸后,终于挑选出一张自己满意的作品。

研究柯九思长达五年

柯九思,出生于今仙居县田市镇柯思岙村,是台州文化史上一位重要的人物。他的造诣展示了台州文人在古代书画史、鉴藏史上的地位,凸显了台州地区的历史文化底蕴与内涵。其父柯谦,曾任翰林国史检阅、江浙儒学提举,是元朝仙居较为显扬的一个官宦。

2010年9月,方匡水在浙江大学从事访问学者期间,对台州历代名人进行了梳理,柯九思不知不觉进入视野,并成为他研究的关键性人物。

为此,他查阅大量资料,发现柯九思擅长于画山水、人物、花卉、竹石,尤精墨竹。

墨竹在中国绘画史上,是仅次于山水画的大画种。古代擅长墨竹的书画家比比皆是,文同是画墨竹的鼻祖。而柯九思在墨竹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他进一步突破和创新了“文同墨竹”的画法。柯九思还擅长书法,他别开生面地将中国古代的书法,融于画法之中,写干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或用鲁公撇笔法,将墨竹描绘得“各具姿态,曲尽生意”。柯九思的《竹谱册》是一部墨竹史上的煊赫名作,屡经历代著录,流传有绪。

柯九思一生好文物,富收藏,精鉴赏。柯九思曾得晋人《黄庭内景经》真迹,因题其室曰“玉文堂”。据文献记载,他收藏的书画文物范围很广,上至晋人名帖,下至元人字画,以及三代金石鼎彝等。元代许多文人墨客,都喜欢找他鉴定藏品。

在埋头研究柯九思时,方匡水创作了4篇相关文章,参与完成两个课题的研究。2015年,他萌生了以柯九思为创作素材,办主题书法展的念头。

受名师指点,思路更开阔

方匡水1975年2月出生于三门,曾师从马亦钊、陈振濂、孟庆星等名家,现为台州职业技术学院书法副教授、中国书协会员。

起初,方匡水是学绘画的,后来发现自己也深爱书法。1993年,他在临海侨苑美术学校学绘画时,曾拜金石名家冯质彬先生为师。那时,冯质彬让方匡水学篆书和隶书,以培养他对书法艺术的悟性。

1996年,方匡水进入温州大学艺术学院,遇见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老师——公选课的书法老师马亦钊。之后在马亦钊的家,他经常带去自己的作品,请老师指点。每天,他都要花一两个小时练字,因为感兴趣,就动力十足,所以从来不觉得苦。

学艺之路带给方匡水的是自信,以后遇见什么困难,他总能想起那段充实快乐的时光。2010年至2011年,方匡水到浙大做访问学者,师从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协副主席陈振濂。陈振濂教授以做学术为主,主张先理论后创作,这让方匡水的创作思路更开阔。

“他上课前都会先问学生,你这个星期看了什么书?”方匡水至今还记得,陈振濂提出的“阅读书法”,即理论、教育和创作融为一体的理念。他认为艺术创作如果没有理论的支持,就飞不高、走不远。

2013年至2015年,方匡水在湖北美术学院攻读书法硕士,师从孟庆星教授。正因为有众多名师的指点和自身的努力,方匡水的书法水平不断提高。在硕士毕业论文选题的时候,他提出以柯九思书法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得到了孟庆星的认同。

中国书法不仅讲路数,还注重门径。如果说方匡水当年临习赵孟頫,让他找到了追摹元人的路数,那么对柯九思“丹丘书体”的研读揣摩,又让他找到了习书的门径。只有从古人那里找到路数、门径,习书者才能获得“接着说”的能力。循着柯九思等元人复古的路数和门径,方匡水还将其创作引向了视野更为广阔、二王书风之外的篆隶、章草等。在他的作品中,简与繁、巧与拙、疏与密、方与圆等,皆得自然,备其古雅。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