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月十四, 是一个节日

2019-02-19 10:10:4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包建永

人生是一场转圈圈。不是绕着太阳转,就是自个儿转。

我们对圆的美好感受是不是跟这种物理现象有关呢。没去考证,不得而知。反正团圆、圆满等含有“圆”字的话,大多都是好话;团圆、圆满的事情,自然也是好事情。元宵节吃汤圆,图的当然也是团团圆圆的合家欢氛围。

可是,在我临海老家,元宵节不吃汤圆,而是吃糟羹;元宵节也不是正月十五,而是正月十四。

关于正月十四过元宵节的习俗由来,本地学者考证出多个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得到许多学者认可,就是尉迟恭筑城犒军说。唐武德四年(621),台州并入唐王朝版图。唐朝开国名将尉迟恭镇守台州,扩建城墙。冬天筑城很冷,临海城里百姓深受感动,纷纷拿出家中食物慰问筑城官兵。各家食物各不相同,怎么分发呢?正月十四这一天,城中一位老人建议,将大米磨成粉浆,加入各家送来的蔬菜肉食,一起烧开。尉迟恭欣然采纳。结果,这一新方法做出来的食物,美味可口,官兵们吃了,干活更起劲,大大加快筑城进度。这个新食物,就叫糟羹。为了纪念这一军民一家亲事件,台州百姓将元宵节提前一天,改为正月十四,并且家家户户做糟羹,吃糟羹。

相沿成习,正月十四过元宵,在台州已经沿袭了近1400年。

在许多土生土长的台州老人概念中,没有“元宵节”这个词,在他们的记忆中,“正月十四”不止是时间,更是一个节日。小时候,我在村里就经常听到长辈对即将出门打工的年轻人说“过了正月十四再出门吧”“吃了正月十四再走吧”。外人乍一听这话,不明白,把“正月十四”用“元宵节”或“元宵”代入,就好懂。老人的意思是“过了元宵节再出门吧”“吃了元宵(在我们的习俗里,元宵即糟羹)再走吧”。

别人元宵节吃汤圆,代表团团圆圆的意思,我们的糟羹,也有这层意思吗?仔细分析,也是有的。糟羹的食材,五花八门,融合在一起,成就一道美食。这个过程,就是和合的过程。和合,是从欠圆满状态走向圆满状态。和合神还是婚姻之神,两个人组成家庭,生儿育女,和合美满。美满的家庭,自然团团圆圆。

正月十四是一个全家人团聚的日子,具有特殊意义,所以老人才会那么在乎年轻人过了正月十四再出远门。

关于吃羹。在我小时候,家里长辈几乎不说吃羹,而说吃糊。这是我家的“习俗”。

每到正月十四的晚上,邻居里一些爱开玩笑的伯伯、叔叔就喜欢找我们小孩子寻开心。

“过来过来,我问你,晚上吃什么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开我玩笑,就说“吃羹”。他们听后,得意地看着我爸爸,哈哈大笑。

后来,妈妈告诉我,我家祖上有一个太公,名字里带一个“更”字,为了避讳,爸爸、爷爷在正月十四,只说吃糊,不说吃羹。

吃一堑,长一智。等到下一年,邻居再捉弄我的时候,我就端出碗给他们看:“喏,就吃这个。”

“这个叫什么?”

“你明明知道,还问我?”

“你不说就是不知道。”

我懒得理他们,走了。他们在背后高声说“这叫羹,今晚吃羹”,一边说,一边开心地笑。

他们开他们的玩笑,我玩我的游戏——逛兔子灯。

正月十四近望日,天气好的时候,月光如水,拉着一个家里长辈糊的兔子灯,在村里广场游逛,绝对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没有兔子灯的小朋友,在一旁看着,羡慕不已。

在这天晚上,一向节约用电、晚上看电视都要关灯的爸爸,也“大方”一把,把家里每盏灯都点亮,一直到深夜。

我有时会假装心疼地问他:“房间里又没人,你开着灯干吗?”

他正色说:“你懂什么?正月十四间间亮。”

这“间间亮”的深意,我的确不太懂。

不过,正月十四晚上,一家人一起吃羹的传统,我很认同。

真的,绕着太阳转了几十圈后,我越来越明白,吃羹,就得一家人一起吃,才有味道。

中间有十几年,我都没有吃到过这种味道,这几年,重新找回了吃羹的味道,真好。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