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临海文坛延续传承新人辈出

2019-02-24 09:33:0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临海曾经作为台州地区行署所在,文学源远流长,这里聚集了台州一大批文学人才。

台州撤地设市之后,临海文学面临过分流,虽然整体实力受到影响,然而,在洪迪、龚泽华、章伟林、卢俊等一批诗人作家的带领与坚守下,较好地延续了文学的传承。

进入新世纪以来,临海文学翻开了新的篇章,形成了以张驰为代表的诗人群,以吕黎明为代表的小说家群和以李鸿为代表的散文家群,现有省级作协会员21人,中国作协会员3人。

张驰:30余首诗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张驰,笔名皖西周,现任临海市作家协会主席。他先后在《花城》《诗刊》《人民文学》《延河》《江南诗》《诗歌月刊》等10余家省级及以上刊物发表作品。先后有30余首作品入选诗刊社、中国诗歌网以及安徽省、浙江省等省级作家协会主编的多种诗歌选本。

1980年,年仅12岁的张驰和父亲一起去了一趟合肥,受手抄本小说《第二次握手》的影响,他把往返合肥的经历写成了一篇小说《第二次旅行》,得到了语文老师的鼓励。在初中二年级,张驰从父亲那里讨了3.5元钱偷偷订了一本《散文》杂志,他看得很认真,里面优秀的文章基本上都能背诵出来,由此也种下了文学的种子。

“上高中后,我读了艾青的诗歌《大堰河,我的保姆》,很受感染,而且我的语文老师本身也是诗人,他讲这首诗的时候特别激情飞扬,解析了这首诗歌的创作背景,讲了艾青和土地的羁绊,我被深深感动了。”张驰说,从那时起,我也开始写诗了。

在大学里,张驰参加了“江南诗社”的活动,阅读了大量的现代诗作品,并先后担任诗社的主编和理事长。1991年11月,张驰的散文诗《日出有日出的理由》(节选)发表在《花城》文学刊物上,这是他的作品第一次登上省级刊物,给了他莫大的鼓励。此后,他虽然也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太忙而中断过写诗,但与诗歌的缘分显然是深厚的。进入新世纪后,他很快又回归到诗歌的怀抱。

阿罗等一批年轻诗人正在崛起

近年来,临海诗人队伍进一步壮大。除老诗人洪迪、卢俊和张驰外,阿罗、戴可杰、李达飞、柯登建、徐锦绣、西窗竹、陈俏俏、陈建、陈十八等诗人也各有特色。

阿罗出版了诗集《盲视力》《刹有介事的阿罗》,他的作品似乎总是存在着某种质疑的成分,既对外在与内心的关系质疑,也对客观与主观、真实与虚构之间的关系进行质疑。近年来,他的诗作日臻成熟,在《江南诗》《文学港》等刊物先后都有发表。

戴可杰守在涌泉农村,一边悉心创业,一边潜心诗歌创作,白天忙熬膏事业,夜晚伴娇妻稚子,小日子过得无比充实而温馨,如他在诗歌《采果熬膏》里描述的那样,“我们就这样安静地守着火炉/守着爱情,守着梦想,守着/祖祖辈辈八百多年的时光/直到黎明被养生膏的醇香催醒。”与早两年相比,戴可杰的心态越发平和,他的诗歌如他的人一样,贴近生活,充满了浓郁的田园味。

李达飞的诗歌爱思考底层人物的生活状态,他关注社会现象,关注当代热点和难点问题,因此他的诗歌充满了浓厚的生活底蕴。他在《星星》《上海诗人》《中国新诗》《星河》等刊物发表了不少诗歌。

柯登建在创作上也取得了新成绩,先后在《山东诗人》《浙江诗人》《玉融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部分作品还入编《左诗》《网络诗选作品选》《汉诗三百首鉴赏》等选本。诗《苏醒》获“浙江诗人”首届同题诗赛一等奖;诗《葳蕤》获“浙江诗人”第二届同题诗赛二等奖。

徐锦绣习诗较晚,早时,曾在《今日临海》副刊发了整版的“锦绣写诗”。这几年,有作品先后在《台州文学》《黄岩文学》《海风》《望潮》等地方刊物发表,也有作品在《诗刊》发表并入选《诗刊》编辑的“一带一路诗之旅”诗集专辑,并出版了诗集《烟花脚印》(合著)。

西窗竹也是接近八零后的成熟诗人,有大量作品在《浙江诗人》《大别山诗刊》等各地刊物发表;陈俏俏、陈建、陈十八等都是近年来涌现的诗人,陈十八是目前临海唯一的九零后诗人,且充满诗歌天赋,他与西窗竹、陈俏俏、陈建一道,都参加了“台州市首届青年诗人作品改稿会”,其作品也都受到了与会老师的好评。

吕黎明:正在创作长篇小说《逆水河》

临海的小说作家,老一辈作家以龚泽华、李追深为代表,中年作家以吕黎明、陈大建为代表,青年作家有王斌、何薇薇、罗凌芳等人。网络小说一块,在全国享有影响的网络作家有发飚的蜗牛(王泰)、上官莹莹(何堪)、北倾等。

吕黎明现任临海市文联副主席,他曾在乡镇工作二十多年,对乡镇生活十分熟悉。上世纪80年代,吕黎明开始小说创作,题材以乡土为主,作品发表在《青年作家》《芳草》《江南》《延河》等知名刊物,并先后出版了《人家闺女有花戴》和《青光》两部中短篇小说集。

中篇小说《黄色院落》发表在《延河》,讲述了一个江南地区旧家族从兴盛走向衰落的故事。《延河》执行主编阎安说,作者在文中把陌生感和怪异感表现为常规化,通过充满暗喻的叙述、描写、对话培养了人物性格,并将人物跟家庭和社会发生了关联,这是有一定难度的,也极为难得的。《黄色院落》还入选了长江文艺出版社“中国好小说”全媒体电子书项目,在全国各大网站刊发。

“一个作家的成长离不开对故乡的记忆,青少年时期的经历会在作家身上打下烙印,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展开想象,作品才有可能成功。作者的学习也是至关重要的,要吸取自然科学、社会科学还有各种文学经典等多方面的营养。”吕黎明介绍,作家选择多读自己“一路上”的作品,帮助会更大。他更偏重于阅读俄罗斯、日本、拉美作家的作品,因为这些作品地域性明显,对于一个农村成长起来的作家更加重要。

目前,吕黎明正在创作长篇小说《逆水河》,这篇作品杂糅了大量的民间的东西,上下一百年,塑造的人物形象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特点。逆水河为生养作者的大河,发生的故事色影斑驳,地域特征明显,作者试图创作出一部奇异而高度的作品。

陈大建的小说注重严谨的构思,讲究小说氛围的营造,人物的时代感、典型性都较强。早年就在《清明》等大型刊物发表过中篇小说。

李鸿:作品入选高考模拟试卷题

临海散文以李鸿、陈大新、梁天许、陈引奭、杨红枫等取得的成绩最为耀眼。

李鸿散文风格细腻、婉约,有自己的气场和情怀。“散文一定要有真情实感,还要有自己的个性和灵气,更要有自己的看法、思考和观点。一篇好的散文应该从生活的细微处切入,呈现出一种强烈的亲历感、现场感、真实感。”李鸿说道。

李鸿的创作灵感大多来自周边熟悉的人和事,她喜欢观察生活,积累素材,其散文集《边走边看》《江南小镇的闲适时光》大部分都是来自身边的故事。她曾写过一篇《擦鞋工》,刚开始发在《散文百家》,后被《读者》《中学生阅读》《精美散文选》等刊物转载,再后来还入选河北省一个中学的语文高考卷,作为模拟试卷的阅读分析题。

“那天周末下着雨,我从家里出去,沿街走过,看到一位擦鞋工坐在商场的屋檐下,他孤独茫然的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我就观察他的样子,然后以第三人称的写法,写他的内心活动、擦鞋细节、生活方式等等。”李鸿说,这是她比较满意的作品。

陈大新是资深散文作家,他出版了两本散文集,作品多见于省级以上报纸的副刊上。梁天许的散文《老街与老人》入选《疯狂作文·美文小品馆》一书。陈引奭的散文作品《行游细吹亭》发《光明日报》,《一棵枣树》发在《兵团日报》。梁翰晴的作品《荒诞的大宴》获《人民文学》“近作短评”二等奖,《出租房里的阅读时光》获中国图书馆学会“家庭阅读那些事”征文大赛三等奖;《血与火的悲歌》获浙师大“阅读经典,品味人生”评论大赛三等奖。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