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先秦诸子话和合(十): 立足于民生和合的许行

2019-03-05 10:34:4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我们通常说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农耕社会,农业是立身之本。其实,在先秦诸子中,农家也是百家风起云涌中的一家,而且,在当时特定的氛围下,也曾产生过非常重要的影响。对于政治和社会,他们都提出了基于自身立场的诉求,如果说墨子从底层发出了呼声,农家则代表着底层的实践。当然,在春秋战国的背景下,墨子的影响力是更大一些,这可能和墨子与儒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墨家团体所具有的精神力、感召力有密切关系。但是,作为底层社会的实践群体,农家的活跃,无疑也是璀璨的诸子星空中非常闪耀的星光。

农家很多的人物,都淹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尤其是在思想史的层面。这可能跟他们的主张和立场相关。在《孟子》一书中,保留了一个农家代表人物许行的言论,这对于我们理解农家非常重要。许行有两大基本的观念:“君民并耕”之说和“市贾不二”之论。什么是“君民并耕”?看字面的意思就很清楚,就是君主和老百姓一样,都要耕种,这在当时君主统治地位逐渐稳定、君主特殊身份已然确定的背景下多少有些“不合时宜”。但是,如果从民众的愿望来看,从农耕传统的遗留来说,也是很自然的选择。许行大概是致力于推行在农业生产上的君民平等。因此,在许行看来,如果国君不与民并耕,而是像滕文公那样(其实当时的君主普遍都是如此),拥有储藏粮食的仓廪和存放钱财的府库,那就是损害民众来供养自己,这样的国君就不配说得上贤;贤德的国君应该要和百姓一同耕种获得自己的粮食,自己做早晚餐并处理国事。很显然,这是许行对当时统治者的尖锐批评和控诉,也反映了广大民众的呼声。许行“君民并耕”之说的提出,是由于战国时代战争频繁,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因此他强调国君必须重视农业并亲自耕作,以救时弊。滕文公在他的要求下,给了他一块耕地(从这个角度说,滕文公还是很欣赏和支持许行的),许行就带领门徒数十人,穿粗麻短衣,共同耕种,打草织席,据说,经营的效果也还是相当不错的。

许行的第二个重要观点,是“市贾不二”。如果说“君民并耕”,是许行对于社会分工互助的强调的话,那么,“市贾不二”则是他对于商品交换、市场运作的基本看法。许行认为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可以用农产品直接去交换手工品,比如帽子、锅甑和铁制农具等,这些东西对于农民来说,是其生产生活所必须的。但是,他们主要是从事农业生产,没有办法制造这些用具,怎么办?那就通过物物交换的方式来实现。怎么交换?因为交换就涉及到价格如何确定的问题。在中国传统社会,对于商业有一种普遍的轻视(抑商),很大程度上是对商人在交换价格上的“狡猾”(低买高卖)给予愤慨的一种表示,认为商人是追逐利益的,是不诚信的。在许行这里,既然要倡导物物交换,也就必须要对交换的价格做一番确定。交换时的价格该如何规定才是合理的呢?许行认为:“布帛长短同,则贾相若;麻缕丝絮轻重同,则贾相若;五谷多寡同,则贾相若;屦大小同,则贾相若。”就是说,如果市场上布帛的长度相同,那么出售的价格也相等;如果麻缕与丝絮的重量相同,那么出售的价格相等;粮食容量相同,出售的价格也相等;鞋的尺码相同,出售的价格也相同。这就意味着,只要同种商品、数量相同,那么价格也相等。如此一来,市场上的各种物品的价格都有了统一的规定,没有第二种价格的可能,也不存在为了追求利益而弄虚作假的可能,这就是“市贾不二”。在许行看来,如果按照这种方式运作,就不会存在弄虚作假的现象,即便是一个小孩子到市场上去买东西,也不会受欺骗。这样的市场,其实是基于最基本的物质交换的目的,也是出于满足民众生活的需要。出于利益计较的那种市场投机行为,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也是被严厉禁止的。

许行的这些观念,对于战国中期的民众来说,尤其是广大贫民来说,是具有非常大的号召力的。而且这种号召力不仅停留在民众中间,甚至在思想界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楚国有个儒者陈良,他的学生陈相以及弟弟陈辛,听闻了许行的做法之后,深受感动,离开了宋国,到滕国去拜见许行,并且被许行的主张和行为所深深折服,表示要放弃儒家的教导而接受许行的教诲。这个事情表明,许行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影响力之大,而且直接导致了当时的儒者(陈相)对于儒家思想的放弃。陈相在接受许行的影响之后,认为许行的方式非常妥当,并为之摇旗呐喊。这件事情,对孟子来说,是非常不可接受的。由此,在孟子与陈相之间,发生了一场关于农家主张的论辩,我们也可以称之为儒农之辩。

当然,从论辩的角度来说,陈相的气场明显不如孟子,陈相之败于孟子,是必然的结果。从孟子跟陈相辩论的过程来看,实际上孟子强调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和尖锐的。首先,对于许行的这种“君民并耕”的观念,孟子认为,这里实际上有一种消解社会分工的意思,社会从其进步发展来说,分工是必然的。其次,从“市贾不二”来看,也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同样的商品很自然存在着工艺上的差别,忽视工艺上的差别而强调价格的一致,也是不恰当的。如果从这个意思上来说,陈相无法从道理上说服孟子,也是很自然的。毕竟一个社会进步的事实就是如孟子所言那样呈现的。但是,如果从当时社会的基本状态来说,农家所代表的情感和主张,应当给予重视,他们反映的是对于民生和合的期待。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