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运粮河:箬横的生命通道

2019-03-08 10:59:2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江文辉

运粮河,地处温岭箬横中西部,自北而下。

据《箬横镇志》载,河以新河蔡洋翻水站控制闸起,经下帽、河头梁、上桥头、李婆桥,进箬横镇城区,南通翻身河、车路横河,向东入箬松大河。均宽17米,纵深2.19米,全长11.5公里。

说起运粮河,本是一条小河沟,顾名思义,就是以运粮著称的。

《台州府志》载,明初,倭寇频繁袭扰我东南沿海,箬横也不例外。倭寇凭借退潮之际,多次入侵。对此,明洪武二十年(1387),长期在本土作战,时已归顺朝廷的方国珍侄子方鸣谦奏请,以团浦(箬横古名)东盘马天险为据,在箬横桥东两里筑“盘马巡检司”,俗称“司城”,地即为府县漕运所经之处。

而当时,除了盘马巡检司以外,朝廷还设立了新河、松门、隘顽、楚门等卫所。从军事战略上看,盘马如同枢纽,布置在诸卫所中间,其漕运之责,重之又重。

据《太平县志》载,为将黄岩、太平(今温岭)两县的军米顺利、快捷地运至松门卫、楚门所、隘顽所等台州南部重卡,以备抗倭官兵,朝廷敕令地方官吏协同,从新河经箬横至松门大兴水利工程。运粮河因其地处箬横内陆、西据山陵,可顺势向东,自然成为首选。

可惜的是,运粮河疏浚的具体年份已无查考。不过,民间还存在两种说法:一说与盘马巡检司同时期或略晚十几年疏浚,约明初洪武、永乐年间;一说正统元年(1436),箬横遭倭寇大规模屠杀,引起朝廷重视,在原河沟基础上,拓渠宽道。

但不管哪种说法,运粮河在戚继光抗倭时期是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弓器、火器、粮食等军用物资运输和兵马调动上。据明赵文华《嘉靖平倭祗役纪略》,当时,受陆路条件限制,“军物漕之”。

据史载,戚继光在取得桃渚、海门、新河连连大捷后,挥师北上,将后方阵地交由戚夫人镇守,驻地就在新河。

至明后期时,运粮河两岸一度成为箬横人口聚居之地。

进入清朝后,郑成功、张煌言等多次兴兵抗击。顺治十八年(1661),清廷以沿海居民协助和接济“乱军”之由,派户部尚书苏纳海到台州,撤临海、黄岩、太平、宁海等四县沿海30里内的居民入内地,设桩作遣界,拆民房建木城,驻兵防守,并将所有沿海船只烧毁,“片板不许下水,粒货不许越疆”。

清政府以今箬横老街为中心,大造木城屯兵,又在城外以原木城河为基础,大肆拓渠通道,并将木城河与运粮河贯通。

八年后,也就是康熙八年(1669),随着海防形势的变化,清廷开始废弃“迁海”政策,及至二十二年(1683),箬横界得以全部恢复。

没有了来自台湾郑氏家族的威胁,清政府开始着眼于水利建设,此后,运粮河连同木城河等河道,多次被拓建。其两岸聚居者甚多,桥梁等配套工程也相继出现。

到了上世纪30至40年代,当时的国民政府鉴于运粮河特殊地位,将其打造成温岭东部沿海的主要航道之一,正式成为箬横境内的水利枢纽。据《台州文化概论》载,当时的水路交通处于高速发展期,小汽船、轮渡等成为主要的出行交通工具。

运粮河与木城河、箬松河成为箬横境内三大水道,且相互贯通,可承载20吨以上的小汽船,北连海门、路桥、新河;南接松门出海,或转接玉环、乐清,一度成为台州境内的“明星河”。

抗日战争爆发后,运粮河仍不容小觑——它为箬横人民出行避难、支援前线等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佐证的是,据史载,当时即便海松线(海门至松门)中断,路松线(路桥至松门)也是畅通的。作为中间纽带,运粮河在整个抗战时期都未曾被禁航。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