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先秦诸子话和合(十一): 热衷于天人和合的邹衍

2019-03-12 11:00:4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邹衍,在多数意义上被视为是阴阳家的重要人物。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他确定了阴阳家思维的基本框架。他稍晚于孟子,在当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按照司马迁的说法,“邹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史记·封禅书》)。齐宣王时,邹衍就学于稷下学宫,先学儒术。但是,作为一个儒生,邹衍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于是,他改攻阴阳五行学说,终以儒术为其旨归。“邹衍以儒术干世主,不用,即以变化始终之论,卒以显名……邹子之作变化之术,亦归于仁义”(《盐铁论·论儒第十一》),“邹子疾晚世之儒墨不知天地之弘,昭旷之道,将一曲而欲道九折;守一隅而欲知万方,犹无准平而欲知高下,无规矩而欲知方圆也。于是,推大圣终始之运,以喻王公列士……”(《盐铁论·论邹第五十三》)。《盐铁论》中的记载,大概可以看出邹衍的学术倾向。而司马迁在《史记》中的记载,则更为生动地体现了邹衍的思想特质及其在当时社会中所具有的影响。总之,邹衍在改攻阴阳五行学说之后,他的观念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反响。

那么,邹衍都讲了些什么呢?其思维所具有的宏辩,在当时少见。比如大小九州岛之说,“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岛,禹之序九州岛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岛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这与时人所接受的传统“中国”的观念,大为不同,给人们带来较大的思想冲击。虽然邹衍的论辩是出于常识之外的,但是,他的论说又常常是从常识出发的,所谓“其语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这样的说理方式,很令人信服。其言说的对象主要是天事,即谈天。《史记集解》引刘向《别录》说“邹衍之所言……尽言天事,故曰‘谈天’”,《史记·孟荀列传》说“齐人颂曰‘谈天衍’”,《文心雕龙·诸子》说“邹子养政于天文”,同书《文心雕龙·时序》说“邹子以谈天飞誉”,这些情形都表明了邹衍以其独特的言说,在诸子辈出的战国时代,受到诸侯尊崇礼遇,非同一般。

于今而言,我们对邹衍最为熟悉的观念是“五德终始说”。邹衍根据土、木、金、火、水五行之间的循环相克关系创立了五德终始说,解释历史发展和朝代更替。五德指土、木、金、火、水五种德运,它们之间存在着木克土、金克木、火克金、水克火、土克水的关系。历史发展正是按照这种顺序循环往复,每一朝代都有五德中的一种与之相配合,由此种德运决定这个朝代的命运,“五德之次,从所不胜,故虞土、夏木”(《淮南子·齐俗训》篇高诱注引《邹子》)。《文选·魏都赋》李善注引 《七略》曰:“邹子有终始五德,从所不胜,木德继之,金德次之,火德次之,水德次之。”《吕氏春秋·应同》讲得更具体:“凡帝王之将兴也,天必先见祥乎下民。黄帝之时,天先见大螾大蝼。黄帝曰:‘土气胜!’土气胜,故其色尚黄,其事则土。及禹之时,天先见草木秋冬不杀。禹曰:‘木气胜!’木气胜,故其色尚青,其事则木。及汤之时,天先见金刃生于水。汤曰:‘金气胜!’金气胜,故其色尚白,其事则金。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鸟衔丹书集于周社。文王曰:‘火气胜!’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代火者必将水,天且先见水气胜。水气胜,故其色尚黑,其事则水。”五德终始说,虽然看上去有点荒诞不经,但是确实有着非常有效的现实解释力,尤其是政治上的解释。在战国中晚期这样一个独特的时代,在统一的趋势下,诸侯王都希望从理论上找到支持其统一的根据,亦即政权的合法性论证。后来秦统一六国之后,即以秦文公出猎获黑龙作为水德兴起的符瑞,明显可以看到邹衍五德终始说的现实影响力。秦的具体政治措施,也是围绕着水德而展开的。所以,这样的五德终始说,对于传统政治来说,可以说具有着根本重要的意义。从这个角度来说,邹衍在当时的影响力之巨大也是可以理解的。

邹衍的观念,主要是立足于阴阳五行而来的。阴阳、五行作为两个分离的系统观念在邹衍这里达到了融合为一,这种融合对于阴阳五行观念的影响力来说,是重大的。它成为了中国古人认识、解释自然和社会事件的基本框架。从这个角度来说,邹衍以其宏阔的思维,试图把人和天地和谐地联系在一起——他所追求的是一种天人之间的和合。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