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他是一个书痴、一位农人、一名含饴弄孙的长辈

2019-03-22 09:45:0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王宏芹/讲述 颜玲佳/记录

台州学院人文学院讲师王宏芹告诉听众晚年陆游几种不为众人所知的形象。

编者按:“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在临终之际依旧惦念着朝廷有朝一日能收复失地。他的爱国主义诗歌广为传颂,爱国主义诗人形象深入人心。陆游与唐婉之间还有一段令人扼腕的爱情悲剧故事,直到84岁,他仍在沈园怀念逝去的唐婉,“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而他的《钗头凤》《沈园》更是感人至深。晚年的陆游,一直生活在山阴农村,从他的诗作中,有学者解读出了更加多面的陆游形象。

3月17日,在路桥图书馆南官人文讲堂,台州学院人文学院讲师王宏芹为听众们呈现了一个丰富、立体的晚年陆游形象。在王宏芹看来,晚年的陆游是一名书痴、一位农人、一个含饴弄孙的老人。讲座通过大量陆游晚年创作的诗歌,提炼了这位伟大诗人不为众人了解的另一面。陆游晚年,被学者定义是65岁到85岁之间。

讲座颇为精彩,我们提炼了部分内容,以飨读者。

书痴陆游

书痴陆游,是晚年陆游第一种形象展现。陆游读书自有家风传承,祖父陆佃读书勤奋:“居贫苦学,夜无灯,映月光读书。”父亲陆宰是南宋时首屈一指的大藏书家,并修筑双清堂、小隐山用以藏书。《嘉泰会稽志》载:“绍兴十三年,始建秘书省于临安天井巷之东,仍诏求遗书于天下,首命绍兴府录朝请大夫直秘阁陆宰家所藏书来上,凡万三千卷有奇。”陆游深受家庭读书氛围的影响。

陆游言:“吾年十三四时,侍先少傅(陆宰)居城南小隐,偶见藤床上有渊明诗,因取读之,欣然会心。日且暮,家人呼食,读诗方乐,至夜,卒不就食。”他读书兴致盎然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春夜读书》言:“寓世已为当去客,爱书更付未来生。”他希望生生世世都有读书的爱好。

陆游还热心买书,《嘉泰会稽志》(记陆游):“尝宦两川,出峡不载一物,尽买蜀书以归。”《自诒》之三中曰:“怀药问邻疾,典衣收旧书。”出蜀之时,什么也没带,全买了书带回来;还把衣服拿去典当,用来买书。

陆游还教导子孙读书,《自笑》:“旧书日伴吾儿读,薄饭时从野叟招。”写他每天陪伴儿子读书,《夜坐示子遹兼示元敏》:“儿孙未须睡,吾与汝论文。”让儿孙们先不要休息,“我”还要与你们讨论文章。陆游还亲自教导孙子们读书:“诸孙入家塾,亲为授《三苍》”“时从邻父饮,日授稚孙书”。

这是晚年退居之后爱读书的陆游形象。陆游生长在一个读书人的家庭,自己喜爱读书、买书,著述丰厚,又教导自己的子孙读书,他认为“书痴终觉胜钱痴”(《苦贫戏作》),读书比一味钻营要好。读书是陆游家族的坚守。

农人陆游

第二方面,是作为农民的陆游。淳熙十六年(1189),65岁的陆游被何澹参劾,罢官返乡。嘉泰二年(1202)朝廷因孝宗、光宗两朝实录及三朝史未就,诏78岁的陆游赴临安修史,陆游于本年六月离家,并于次年五月离京返乡,除这一年的临安之行外,晚年陆游的生活几乎都是在山阴农村度过的。陆游似乎很快就融入到了当地的生活之中,而且退居之后的陆游多以农人自称。晚年陆游是退居的官员,同时他也认为自己是一位农人。

陆游在诗中自称为农:“老景虽无几,为农尚有余。”“天遣为农老故乡,山园三亩镜湖傍。”在为官与为农之间,陆游也有过矛盾,这是常人都有的焦虑,终于没有疑虑的时候,他写“毕世为农不复疑”。

在“为农”的晚年间,他亲自耕作:“五亩畦蔬地,秋来日荷锄。”“杖屦时行乐,锄耰惯作劳。”与农人们的相处也十分愉快,常与农人饮酒欢聚,“父老招呼共一觞,岁犹中熟有余粮”。除了自己耕作,他还希望子孙在读书间隙也不废耕种,“为农幸有家风在,百世相传更无疑”。

陆游一生渴望收复失地,报效祖国,这些梦想只有做官从军才能实现,为什么陆游愿意当农人?首先,陆游一生的仕宦生活并不如意,“莫怪苦寻林下事,骇机满地只心知”。他说你们不要奇怪我一直寻求乡村生活,为官生涯中突然发生的祸患只有我自己知道;“嗟予一世蹈谤薮,汹如八月秋江涛”。他感叹自己一辈子都踩在诽谤上,这些汹涌的流言就像是八月的潮水一样凶猛。而与复杂的仕宦生活相比,乡居生活更显淳朴:“人情简朴古风存,暮过三家水际村。”

其次,当时陆游已经65岁有余,不得不面对年岁渐长的事实,“白发垂肩无二毛,胸中消尽少年豪。”自己全部白了头,自己胸中的豪气已经消失殆尽了。陆游有时还会有匡扶社稷的念头,但镜中的白发劝“我”可以休歇了——“济世有时生一念,镜中白发劝人休”。

此外,当时南宋时期的社会价值观也发生了变化,士不再指做官之人,而是指为学之人。一个人只要保持学习,不论他从事什么样的职业,都可以称为士。陆游希望自己的子孙读书且不废耕种,一方面是因为科举考试的录取率太低,一方面也因为当时社会上对“士”的定义发生了改变。因为许多职业都可以接受,所以陆游觉得当一个农人也很好,只要读书,就还是士人。陆游让他的子孙读书,也不废耕种,能考中进士很好,不能考中进士,只要坚持读书,当一个农民,耕读传家也很好。

作为父亲与祖父的陆游

这是我们很少接触到的一面,刻板印象中的陆游是很高大的爱国者形象,其实晚年的陆游也是作为长辈的老人形象。

陆游一家相互扶持:“郊墟少还往,父子自扶携。”“车马久无迹,儿孙聊慰心。”很久没有客人来拜访,只有儿孙能给自己一些安慰。此外,“七十年来乐太平,白头父子事春耕”“燎炉薪炭衣篝暖,围坐儿孙笑语温”,写陆游与儿孙们劳作、相聚之事。当儿孙不在家时,他会觉得很寂寞:“晚境诸儿少在傍,书堂孤寂似僧房。”“尚余一事终关念,安得儿孙少别离。”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年纪大了,希望儿孙能在身边陪伴自己。

儿孙们也很爱护陆游,“诸孙殊可念,相唤候柴扉。”陆游出游回来时,孙子们相约一起在门口等候。“儿曹戒曳履,相语翁正眠。”儿孙们看到“我”要睡觉了,相互警示说走路不要拖拉鞋子。

从陆游的诗歌中还能看出作为老年人的陆游要强的心理:“我病得霜健,每却稚子扶。”“棋常先客著,行不许儿扶。”说“我”的病在秋霜之后已经好了,不需要孩子们帮忙,走路也不许儿子搀扶。

事实上,陆游也很依赖儿子,“呼儿具笔牍,作诗识吾喜”“呼儿具舟楫,吾欲上湘漓”“呼儿初夜上门关,怕冷贪眠自笑孱”。让儿子准备文墨,准备舟楫,晚上关好门,生活中的大事小事,陆游都很依赖儿子们的照顾。

陆游也是一个含饴弄孙的老人,“诸孙晩下学,髻脱绕园行。互笑藏钩拙,争言斗草赢。爷严责程课,翁爱哺饴饧。富贵宁期汝,它年且力耕。”写了孙子们傍晚放学回家,在园内嬉戏的画面,父亲严厉地责问功课做好了没,而陆游十分溺爱,不期待儿孙们大富大贵,能够耕作养活自己就行。

这是作为父亲与祖父的陆游,晚年的他与儿孙相互扶持,一同读书、劳作、欢聚,希望儿孙能常在身边。有一些要强,但也在生活上依赖儿子。在这其中呈现出的是闲适的村居老人形象,甚至愿意当一个农民。这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不完全相同。陆游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但一味标签化会影响人们对他全面的认识,想要认识一个更加真实、丰富的陆游,就必须更加全面地阅读他的诗作。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