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乌岩头”巨变

2019-04-04 09:57:4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沈海洲 黄 微

图为原先毁坏的桥被修复成景观桥。王敏智摄

[编者按]3月初,中办、国办转发了《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深入学习浙江“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经验 扎实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的报告》,报告归纳了浙江“千万工程”建设的成功经验,我市黄岩区宁溪镇乌岩头村就是其中一个生动的典型。依托黄岩与同济大学合作,乌岩头村成为校地联合培养人才、指导乡村实践的样本,乌岩头村美丽乡村建设带来的巨变,值得我市各地学习借鉴。


雨后的乌岩头村,空气清新,青山滴翠。村口石桥边梨花盛开,莹白如雪。

4月2日,这里又迎来一批参观学习的客人,他们是同济·黄岩乡村振兴学院“诸暨市优秀村党支部书记乡村振兴专题研讨班”学员。从去年起,乌岩头村几乎每周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调研学习团队来访。

从一个凋敝的空心村到浙江“美丽乡村”建设典型案例,乌岩头村这几年发生了哪些深刻变化?又有哪些经验值得分享?

枯木逢春

“乌岩头”在哪里?

它在黄岩区宁溪镇括苍山余脉的一个山坳里,与仙居交界,因村里有一黑色的巨石而得名。

漫步在乌岩头村的卵石小路上,时光仿佛倒流到100年前。一边是石墙黑瓦的民居,一边是潺潺的溪水。推开一家小院的木门,又是别有洞天,或是民俗博物馆,或是茶吧,或是民宿……

“我们从来没想到乌岩头会发生这样大的变化。”乌岩头村党支部书记陈景岳说。

乌岩头村并不大,全村90户人家,户籍人口285人。从上世纪80年代起,村民纷纷外出打工,到2014年前后,村里只剩下10个留守老人。由于无人居住,不少老房子都坍塌了,成了典型的空心村。

“三五年之后,乌岩头村整村旧房子都坍塌了,可能10年、20年之后,这个村就会被山林覆盖,不复存在了。”宁溪镇党委书记胡鸥说。

2014年,乌岩头村被列为省级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在“美丽乡村”建设的浪潮中,乌岩头村迎来它的美丽蝶变。

乌岩头村的修复,黄岩区领导高度重视,区、镇、村三级联动,破难攻坚,大量优质的资源配置给乌岩头村——将黄岩区美丽乡村建设的“首席规划师”、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杨贵庆教授请到村里做规划;斥资升级乌岩头村的配套基础设施,管线入地、排污纳管,公交车通到村口……

去年2月6日,同济·黄岩乡村振兴学院揭牌,这个全国首个乡村振兴学院由同济大学党委书记方守恩与市委常委、黄岩区委书记徐淼共同担任院长。黄岩将这个学院的南校区直接设在经过抢救“复活”的村——乌岩头村。

截至今年2月底,同济·黄岩乡村振兴学院共接待考察调研团197批次、2948人;共有1973名学员参加培训,其中省外644人。

黄岩区农业农村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杨康说:“将乡村振兴学院直接设在乌岩头村,一方面,乌岩头村本身就是鲜活的乡村振兴样本;另一方面,学员又弥补了乡村旅游在非节假日时的客源。”

乌岩头村的巨变,生活这里的村民最有体会。

“因为穷,过去乌岩头人出去常感到脸上无光。但现在,我们出去的时候,都跟别人主动打招呼——有空到我家玩。”陈景岳说。

去年,乌岩头村将村集体6间房子出租,收到8万元租金。这是乌岩头村历史上首笔营业性集体收入。

柔性规划

城市规划“一张蓝图绘到底”,但在村庄建设中,一张蓝图却很难绘到底。古村落的修复被业界称为比修复故宫还难,难在历史脉络难寻,难在如何让古建筑宜居,难在如何让古村落真正活起来。

起初,宁溪镇也邀请了一家设计院给乌岩头村做了一个规划,但这个看上去很美的规划,在修复了一座四合院之后,就很难再落地了。

乌岩头的修复一时没有了方向。

杨贵庆教授的规划团队是中途接手的。

“乡村的规划与建设必须是柔性的”,这是杨贵庆教授的观点。

他认为乡村规划和建设应当是“渐进式、互动式、参与式的,有时要边建设边商量、边调整边完善,必要时还要和村民妥协。”简而言之,杨贵庆认为古村落修复不能急,要慢慢来。

乌岩头村修复的两年,也是规划不断深化的两年。期间,杨贵庆教授每两个星期过来一次乌岩头村。

宁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杨毅形象地将修复工程比喻成“完成作业”,杨贵庆教授每次来村里,先是检查上次布置的“作业”,提出修改意见,然后又布置接下来两周的“作业”。

“每次来,他总是认真倾听村民的意见,他认为要让村民充分参与到自己家园的建设中来。”杨毅说。

“民国印象”是杨贵庆为乌岩头村挖掘的文化定位。结合乌岩头村整体建筑特点的空间流动性,规划中每一栋建筑都被赋予相应的功能——小型博物馆、茶室、工作室、民宿、餐厅。

起初,村民并不完全认同杨贵庆的做法,例如他要求石板不能铺得笔直,因为与环境不协调;他坚决反对拆掉留存的红砖墙,因为要保留历史建设的痕迹,不能太统一;他放弃锃亮的不锈钢材质,选用竹竿当栏杆,因为价廉物美。

商量、磨合、思考、改进……两年之后,乌岩头村修复终于完工。

2016年6月3日,全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工作现场会在这里召开,修复后的乌岩头村让人惊艳。

这一年,杨贵庆和他的团队还将在乌岩头的实践进行学术总结,出版了《乌岩古村——黄岩历史文化村落再生》一书。

又见年轻人

乌岩头村修复,不仅使村容村貌变漂亮,更为原来凋敝的村庄带来前所未有的人气。

每逢双休日与节假日,游客的车辆排到邻村地界,以至于交警都要过来维持秩序。

村民王小芹在村口卖起了“麦鼓头”,这是一种黄岩西部山区的传统小吃,节假日,村里光卖这种小吃的摊位就有6家,更多村民自产的蔬菜、茶叶等特产在家门口就找到了销路。

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不少原先外出的年轻人也陆续回来了。村民陈元彬原先在外办厂,2016年决定回家创业,他在自家房子里办起名为“竹隐泉”的农家乐。

“开始也担心生意不好,但是渐渐地客人源源不断。”据他介绍,今年春节期间,农家乐每天客人都有二十多桌,桌子一度摆到屋外空地上,忙得不亦乐乎。

修复后的乌岩头村既保留着传统的乡村记忆,同时又引来了新的业态,注入了新的活力。

章洵强是黄岩新前街道一名年轻人,学艺术的他被朋友圈里一张乌岩头村的风景图片所打动,驱车前来寻访,一见倾心之后决定在村里设立自己的工作室“见素艺术工坊”。在这里,游客可以进行陶艺、扎染、古法造纸等艺术体验活动。

“这里慢生活的气质,与我从事的艺术体验行当非常吻合。”章洵强说。

“呆吧”是村里一处看看书、喝喝茶、发发呆的场所,原来民居低矮的层高被设计师挑空处理之后,空间一下子变得空灵起来,店里的卢会说:“城市生活节奏快,很多人就喜欢这里的安静,慕名而来。”

时下正是春游季,黄岩以及周边地区的中小学不约而同地选择这里作为学生游学的目的地,小山村又传来阵阵孩子们的笑声。

今年,乌岩头与周边的5个村合并,成了一个大村。沿着古老黄仙古道往山上走,原来的五部半山村今年也将进行古村落修复,“五部半山村和乌岩头的老村面积差不多,但是那里地势陡峭,修好之后又将是另一番味道。”陈景岳说。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