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钟灵毓秀翠屏山

2019-04-18 10:05:4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解文雅

翠屏山麓。

灵岩瀑布。

4月13日,雨后初霁,我邀请黄岩历史学会会长张永生老师带路,领我一窥翠屏山风貌。

从黄岩城区向北,车行至北城杜家村,停在山脚下一座清净的小寺里。寺庙名唤灵岩寺,古时称鹫峰,始建于东晋年间,黄墙黑瓦,清幽雅然。寺后群山连绵,横列如翠绿屏障,便是名列黄岩四大名胜风景区之一的翠屏山了。

翠屏山由翠屏、灵岩、紫霄、六潭诸山连绵组成,山间飞瀑流泉、峭岩幽洞,蔚为奇观。

南宋大儒朱熹曾言:“黄岩秀气在江北,江北秀气在翠屏。”南宋右丞相杜范、明礼部尚书黄绾、晚清清献中学堂监督江青和民国时期黄岩县中校长吴文都曾在此留下足迹和诗文。漫山的摩崖石刻,不仅在台州,即使在全省也是罕见的。

这是一座自然风光秀丽、人文积淀深厚的文化名山。

沿寺外小路上山,山脚下立一石碑,上面显示,1982年2月,翠屏山、灵岩、朱岩摩崖石刻被公布为黄岩县(现黄岩区)文物保护单位。

“这是少谷峰,是黄绾所写。”从山麓拾级而上,不多久便到了少谷峰。台阶右侧,仰望石壁,红色的“少谷峰”三字十分醒目。少谷峰下方,拨开草丛,裸露的石壁上,留有大量黄绾所书的摩崖石刻。

张永生介绍,关于“少谷峰”,有一段动人的故事。当年黄绾因病辞官归里,从城内后街迁居于此,创办“石龙书院”弘扬理学。他的同朝好友、被誉为“闽南十才子”之一的郑善夫(号少谷山人)专程来访。两人论理学谈古今,日夜相伴,相谈甚欢,郑善夫因此一住三个月,离别时两人相约明年再来。

怎料郑善夫一去不返,黄绾时时盼望。而后,传来郑善夫在武夷山雪崩遇难的消息。黄绾悲痛万分,为纪念好友,手书“少谷峰”三个大字镌刻在石壁高处。

少谷峰下方的石壁上,还留有黄绾为郑善夫所作的《赠少谷出山》。斯人已去,石刻长存。“翠屏山上有几十处摩崖石刻,大部分都是黄绾所题,现为台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张永生说。

再向上行,台阶尽处,在陡峭岩壁下有一石洞,是号称“小有空明”的灵岩洞,为黄岩第二大洞穴。这也是南宋第一贤相杜范少年时读书的地方。

志书记载,洞的上方有朱熹手书“寒竹松风”的摩崖,洞两旁的岩壁上有黄绾《小有吟》73字、《石室》30字的摩崖,《石室》诗记杜范洞下读书事,现字迹剥蚀难辨,已不复见。

2000年,新宅村对灵岩洞景点进行修整,在洞内建造僧寮两间的同时,把洞上方藤蔓荆莽清除干净,发现一行摩崖,仔细辨认,不是朱熹的“寒竹松风”,而是江青(晚清清献中学堂监督)的篆字“紫云深处”。

灵岩洞高大宽广,泉水叮咚,凉风习习。此次上山,洞外再行修整,原先的僧寮已被拆除,加建的建筑还只有钢筋混凝土框架,洞内隐约可见一些祭祀用品。“紫云深处”几字也被遮挡不得见。

翠屏山下的杜家村,是以杜范为代表的杜氏家族聚居地。台州首中之进士杜垂象、著名思想家号方山先生的杜知仁、著名孝子杜谊、南宋第一贤相杜范、抗元英雄杜浒,还有著名学者号南湖先生的杜烨等,均生于斯长于斯。不过因避元兵之乱,“杜氏”族人从本村迁出外逃。从此,杜家村没有杜姓后嗣,村名却一直没有改变,成为一道象征文化的符号。

过了灵岩洞,继续上山,便没有石阶引路,只能沿山中小径曲折前行,至灵岩山背,视野豁然开朗,碧潭青山,满目翠色。

七八年前,张永生为研究朱熹在黄岩的生活经历,曾多次上翠屏山探访,寻找当年朱熹讲学的“樊川书院”遗址。因近年少有人走动,“樊川书院”遗址鲜有人知,张永生几次上山寻找未果。“我当时就站在这里,向四周看,想着书院应建在平坦处,但四周都是山坡。终于有一次,遇到一位老农,他告诉我,再往里走兴许能找到。”功夫不负有心人,张永生找到了“樊川书院”院基,这也是我们此次寻访的目的地。

跨过水库石坝,缘水而行。远远看见一条瀑布,“那是灵岩瀑布,院基就在瀑布下方。”前往樊川书院遗址的山路,因近年兴修水库被毁,我们只得凭方向在山林间开路、攀爬。

至瀑布底端,只闻水声潺潺,两条溪流交汇之处,草木覆盖,遮天蔽日,垒石堆砌的三道墙垣在这人迹罕至处尤为惊艳。这便是800多年前的樊川书院院基,前后三进,依稀可见当年院落布局。

樊川书院为南宋杜烨、杜知仁所建。因杜氏敬慕唐代诗人杜牧,视为先祖,取其诗集《樊川集》之名,称书院为樊川书院。淳熙元年,朱熹到黄岩,游历委羽山、瑞岩寺,受邀执教樊川书院,当时广收门人,开一代学风,“授业者几遍大江之南,而黄岩为独盛,宛然邹鲁之遗风”,黄岩因此得名“小邹鲁”。

如今,书院只剩数道残垣,但从翠屏山播撒的文化种子深植黄岩,翠屏山也渐成黄岩儒学文化的集聚地。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