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偶遇莲花地

2019-05-07 10:06:2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包建永

这是碧云庵南面墙。整个建筑坐北朝南,因地势等原因,大门东开。 

碧云庵正殿里的莲花石板地。

去年,本报报道了三门县数处岩画后,好些热心读者给我们提供线索,说三门还有未被外界发现的岩画。其中,三门县浦坝港镇前山村的村庙里就有一处,是人物画。

村庙里有岩画?带着疑问,前不久,我跟几位文史爱好者去前山村一探究竟。到村里询问,见问的村民都说不知道。我们打听村庙在哪里,村民反问我们,村里有多个庙宇,我们要找哪个庙。

既然不知道岩画的下落,就一个个找呗。村里一个大爷很热心,主动带我们去。他首先带我们去东庙。顾名思义,东庙因位于村子东头而得名。这座庙有些年头,但庙里并没有岩画。

大爷又带我们去了西庙。西庙在大路边,是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小石屋。我们看着感觉很小,也无特色,就没进去。

绕着村路,大爷又带着我们去了位于大山脚下的一处庙宇。显然,这是一座相对较新的庙宇,位置极佳:背靠青山,前瞻水库。这天好像正赶上什么节日,庙里有一群阿公阿婆在烧香拜佛。

我们询问村里还有没有比较古老的庙宇。他们问我们来干什么,我们说为寻幽而来。他们说,边上有一条公路,刚去年修成,直通山里面,那里有座庙,很古老。我们表示很有兴趣。有一些阿公阿婆又为我们担心起来,因为路刚修成,还有些地段没有完全修好,而且山高路陡,开车上山恐怕有危险。另一些则觉得小心开应该没事,因为他们亲眼看见汽车开上去过。我们说会慢慢开,万一开不上去,就回来。他们觉得这样比较妥。

的确,上山的路并没有完全修好。在崎岖的石子路上行驶数百米后,才见到上山的水泥路,路口被巨大的乱石挡着,只有小轿车才可勉强从侧面绕过去。上山的路也的确陡峭,设计的坡度偏大——上括苍山、富山的公路,跟它比起来,明显平缓许多。

翻过山脊,一直开到路的尽头,一座庙宇出现眼前。

深山藏古寺,所言不虚。如果没有通公路,我们要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爬山,才可能来到这里。

公路还没有跟庙宇相接。跳下车,越过几十米的黄泥地,就是大殿前的石板地。这座大殿高大规整,看起来很新。可是,大门紧闭,似乎还没启用。后来,我查找相关资料,发现这座大殿建成约有十年时间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闲置着。

大殿旁立着一块石碑,从碑文可知,这里叫“隐龙寺”。

但是,这座大殿绝不是我们要找的古老的庙宇。绕到大殿后面,一排爬满藤条和杂草的石墙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原来大殿后面,还有一个古旧的院子。它位置高于大殿数米,而总高度不及大殿。从外墙看,这是有些年头的。

我们拾级而上,院子大门朝东而开,门口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碧云庵”,2004年被列为三门县文物保护单位。

碧云庵是一座坐北朝南的四合院。大门进去,庵里有一个六十来岁的穿着僧服的师父。对话中,师父告诉我们,他本是东北人,早年在国清寺出家,八年前随一个大和尚来到这里,这几天,大和尚出外,不在庵里。

我们说明来意。他思量一会儿,表示并未听说碧云庵里或附近有岩画。

我们在庵里观瞻,发现几块断裂的旧石碑,斜靠在天井边的台阶上。其中一块碑文抬头就是“引龙山碧云庵”,落款是“大清光绪廿七年(1901)”。

庵里师父见我们看得仔细,指引我们到正殿,“这里的地板很有特色”。果然,一踏进正殿门槛,便见满地生花。正殿地板由长约0.55米、宽约0.35米的长方形石板铺成,每块石板上面都刻有图案,其中莲花纹最多。

这些图案,纹饰多样,形态各异,雕刻精美,寓意鲜明。单单莲花就有仰莲、覆莲等多种,形状有八角形、圆形、长方形、正方形、扇形、桃形、菱形等多样。参拜者脚踏莲花步步升,意境美好。此外还有鱼跃龙门,亭台等图案。

“莲花地,第一次见到。”同行的临海市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彭连生惊叹道。

彭连生是内行人,他知道古代建筑的脊檩上都有落款。于是上楼一看。

楼上多年未住人,楼板松动,有些发霉。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到脊檩下,抬头仰望。由于脊檩上积满灰尘,再加上光线昏暗,我们只看到有模糊的字迹,但无法读出内容。后来,通过拍照,放大照片,仔细辨认,才读出一部分内容。脊檩上的落款是“龙飞光绪十九年岁在癸巳阳月,住持比丘湛荣徒孙善兴曾孙普愿玄孙……”,之后文字漫漶,读不出来。

在楼下,我们还发现正殿门口廊檐下悬挂着一口大铁钟,铸在钟上的文字显示造于光绪年间;正殿里供奉着历代祖师住持牌。

根据上述文物上的文字记载,以及房屋的建筑风格和风貌,我们可以解读出,碧云庵为云岩师太建于清嘉庆十九年(1814),光绪十九年(1893)重建大殿。

“正殿虽然于光绪十九年重建,但是,莲花石板应当是嘉庆十九年的原物。”彭连生说,“这些石板很有文化研究价值。”

同时,如果“光绪廿七年”的碑文没有写错的话,我们刚刚看到的“隐龙寺”中的“隐”字,应该是同音误写了,本字当为“引”字。一字之别,意思截然相反。“隐龙寺”位于三门隐龙山——当地颇有名气的旅游风景区和驴友户外探险地——上,如果“隐龙寺”是误写的,那么,“隐龙山”本名很可能是“引龙山”。

另外,根据历代祖师住持牌记载,长久以来,碧云庵的祖师住持都是师太,现在这里怎么成了和尚修行之所了呢?碧云庵旁又怎么凭空多了一个隐龙寺呢?我们经过考察,初步认为,碧云庵位于深山之中,由师太住持有诸多不便,后来便改为由和尚住持的隐龙寺了。现在当地百姓都以“隐龙寺”称此处庙宇。

逗留有点久,太阳西下,我们准备离去。

恰在此时,几个在椒江工作的三门籍香客从大门进来。他们拎着蔬菜,准备在庵里做饭,过夜。

其中一个香客问我们是否也住下。我们说不住的。他颇为可惜地说,住一晚,会有很奇妙的体验。

我问他住哪里。他指指大堂一侧说,住那里。

大堂没门窗,过风,不冷吗?

他笑笑,说,不冷的。

真是虔诚。

天色渐晚,我们就此别过,匆匆下山。

开了十分钟山路,到山脚。

忽想起,岩画仍没找到。路经西庙,决定还是下车去看一看,虽然不抱多大希望。

走进庙里,眼尖的彭连生立刻在一根石柱上发现了所谓的“岩画”。这是两个小人形状的石刻,刻工简单粗陋,风化得比较严重。彭连生判断,这两个小人可能刻于清朝晚期至民国时期,而且,雕刻者很可能是随意为之的。

哎,并不是每一次寻访都能如预期那般圆满。当然,不圆满的寻访也不一定就毫无收获。深山里偶遇碧云庵,难得一见莲花地,就是一种收获。

趁着黄昏,我们结束一天的寻访。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