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我想我有点孤单

2019-05-14 10:44:5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为《撞死了一只羊》(以下简称《撞死羊》)说些什么,几乎是每个看完这部片的人都难抑的心情。

我也有难抑的心情,更多是冲自己而发的。

选择牺牲午睡买了全天仅一场《撞死羊》的票,熬鹰一样瞪着银幕上进展缓慢的剧情,希望能在意志上不输给导演、编剧万玛才旦。我图什么?

首要原因,当然是影片监制王家卫,他对万玛才旦的满口称赞,对我这样非常信任王家卫的人来说,极有诱惑力。

看简介,这是一个发生在西藏的关于复仇的故事,演员是两个棱角分明的西藏硬汉。哪怕预知这是一部闷片,对男性观众而言也值得一试。

它可能可以成为一颗强有力的薄荷硬糖,让油腻生活的油烟暂时退散。

然而它的直接效果,是让我犯困的同时,还很累。

悟性高的观众,第一时间在影院里就被它震撼到悟道了,我真羡慕他们。我是隔日因为一件小事,激发了联想,才觉得《撞死羊》在某种程度切入很深,确实没有故弄玄虚。

这件小事放最后说,我先说一个不成熟的小想法。

所谓的艺术片,其实都不复杂。除了它们都喜欢把时间和线索打乱,讲一个让你似懂非懂或者彻底错乱的故事,本质上,这些电影都是粗糙的梦境。

很多人都会做这类梦,大概保持了基本事件元素,只是过程模糊,也没有结局。醒来后做梦者都有强烈的叙述欲望,因为那个梦让他们觉得自己到达过难以言喻的人生境界,好像这辈子的喜怒哀乐都尝遍了,不虚此行了。

但是老板一个电话,孩子一声啼哭,老婆一句怒骂,做梦者就知道梦醒了。

而一个通俗的小说家、编剧、导演,他们希望捡起这个梦,捏成一个故事。于是他们把时间线理顺,丰富过程,完善结局,希望这个有头有尾、起伏有序的故事,卖个好价钱的同时,还能把梦境里不可言喻的人生境界感染给更多人。

绝大多数故事,最终只是一个普通故事,不可言喻的人生境界,遁于无形。只有很少的故事,既能让人清醒,又能给人感动。

《撞死羊》是另一类,也是全世界艺术电影导演创作的那一类故事——保持梦境原味。它们不考虑观众是不是喜欢,一切随缘。

以我个人来说,这类电影的观赏体验都很差。

《撞死羊》并不算好的体验,但万玛才旦这个梦,质量还行,我体会到了那些强烈的暗示,还有潜藏在地表以下的浓烈情绪,虽然后知后觉,总归没游离在这个梦以外。

我说了,我是因为一件小事,才激发了后知后觉。

我两周半的儿子,在一次撒泼结束后,开始蹭他妈妈要一个拥抱,终于得到原谅。这家伙并没有喜笑颜开,他妈妈问他,刚才为什么无理取闹,他挂着泪珠委屈地说了一句:“我想我有点孤单。”

他不是天才儿童,孤单这个词不是悟出来的,是一个关于恐龙的绘本里有这么一句话,形容独自行走在沙漠里的小恐龙,非常孤单。

为人父,我对他这句表述感受强烈。因为他联想到了小恐龙,那个沙漠行走画面成为了他当时的情绪画面。那么小的家伙,准确无误地表达了一个忧伤情绪。

这个情绪,让我想到了《撞死羊》中相似的一幕。

卡车司机金巴在无人区路上遇到一个孤独行走的人,他停车开门,那个人抬起头,只有眼神是活的。

这个人也叫金巴,他要去找杀父仇人复仇。

这个金巴,已经把孤单诠释到淋漓尽致了。我觉得我儿子看到他,都会落泪的。

驱使他这样行走下去可以无视孤单侵蚀的浓烈情感,是复仇。

因为儿子的表达,我回想到这个画面,因为重新回想,突然进入了万玛才旦的梦。我以为,我理解了他拍这部电影的情感。我觉得,如果我有这种勇气将摄影机搬到无人区的高原上时,我也会坚定地拍摄这一部进展缓慢的电影。

无论如何,这只是难得的一种理解。不管如何推荐、如何怒斥,《撞死羊》都是一部十足孤单的电影。

它出现过,对绝大多数观众而言,和没出现过一样。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